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罗兴亚难民:我已无力再坚持

 

2017年10月9日,一组罗兴亚难民成功逃离缅甸后在孟加拉国Palang Khali边境等候孟加拉边检,排队进入孟加拉国境内。

本周一,又有数千名罗兴亚穆斯林从缅甸若开邦地区逃难至孟加拉国。随着缅甸军方及极端民族分子暴力行径依旧延续,罗兴亚难民危机大潮又一次涌起。由于缅甸军方的封锁,若开邦地区罗兴亚难民几乎已经断水断粮,与此同时,联合国也针对缅甸军方残暴行径发出“种族清洗”预警。

简而言之,罗兴亚难民危机远没有结束,新一轮危机已经悄悄来临。

自今年8月25日起,已有逾51.9万罗兴亚穆斯林逃离缅甸若开邦地区,经历百般磨难穿越边界进入孟加拉国境内避难。

据最新消息,欧盟已经提出一项决议,确定将尽快与缅甸军方领导人断绝外交联系,以此作为制裁缅甸军方的第一步。

仅在本周一,路透社驻孟加拉国记者就在Palong Khali地区亲眼目睹成千上万名罗兴亚难民从缅甸北部若开邦地区穿越国境进入孟加拉国,排队等候入境的难民队伍挤满了整个河堤与树林。

46岁的萨伊德•阿津(Sayed Azin)说,他和儿子用一根竹竿和一个篮子挑着自己80岁的老母亲步行了整整八个日夜,最后终于到达了孟加拉国边境。萨伊德说:“我们村有一半已经被大火吞没,我亲眼看到他们放火烧毁了我们的家。”

萨伊德说,他亲眼看到缅甸军队伙同极端佛教民族分子在他们村点燃了熊熊大火。

萨伊德啜泣道:“我失去了一切,我找不到我的亲人,我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我感觉我已无力再坚持。”

最新一批抵达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再次向我们叙述了若开邦地区的血腥与残暴。不仅如此,缅甸军方及佛教极端分子还向逃往孟加拉国的难民队伍发起阵阵狂攻。

罗兴亚难民及人权组织都明确指出,缅甸极端佛教民族分子伙同缅甸军方对罗兴亚难民犯下了滔天大罪,为驱逐罗兴亚人,军方及佛教极端分子手段之残忍已远超常人之想象。

然而,缅甸政府却公然否认了联合国以及诸多国际组织对他们的指控,声称该国并未发生任何与“种族清洗”相关的罪行,与此同时,缅甸政府还将自发武装起来进行自卫的若开邦救赎军称为恐怖分子。

逃亡人群中,有35个人和他们乘坐的小船一起沉入了孟加拉海湾,截至目前,孟加拉警方已经发现12具尸体,同时也救活了13人,其他人依旧不知所踪。

现年30岁的萨伊德•侯赛因(Sayed Hossein)是幸存者之一,而他的岳父岳母、妻子以及三个孩子都溺水而亡,永远地离开了他。萨伊德说:“我们经历了无尽的磨难与痛楚,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活下去。”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一直以来都因为其绥靖、姑息纵然态度饱受国际社会尖锐批评,虽然昂山素季是缅甸政府实际领导人,但是,她对军方没有任何领导权。

相关外交人士及政府人士告知路透社,除欧盟外,美国政府也已经开始考虑制裁缅甸军方领导人,但是各界也非常谨慎,因为它们担心制裁会影响缅甸政局的稳定及民主过渡。

欧盟将于本月16日召开外交部长级会议,届时,各国外交部长将共同商讨已于早些时候拟定好的制裁草案,该草案提出,欧盟将暂缓邀请缅甸军方领导人及高级军事将领访问欧洲列国,以此作为制裁的第一步。

这一初步措施更多的只是象征意义,后续还将有更多制裁措施。

 

2017年10月9日,一名罗兴亚妇女抱着两名幼童穿越Palang Khali地区水稻田前往孟加拉国避难。

缅甸政府声称军方“清洗行动”已经于9月初结束,甚至表示罗兴亚人没有任何理由再逃亡。然而,缅甸又爆出新一轮的难民潮,仅若开邦地区某个小城就有1.7万人做好了逃难的准备。

对此,缅甸政府表示这批罗兴亚人是出于粮食危机及对自身人身安全的考虑而选择离开。

若开邦地区居民则表示,该地区之所以会出现粮食危机,是因为稻谷还未到成熟季节,而缅甸政府却封锁了若开邦地区自由市场,同时严格限制粮食作物运入若开邦地区。

若开邦地区布帝洞镇一位罗兴亚居民说:“情况越来越遭,我们没有食物,我们的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很多人都已经准备好要逃离这里了。”

然而,缅甸政府高级官员Kyaw Swar Tun却不愿过多讨论食物短缺的问题,他甚至反问记者:“难道你听说过有人在布帝洞饿死了吗?”

对于本已极为严重的罗兴亚难民危机而言,食物短缺问题可谓是雪上加霜。国际组织也进一步加大了向缅甸政府的施压力度,要求后者尽快允许人道主义救援组织无障碍进入若开邦地区进行援助。

9月10日,若开邦救赎军宣布停火一个月,请求政府允许救援物资抵达罗兴亚平民,然而,缅甸政府对此表示拒绝。

本次停火已于本周一凌晨结束,不过若开邦救赎军表示他们随时准备与政府进行和谈。

若开邦救赎军到底是否有能力对缅甸军方构成任何威胁,我们不得而知,然而我们能确定的是,该组织不会放弃对缅甸军方残暴行径的抵抗。

据不完全统计,孟加拉国目前已经接收了逾40万罗兴亚难民。

虽然罗兴亚人世代居住在缅甸境内,然而,缅甸政府及绝大多数缅甸佛教徒却拒绝承认罗兴亚人的合法公民。

虽然孟加拉国选择接收罗兴亚难民并竭尽全力对其进行援助,但是,这些难民终归不属于孟加拉国,他们终归要回到故里。缅甸政府则表示,缅甸将首先采取措施确认难民真实身份,然后再决定是否要允许他们回国。

多数罗兴亚难民都担心自己无法满足缅甸政府的苛刻要求,即无法自证合法难民身份。

英美两国已经对缅甸政府发出警告,声称罗兴亚难民危机已经危及缅甸2011年以来的民主进程。

逃亡中的罗兴亚难民(摄于10月9日)

【叶哈雅译自《路透社》】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德国内政部长提议将穆斯林节日定为公共假日
  • 国际篮联取消球员宗教头饰禁令
  • 欧盟或将与缅甸政府全面断交
  • 巴勒斯坦两大派别达成和解结束分裂
  • 罗兴亚难民:我已无力再坚持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