决议过后

决议过后.jpg

联合国大会21日上演历史性一幕,128个国家反对美国以霸权主义姿态单方面改变耶路撒冷性质,罔顾国际社会在巴以问题上数十年和平努力。西方霸权主义横行穆斯林世界一百年,如今遭遇了一点挫折,而且是在他们亲手建立的国际秩序中。这一制度的设计,本不会让美国受约束。安理会18日曾就此问题付诸表决,15个成员国有14国赞成,但美国动用一票否决权,使这项谴责自己的草案未能通过。这才是这种当代人类社会游戏规则的实质,就是大国不受制约。

然后则只剩这种规则的形式,就是联合国大会。虽是形式,却是霸权与正义的面对面。此时,这座大厦内才真正体现它的民主。土耳其和也门代表穆斯林和阿拉伯国家,提请联大召开紧急特别会议再就此表决。特朗普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在表决前夕警告180余国代表,会以记黑名单方式惩罚那些投赞成票的国家。在人类史上,凡是小国反对大国,都没有好下场。虽然如此,决议获得128票赞成,9票反对,35票弃权。这种霸权与正义的格格不入和针锋相对,全部展现在黑莉的脸上。她满脸的不高兴和无助,就像是拿石块面对坦克的巴勒斯坦人。

决议过后2.jpg

人类世界只能建立在正义的基础上,而不能建立在霸权的基础上。虽然联合国安理会的制度设计不能满足这一要求,但几乎所有成员均已意识到霸权的威胁。尤其是小国,最容易遭大国欺凌,也最有兔死狐悲的感触。此次联大投票,与美国为伍的八个国家,除当事国以色列外,都是小国。因为弱小到必须依赖美国而存在,就因恐惧和利益而不再过问什么正义了。虽是小国,但尚有一点生存资本的国家,如新加坡;或已对世界不抱希望、破罐子破摔的国家,如朝鲜,仍敢对强权说一声“不”。至于35个弃权国家,则是在这一问题上的人格分裂和对是与非的难于取舍。

美国既要面子,还要里子。决议过后,黑莉向反美的各国表示,这并不能影响美国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决定,但会影响美国会如何看待联合国,以及如何看待那些在联合国不尊重美国的国家,“美国会记住这一天”。也就是我们不要面子了,你们好自为之。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达农表示,“没有任何投票或辩论能改变关于耶路撒冷的清晰现实。”潜台词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你们想怎样?你们能怎样?

美以这种以军事和经济实力称霸世界、欺压弱国的外交行为,正是一战霸权主义的延续。今天的美国政府,正是当年的大英帝国,而以色列则是那时借世界大战以一切手段要趁火打劫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迁建使馆,是为那时的“犹太国”在今天画上句号。只是,原本是英国要利用犹太复国主义者掌控中东,或是由基督教世界控制耶路撒冷,而到了特朗普执政的美国政府,这种关系则已分不清。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说:“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不论联合国承认与否。经过了70年,美国才正式承认这点,还得经过很多年,联合国才会承认这点。”显然,角色已置换,整个世界都要面对以色列的新霸权主义。

联大此次决议虽然体现了国际正义,却不会有国家为此采取实质行动,巴勒斯坦只能独自面对残酷现实。就像是一部西部片,一个勉强站立的弱者面对一个训练有素且精力充沛的枪手,只要他有一丝毫要拔枪反抗的举动,就将被一枪毙命,毫无悬念。至于他为什么会站在这里,是什么历史原因让他走到如此地步,只有等他侥幸活下来再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