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组织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以色列战争罪证据

【该报告指出,自2014年起,以色列侵略军已经蓄意谋杀了300余名巴勒斯坦平民。这只是相关组织能够找到确切证据的数字。】

近日,四所巴勒斯坦人权机构向海牙国际刑事法院(ICC)提交了一份长达700页的联合调查报告,对以色列政府高级官员发出指控,指控他们在被以色列非法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地区及东耶路撒冷地区所犯的诸多反人类罪及战争罪。

这份联合报告点名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要求她“立即领导国际刑事法院就巴勒斯坦问题展开全面调查”,进而终止以色列长久以来残暴打压巴勒斯坦人民、却从未有任何以色列政府及军方官员受到惩罚甚至警告的“传统”。

向海牙国际刑事法院提交这一报告的组织有:哈格(al-Haq)、梅津(Al Mezan)人权中心、巴勒斯坦人权中心以及阿尔达米尔(Aldameer)人权联合会。以上四家组织都设立在以色列非法占领区。

哈格人权中心代表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指出:“这份报告中所有证据全部基于四所人权机构共同收集的真实数据,里面包含了《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所提到的一系列反人类罪行,诸如:谋杀、非法驱逐、迫害、隔离等。”

该代表还指出,这份提交给国际刑事法院的文件中还包括以色列政府所犯的战争罪,譬如蓄意杀戮、大规模毁坏并占领他国领土及财产、非法驱逐占领区人口、将本国公民移居至占领区、掠夺占领区资源等。

总部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向半岛电视台确认该组织已经收到这份档案。

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办公室在邮件中告知半岛电视台:“按照惯例,我们将仔细审查我们收到的这份文件内容,整个调查过程中我们都将全力保持独立且公正的态度,严格按照《罗马规约》相关规定对所有证据进行审查。一经确认,我们将于第一时间作出决定并通知发件方。”

以色列政府并未签署《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因此,国际刑事法院无权审查以色列政府,但是,法院有权对以色列公民在巴勒斯坦领土所犯的罪行作出审查。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没有对此作出任何评论。

自巴勒斯坦政府2015年4月加入国际刑事法院起,巴勒斯坦国内一干人权组织已经连续三次向法院提交相关档案,档案内容大多与2014年6月13日以后以色列政府在加沙地带的战争罪行有关。

2014年,以色列向加沙地带发起猛攻,外界称之为“巴以冲突”,然而究其本质,这场所谓的冲突其实就是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发起的侵略战争,这也是人权组织要求国际刑事法院进行调查的首要罪行。这场战争一共持续了51天,期间,共有2200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其中1462人为平民,500人为未成年儿童。

2015年1月,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办公室开始对巴勒斯坦问题展开初期调查。在初期阶段,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的职责就是依据相关文件决定该案件是否足以达到开展正式刑事调查的标准,同时还要确保当地调查机构行事是否可靠。

人权组织一直都在督促国际刑事法院尽快开展全面调查,前者认为自己收集的证据已经足够确凿。

关于以色列政府在非法占领区东耶路撒冷及约旦河西岸地区开展的非法定居点工程,巴勒斯坦人权中心主管拉吉•苏拉尼(Raji Sourani)如是说:“以色列政府组织大量犹太人前往被以色列非法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定居,此处不仅存在移居占领区现象,还存在非法占领他国领土罪,这些行为本身就属于战争罪。”

自1967年至今,以色列政府已经在非法占领区修建大量非法定居点,安排无数以色列公民前往这些地区定居。据估计,非法定居人数在60至75万之间。这些非法移民全都居住在以色列政府修建的非法定居点,其中最大的一个定居点就有约6.4万犹太人定居。

问题是,这些定居点几乎全都修建在被以色列政府非法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根据《日内瓦第四公约》规定,占领国政府禁止将本国公民迁徙至被占领区居住。

这些规定的背后有着诸多动机与因素,日内瓦公约的本质就是为了保护冲突地区平民的人身安全,国际社会之所以一致作出这一规定,是为了防止侵略者的占领行为旷日持久,其目标就是为了尽快终止任何非法占领行为、防止侵略者通过军事手段霸占他国领土、保护被占领区域人民免遭财产及人身损失、防止种族隔离或者改变被占领区域人口分布等现象的发生。

苏拉尼说:“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地区的非法占领就是赤裸裸的证据,这也是赤裸裸的殖民主义,国际社会很早以前就坚决杜绝任何形式的殖民主义,《罗马规约》也认定这种行为理应收到法律的严惩。”

2016年是以色列非法占领巴勒斯坦领土的第50个年头,当时,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观察组织(HRW)曾要求国际刑事法院对以色列侵略行为展开正式调查,该组织重点强调了2014年以色列入侵加沙期间所犯的战争罪,以及以色列方面一系列的非法定居点扩建工程。

人权观察组织巴以问题主管欧麦尔•沙基尔(Omar Shakir)告知半岛电视台:“犹太定居点建设本身就属于严重的战争罪,很显然,以色列政府并无意去怀疑自己行为的非法性,也不会去问责任何实施此类非法策略的个人或组织。”

沙基尔还说:“诚然,以色列军方在加沙地带展开了一些调查,但是直到今天,军方只找出三个士兵作为自己查案的典型展示给外界,而这三名士兵所犯罪行都是些小过错,与以色列军方残暴打压巴勒斯坦平民的暴行相比,这些根本不值一提。”

巴勒斯坦当局也向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办公室提交了以色列政府战争罪的大量证据。巴勒斯坦当局于2015年申请加入国际刑事法院时,以色列政府随即扣押了理应交给巴勒斯坦当局的税收收入。

沙基尔说:“种种迹象表明,以色列政府根本没有开展相关调查的意愿,因此,我们非常有必要大力督促国际刑事法院尽快开展正式调查,进而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所有犯下滔天大罪的以色列极端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叶哈雅译自《半岛电视台》

http://www.aljazeera.com/news/2017/09/palestinians-submit-israel-war-crime-evidence-icc-170920115342560.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