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的“清真”

halal.jpg

清真在海外称呼较少,一般都直接引用Halal一词。早些年初入香港中文大学读书时,初来乍到,没有准备厨具,再加上学习压力较大,我只好前往餐厅买点米饭再配上番茄酱勉强填饱肚子。一日餐厅工作人员见我只要米饭,颇为疼惜照顾地说,如果钱不够买,他可以免费给我几勺菜,不管怎么样,总不能饿着肚子。我在拒绝并感谢他的好意时说,因为我是回族,要吃清真的才可以。然而,他对“回族”、“清真”两个词都没有概念。香港这边去仍然沿用老的称呼,回族不知,却知回教徒,不明清真之意,却对Halal明明白白。待我解释清楚之后,他便不再说什么,每次见我去买饭,微微点头,专门拿出盛米饭的勺子给我弄好,并建议我有机会去医学楼餐厅吃素餐。

后来接触到更多从大陆到香港的回族同胞,才得知老一辈当中,“清真”一词使用较多,而年轻一代和香港大众一样,多用Halal一词。老一辈人对清真的理解与使用多沿袭来港之前的传统,对自己和家人都严格要求,在选材、烹饪过程中的宗教制度要求,都甚为讲究,比如购买的牛羊肉,都一定是知根知底的,不会随便去超市购买即使贴有Halal认证标签的肉食品。而年轻一代,受东南亚文化影响,只要有清真认证的标签,就会接受。他们有时候外出忙碌,不方便找清真餐馆时,也会选择素餐馆吃上一顿,因为素餐馆没有动物肉食和油脂。

新加坡的麦当劳、肯德基、德克士等连锁店都是经过HALAL认证。占新加坡总人口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华人没有对这种被认证的HALAL餐厅望而却步,也没有说三道四。除了这些国际连锁品牌店之外,还有许多印度教教徒、锡克教教徒、伊斯兰教教徒等开的店都经过HALAL认证。一部分华人开的餐厅,也接受HALAL认证,在餐厅按照宗教制度的要求,不卖烟酒。当然,这也与新加坡当地文化有关,吃饭的场所a是吃饭,喝酒的场所是喝酒,不会在吃饭的餐厅喝酒买醉。新加坡人包括华人在内,以尊重他人、认同自我的原则,按照大家都利好的方式,一边享受着HALAL餐厅的美食,一边自如地选择自己乐意的膳食,各取所需,不随意嫁接,不辱没谩骂,彼此尊重,和合共处。

这些年有中国大陆西北牛肉面进入新加坡餐饮行业,但新加坡华人只认它是兰州牛肉面,而不管它是清真牛肉面。对于是否为Halal,他们不在意,吃饭在于风味,选择什么样的菜,就是什么风味,而不会去考虑是否认证。认证了也无所谓,因为是否认证,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关系,他们看的是菜品和味道。

新加坡伊斯兰宗教理事会是新加坡唯一的清真认证管理单位。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萨乐嘉博士是印度后裔,她向我介绍说,新加坡的Halal认证是申请结合监督的方式,不分宗教、族群和风味,要打上Halal的牌子就得认证,达到了宗教教法要求,就可以开店经营。如果没有达到标准而随意用Halal的牌子,则会受到经济的处罚,甚至国家法律的制裁。同样,有了牌子而不按照要求,也会受到惩罚。

泰国南部是一个多族群杂居、多元文化、多种宗教共存的地方。这里的族群和宗教信仰文化像一盘沙拉果盘,拼在一起杂居而组成了一个社会。在饮食方面,不同的人对于口味、风味和菜品都有迥异选择,这也要求店主灵活经营。有一家餐馆,店主用一个门面、两间厨房经营他的餐馆。因为这里不仅族群多元,宗教多样,对于吃什么,不吃什么都有着一定的要求,再加上游客来自五湖四海,为顾客提供什么样的菜,店主可谓绞尽脑汁,想尽各种办法。

后来茅塞顿开,不管怎么样区分,都难以达到顾客丰富多样的要求,干脆来一个二分,一个餐厅两个厨房,右边经营Halal餐,经过官方认证,许可经营;左边经营非Halal餐。食客来了,问明选择哪种膳食,然后引入各自区域,选择适合自己的菜肴。两个厨房,各自分开各有服务,餐具颜色不一,各自收拾,满足四方来客。这种一个门两个厨房共同经营的现象,在中国应该是没有的。当然,对于中国内地穆斯林来说,是不可思议和不可接受的。

在吉隆坡参观了伊斯兰文化博物馆、国家大清真寺之后,恰逢中午,游走了一个上午,有点劳累疲倦,想找个地方歇脚吃饭。问清真寺门口的一位长者,他说距离清真寺不远的老火车站旁边有个Halal餐馆。我们一行几个人便约定前往。穿过天桥,下了台阶,看到门派上写着Halal字样的自助餐餐馆。门口一个报刊小摊,杂志报纸挂在那里,熟悉了这种系统的人,往袋子里扔进去该付的钱拿走报纸杂志,无人看管,随意自取,费用自付,诚信无需监督。餐厅服务员橘红色套装加一顶棒球帽,来来回回随着客人的到来、离去和需求急匆匆地跑步完成。收银台前的老板休闲地看着电视节目,客人埋单他也是近乎忘情,算着费用,眼睛没有离开屏幕。

这是一家马来人开的Halal餐馆,有点像香港的大排档。菜单打印放在墙上不需翻页,一目了然。菜肴米饭都在盒子里,自选自助量力而行。白米饭在锅里,海鲜米粉和咖喱鸡、烤鱼和烤红薯等,我们分别按量取了坐下吃,服务员不说话,盯着我们盘子里的食物勾勾画画,然后说四个人五十九块。不习惯当地价格总转换过来,很惊讶,要了这么多才一百多人民币,物美价廉。

吃完饭,我走到收银台问老板是否为穆斯林,老板不紧不慢地说,他是印度人,是锡克教教徒。初来乍到,不明其理,颇为惊讶。这伊斯兰国家的清真餐馆居然由锡克教教徒经营?我们颇感不解。因为在中国大陆,对长期处在习惯性自我保护的思想意识下的回族穆斯林,吃饭选择清真,而且认为店老板也应该是穆斯林,这样才能做到清真保障。

马来西亚朋友告诉我们,在马来西亚这不是问题,不管谁经营,只要严格按照Halal认证,在各个方面保证依照宗教制度执行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让穆斯林经营不可呢?我说,万一非穆斯林因为对宗教制度和穆斯林生活习惯不了解而不能保证Halal呢?这时他颇为严肃地说,马来西亚在这方面制定了非常严格的制度,一旦违反,惩罚严厉,甚至可能因此判刑入狱。

当然,这是在马来西亚,伊斯兰教是其国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