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穆斯林掠影

美国穆斯林掠影

飞机在美国落地,刚坐上一辆出租车,就发现司机是个大胡子,车前还挂有阿拉伯文的小饰品。一问之下,原来是一位阿富汗穆斯林。此后我们一路留意,打的之时,出租车司机十有八九都是来自伊斯兰世界的穆斯林。这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因为这些美国穆斯林“的哥”为人生地疏的我们充当了寻找清真寺和清真饭馆的向导。在旧金山的时候,一位穆斯林“的哥”听说我们是中国穆斯林,坚持不要车钱。旅途中的这些小插曲,让我们体会到了穆斯林“乌玛”(Umma)的亲情。

让我们从回顾历史开始吧。底特律郊外的迪尔伯恩(Dearborn),是美国阿拉伯人口最多的地方。这里建有一座“国立阿拉伯裔美国人博物馆”(AANM),展示了阿拉伯裔美国人的历史、生活、文化和贡献。这里展示的图片、文字和实物,追溯了美国穆斯林的艰难历程。

美国穆斯林掠影

历史足迹

最早来到美国的穆斯林,是被从非洲贩运来的奴隶。从16世纪持续到19世纪的罪恶的黑奴贸易,多在非洲西海岸掠夺人口,而这里是非洲穆斯林人口集中的地区。这些早期的穆斯林奴隶被剥夺了作为“人”的权利,逐渐丧失了自己的宗教与文化。

根据博物馆的展示,有史记载的第一个来美国的阿拉伯人是16世纪被从摩洛哥贩卖来的奴隶,他的名字叫宰莫里(Zammouri),即“宰莫尔人”(宰莫尔是摩洛哥的一个城市)。他约在1511年被葡萄牙人抓获并贩卖为奴隶。1528—1536年,他与探险队一起成功穿越了美国西南部,而他的300名同伴大多丧命。1539年,他在担任西班牙拓荒者的翻译时在新墨西哥州一带被土著人所杀。他后来被看作探索美国西南部的第一人,爱帕索市(El Paso)甚至为表彰他的贡献而为他树立了雕像。

关于早期穆斯林奴隶的资料,还有一本写于1831年的自传,其作者欧麦尔•本•赛义德(Omar Ibn Said)也是一个被从西非贩运来的奴隶。自传用阿拉伯文写成,其中还抄录有《古兰经•国权章》。欧麦尔•本•赛义德于18世纪出生在塞内加尔和冈比亚河之间的福塔图罗(Futa Turo)地区,并成为一名伊斯兰学者。1807年,他被抓获并贩卖到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种植园,在那里终其余生,死于1864年。他在自传中记述了自己的人生、他对伊斯兰教的坚定信仰,以及对其他“敬畏主的人”宽容。

这一自传及其他相关资料表明,早期穆斯林奴隶可能有一部分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信仰。在美国黑人重寻自己的文化之根时,不少人转向了伊斯兰教。美国黑人文化研究者迪奥夫(Sylviane Diouf)认为,伊斯兰教在黑人音乐、文化传统和词汇中的影响今天仍然存在。如著名的黑人音乐“蓝调”(又称“布鲁斯”)当中,他说,“伊斯兰教的吟诵方式、唤礼声……尽在其中”。

二战之后,美国穆斯林人口开始急剧上升,这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的原因:非洲裔美国人(黑人)大规模皈依伊斯兰教,以及大量国际移民进入美国。

大约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美国黑人社会掀起了一股伊斯兰之潮。1930年前后,底特律的一位自称出生于圣城麦加的神秘人物华莱士•法尔德•穆罕默德(Wallace Fard Muhammad,约1893—约1934),开始传播一种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混合教义。他的继任者艾利加•穆罕默德(ElijiahMuhammad,1896—1975)将这一黑人组织发展为具有强烈民族主义和政治色彩的“伊斯兰民族”(the Nation of Islam)。正是在这一运动中,诞生了著名的黑人穆斯林马尔科姆•X(Malcolm X,1925—1965)。“伊斯兰民族”并非纯粹的伊斯兰教,因此遭到其他穆斯林的抨击。例如,他们认为华莱士•法尔德•穆罕默德是“真主的显化”,既是犹太——基督教的弥赛亚,也是伊斯兰教的马赫迪;艾利加•穆罕默德则相当于先知。主流伊斯兰教认为该组织与巴哈伊教、艾赫迈迪耶派一样,已经脱离了正统伊斯兰教。

1975年后,这一组织分化为两支:以艾利加•穆罕默德之子伊玛目•瓦里斯•迪尼•穆罕默德(Imam Warith Deen Mohammed,1933—2008)为首的一支向逊尼派教义转变,最后定名为“美国穆斯林协会”(AmericanSociety of Muslims),成为今天美国黑人伊斯兰教的主体部分,拥有三百座清真寺。而以路易斯•法拉汗(Louis Farrakhan,1933—)为首的另一支则坚持原来的观点,于1981年重建“伊斯兰民族”,但在2000年的一次声明中,他又表达了向主流伊斯兰教义靠拢的倾向。总之,“伊斯兰民族”对促进伊斯兰教在黑人中的传播贡献很大,多数黑人穆斯林都是在20世纪60、70年代因其影响而皈依的。根据2007年的抽样调查,在美国所有皈依的穆斯林当中,黑人穆斯林占到了59%。

更多的穆斯林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这些移民可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来美寻求致富机会的劳工,约24%(2007年抽样)。随着二战结束后美国移民法的修改,不少中东阿拉伯国家的劳工来到汽车之城底特律,迪尔伯恩因此成为了阿拉伯人聚居区。还有众多的穆斯林移民从事出租车、餐饮等工作。第二部分是来自伊斯兰世界的难民,主要来自巴勒斯坦、黎巴嫩、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约20%(2007年抽样)。美国最大的清真寺,就是伊拉克什叶派穆斯林难民在迪尔伯恩创建的。第三部分是高学历的技术移民,约26%(2007年抽样)。由于伊斯兰世界的动荡和部分国家政治的保守,不少穆斯林学者寓居美国;同时,寻求更好教育机会的年轻留学生也越来越多。这使得美国穆斯林的教育结构有了改观,也为穆斯林在美国社会的政治参与提供了基础。

来自埃及的蕾拉•罗素(LailaRussell)是一位较早赴美求学的穆斯林妇女。她1953年在开罗取得学士学位,三年后赴美留学,后在威斯康星大学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而后,她和丈夫回埃及工作。1969年,她赴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某大学任教,直至2000年退休。来自摩洛哥的加利利•希贾奥(Jalil Hijaouy)于1985年来到加州求学,先后获得工商管理学士和英语硕士学位。每隔两年,他都回故乡卡萨布兰卡探亲,在那里他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乃玛(Naima),两人于1995年举行了摩洛哥传统的婚礼。1992年后,他成为加州的一名高中教师,并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天南海北的穆斯林们,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壮大了美国穆斯林的阵容。

美国穆斯林掠影

几个数据

美国到底有多少穆斯林?不同的人给出了不同的回答。官方和研究机构的抽样调查,认为穆斯林人口低于美国18岁以上总人口的1%。2007年,美国著名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所做的抽样调查,估计穆斯林18岁以上人口占全国的0.6%,也就是150万人;而穆斯林18岁以下人口约为85万;这样,美国穆斯林总人口约为235万。《2005年布利坦尼卡年鉴》则报道穆斯林总人口为470万。而一些全国性穆斯林组织的则宣称,美国穆斯林人口约在600—900万之间。

2007年,在美国,只有35%的穆斯林是本土出生的,而其他65%的穆斯林则来自全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全部穆斯林人口中,20%是本土黑人,24%是阿拉伯人,18%是南亚人,8%是伊朗人,5%是欧洲人。随着移民的增加,在美国出生的第二代穆斯林人口也不断增加,已占到美国穆斯林总人口的约14%。调查显示,11%的被调查者讲阿拉伯语,3%讲波斯语,3%讲乌尔都语,而其余83%的人都使用英语。

在新皈依伊斯兰教的人当中,67%是由基督教新教徒皈依为穆斯林的。他/她们皈依伊斯兰教的原因,58%的人是因为自主的选择,18%的人是因为家庭影响或婚姻所致。

美国穆斯林的信仰状况如何呢?调查显示,86%的穆斯林认为《古兰经》是真主的语言,相比而言,基督徒只有78%的人认为《圣经》是上帝的话;反之,有8%的穆斯林认为《古兰经》是人写的,而基督徒有15%认为《圣经》是人写的。96%的穆斯林承认“万物非主,唯有真主”;94%的人承认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有40%的穆斯林参加每周的主麻礼拜,其中礼主麻比例最高的是黑穆斯林(54%)和巴基斯坦裔(57%)。有41%的人坚持每天五番礼拜,另有20%的人每天礼拜(但不能保证五番);6%的人只参加尔德节日礼拜,12%的人从不礼拜。有38%的穆斯林妇女始终戴着盖头,48%的妇女从不戴盖头。这样看来,美国穆斯林的宗教传统还是保持得不错的。

美国穆斯林掠影

政治与社会参与

如前所述,20世纪30年代成立的“伊斯兰民族”组织,是美国黑人运动史上的重要一环。为对抗白人种族主义,艾利加•穆罕默德以伊斯兰教为工具,号召一种“黑人种族主义”,认为黑人才是高贵的种族;并有从美国独立建立黑人政权的主张。1975年以后,该组织的政治色彩逐渐淡化,但仍是一支较大的社会力量,伊玛目•瓦里斯•迪尼•穆罕默德也一度有“美国伊玛目”之称,有重要的社会政治影响。

随着穆斯林移民的增加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尤其是在“9.11事件”以后,美国穆斯林开始重视积极地参与美国政治和社会生活,发出自己的声音。截至2008年,美国穆斯林已有2位联邦众议院议员,9位州议员,十几位市、县级的穆斯林官员,还有数以千计的穆斯林律师和数百个穆斯林组织,致力于维护穆斯林的权益。在奥巴马就任总统后,他任命印度裔穆斯林拉什德•侯赛因(Rashad Hussain)为总统的副法律顾问(Deputy Associate Counselto the president),任命女穆斯林学者达丽•莫格海德(Dalia Mogahed)为“信仰与邻伴关系顾问委员会”(Advisory Council on Faith-Based and Neighborhood Partnership)成员。

凯特•埃里森(KaithEllison)于2007年当选为代表明尼苏达州第五国会选区的联邦众议院议员,他既是明尼苏达州选出的首位黑人国会议员,也是美国首位穆斯林国会议员。年仅33岁的安德鲁•卡森(Andre Carson)是土生土长的印第安纳州人,他先是任印第安纳普利斯的市、县议员,2008年3月,他当选为代表印第安纳州第七选区的联邦众议院议员。任州议会议员的穆斯林有:北卡州民主党议员拉瑞•邵(Larry Shaw),马里兰州民主党议员萨齐卜•阿里(Saqib Ali),新罕布什尔州议员萨齐尔•塔希尔(Saghir Tahir),密歇根州女议员拉什达•特莱卜(Rashida Tlaib),爱荷华州民主党议员阿克•阿卜杜勒•萨马德(Ako Abdul Samad),密苏里州民主党女议员贾米拉•纳什德(JamilahNasheed),密苏里州民主党议员塔里布丁•阿敏(Talibdin El-Amin),密苏里州民主党议员瑞德尼•胡巴德(Rodney R. Hubbard),阿拉巴马州民主党议员优素福•撒拉姆(YusufSalam)。

美国穆斯林成立有数百个非政府组织,分为几种类型:多数关注穆斯林的权益问题,协助处理穆斯林与政府及其他美国人的关系;有的关注穆斯林社会的团结和文化发展问题;也有的关注某一方面的问题,如女性问题、天课收集与使用等。美国最大的穆斯林组织是“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CAIR),这是一个非赢利的民权和辩护组织,目标是促进对伊斯兰教的理解、鼓励对话、保护民权、援助美国穆斯林等。其总部设在华盛顿,在全国有35个分点。我们参观了其距离美国国会大厦不远的办公总部。与之相似的,还有设在底特律的“美国—阿拉伯反歧视委员会”(ADC),该组织成立于1980年,是美国最大的阿拉伯人民间组织。其服务的对象,包括穆斯林和非穆斯林。

总部设在纽约的“北美伊斯兰之圈”(ICNA),则是第二种类型的组织,主要从事慈善、媒体和出版服务,开展针对年轻人和妇女的活动,举办周末清真寺学习班等。他们近期的工作包括推出在纽约地铁内宣传伊斯兰的“877—Why Islam”计划。同样设在纽约的“阿斯玛协会”(ASMA Society),由来自克什米尔的戴茜•汗女士创立于1997年,是一个非赢利的穆斯林文化和教育组织,尤其关注年轻穆斯林和妇女问题。我们还访问了位于马里兰州的“自由灯塔研究所”(Minaret Freedom Institue),其创始人是巴勒斯坦裔的天文学者艾哈迈德博士,这是一个关注从学术上沟通伊斯兰教与现代价值的学术组织。

美国穆斯林还办有不少报纸和杂志,但全国性的报纸只有设在底特律的周报《穆斯林观察员报》(The Muslim Observer)一家。该报创始于1998年,有10个专职记者分布在全世界和美国国内,每期发行量约为一万份,通过互联网点击的读者则超过每天1500人次。在多数清真寺里,也都设有经书用品店和阅览室等设施。

美国穆斯林掠影

教育与学术

从总体上看,由于前述美国穆斯林移民的三种构成,导致了美国穆斯林人口的受教育程度呈现两头大的趋势:研究生学历的比例高于全美平均水平,高中以下学历的比例也高于全美平均水平。有10%的穆斯林有硕士以上学位,尤其是外来穆斯林中这一比例为13%(全美平均为9%);同时,21%的穆斯林高中未毕业(全美平均为16%)。

美国穆斯林为了保持自己的文化传统,在全国范围内举办了235所学校。这些学校,基本都是全日制的中小学,与公立学校课程相同,但是在饮食、文化氛围等方面保持了伊斯兰教的传统,并讲授穆斯林文化与历史方面的课程。其中,仅纽约一地就有15所这样的学校,其中的5所从幼儿园一直办到高中。纽约共有70万穆斯林,其中11万是在校学生,据估计,这些穆斯林学生占到了纽约公立学校学生总数的1/10。在15所穆斯林私立学校里就学的,只有4%的穆斯林学生。

我们访问了位于纽约的“伊玛目回伊斯兰中心”(Imam AL-Khoei Islamic Center)及其举办的“伊玛尼学校”(Al-ImanSchool)。据介绍,出生于阿塞拜疆的已故什叶派领袖阿雅图拉•赛义德•艾布里嘎西姆•回(AyatullahSeyyid Abulqasim Al-Khoei)创立了全球性的“伊玛目回慈善基金”(ImamAl-Khoei Benevolent Foundation),总部设在伦敦,并在美国、泰国、印度、巴基斯坦、加拿大等国设有其分支。纽约的“伊玛目回伊斯兰中心”成立于1989年,建有清真寺、学校、图书馆和殡仪室等,为穆斯林开设阿拉伯语、波斯语、乌尔都语和英语课程。我们在该中心参加了主麻礼拜,约有200人,既有什叶派穆斯林,也有逊尼派穆斯林。在图书馆里,我们见到了唯一的一本汉文书,是仝道章译的《古兰经》。

该中心附设的“伊玛尼学校”,开设从幼儿园直至十二年级的课程,毕业生可以直接升入美国的普通大学就读。学校的学生以女生居多,据负责人阿利迪纳博士(Dr. Alidina)介绍,这是因为穆斯林父母更不放心女孩教育,不愿让自己的女儿到公立学校就读。这样看来,跟我国西北回族民间举办的阿语学校有类似之处。父母们认为,男孩可以去闯荡世界,而女孩应该接受传统教育,这显然与整个穆斯林社会的性别观念及传统价值观念有关。

位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附近的“宰橔学院”(Zaytuna Institute),则是美国伊斯兰教最有名气的经学院和民间学术机构,该学院可以与加州大学共享课程。我们知道,“宰橔”就是橄榄树,乃是《古兰经》提到的神圣植物,以此命名,当然喻意着伊斯兰教的精神追求。因为《古兰经》24章35节提及的那盏精神性的明灯,就是用“吉祥的橄榄油”点燃的,“真主引导他所意欲者走向他的光明”。该学院的宗旨是“以最优美的方式、使用当前最有效的工具,提供最高质量的教育项目和设施,并培训伊斯兰传统学科,以此来侍奉真主、荣耀先知。”学院创始人是谢赫•哈姆宰•优素福(Shaykh Hamza Yusuf,1960—),出版有译注本的《伊玛目塔哈维的教义》(The Creed of Imam al-Tahawi)。他被视为美国最有影响的穆斯林宗教学者之一,也是伊斯兰世界以外最知名的伊斯兰权威学者之一。

美国是世界上高等教育和学术研究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大量的穆斯林留学生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飘洋过海而来。在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里,近年来的一个显著变化是:穆斯林学者的数量越来越多,逐渐打破了西方和犹太学者在伊斯兰教研究领域的独占格局。二、三十年前,西方的伊斯兰教研究基本掌握在犹太学者和东方学家手里,免不了偏见和误解。而今,穆斯林学者逐渐崛起并掌握了更多的发言权。旅美的穆斯林学者的当中,首推当代著名哲学家、传统学派代表人物、乔治•华盛顿大学终身教授赛义德•侯赛因•纳塞尔先生(SeyydHossein Nasr,1933—)。他是首位入选有“哲学家的诺贝尔奖”之称的“在世哲学家文库”(The Library of Living Philosophers)的首位穆斯林哲学家,其代表作《知识与神圣》(Knowledge and the Sacred)已身列20世纪最有影响的哲学著作当中。2009年11月,他应邀参加第六届北京论坛并做主题发言,他阐发的有关和谐、对话和回归神圣传统的思想,也得到了我国学术界的关注。

根据美国著名伊斯兰研究者埃斯坡西托(John Esposito)主编的《世界上最有影响的500个穆斯林》(2009)一书,“宰橔学院”创始人谢赫•哈姆宰•优素福列第38位,哲学家赛义德•侯赛因•纳塞尔教授列第47位。该书所列71位美国穆斯林人物当中,以“学者”身份入选的还有15位,以“科学与技术”入选的有4位,以“艺术与文化”入选的有7位,以“媒体”入选的有9位,以“女性”身份入选的还有6位。其中包括艾克拜尔•萨拉丁•艾哈迈德博士(His ExcellencyAmbassador Akbar Salahuddin Ahmed),他是一位多产的作家、政策顾问、当代伊斯兰教研究专家,华盛顿美利坚大学伊斯兰研究之“伊本•郝勒敦讲席”教授、安纳波利斯(Annapolis)美国海军研究院中东与伊斯兰研究的首位讲席教授,他最近的一本著作是《走进伊斯兰:全球化的危机》(Journeyinto Islam: The Crisis of Globalization)。

美国穆斯林掠影

清真寺

美国到底有多少座清真寺?也只有一个大概的估计。因为多数清真寺并非规模庞大的独立建筑,可能仅是外观并不显眼的礼拜点、大楼里的附属礼拜殿等。而且,即使是独立的建筑物,也往往不叫“清真寺”(mosque),而是叫“伊斯兰中心”(Islamic Center)。所有类型的用作清真寺功能的场所加起来,估计在1200—2000座之间。其中不乏一些建筑雄伟、装饰优美的伊斯兰风格的清真寺。据说仅在纽约一地,就有清真寺150—200座。

位于曼哈顿岛的纽约伊斯兰文化中心,俗称“96大街清真寺”,是美国最重要的伊斯兰教机构之一。1966年,科威特、沙特、利比亚、马来西亚等国政府计划合作在纽约建设一座清真寺。最终,主要由科威特政府资助的该中心于1991年5月1日落成。清真寺所在位置地势不平,但设计师灵活运用了空间,使建筑既有伊斯兰风情,又有现代特点,尤其是礼拜殿宽敞明亮,充分运用了自然光,令人耳目一新。该清真寺之所以叫“文化中心”,当然是不仅发挥了礼拜点的功能,同时还是学校、图书馆、博物馆和活动中心,并致力于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关系的拓展。该寺伊玛目穆罕默德•赡姆斯•阿里(Imam Mohammad Shamsi Ali)是印尼人,他同时担任纽约三座清真寺的伊玛目。

美国穆斯林掠影

迪尔伯恩美国伊斯兰中心

位于底特律郊区小镇迪尔伯恩的“美国伊斯兰中心”(Islamic Center of Amrica),号称是北美最大的清真寺。这是一座什叶派清真寺,由来自伊拉克的伊玛目•哈桑•卡兹维尼(Imam Hassan Al-Qazwini)领导。该中心建筑精美,占地面积很大,内部设施完备。据说,其中的吊灯都是专门从埃及定做的。除礼拜大殿外,该中心附设有功能齐全的会议厅、学校、书店,并有一个青年穆斯林协会(YMA)。我们有一个感触:该清真寺的“大”,并非楼高、厅大,而是功能之“全”,是一所真正的伊斯兰“中心”。在历史上,我国的很多清真寺也曾经发挥着这样的文化功能,而今却大都丧失殆尽了,真是可惜可叹呀!

美国穆斯林掠影

亚特兰大艾勒•伊斯兰清真寺五十庆典

亚特兰大的“艾勒•伊斯兰清真寺”(Atlanta Masjid of Al-Islam),则是美国最大的黑人寺坊社区。该寺坐落在亚特兰大郊区一片风景优美的山林当中。2008年10月16日,正逢这座清真寺建寺50周年,在这里举行了为期四天的盛大庆祝活动。该清真寺的前身,是上世纪50年代“伊斯兰民族”组织建立的第15号清真寺(该组织的清真寺都以数字命名、排序),1958年正式启用。60年代中期,穆斯林在现址购买了一座教堂,将之改造为清真寺。1976,黑人穆斯林的第二代领袖伊玛目•瓦里斯•迪尼•穆罕默德派遣易卜拉欣•帕沙(Imam Ibrahim Pasha)为该寺新任伊玛目,促使该坊向主流伊斯兰教回归。1984年,毕业于哈佛大学非洲研究专业的伊玛目佩罗蒙•艾敏(Imam Plemon El-Amin)继任,直至2008年。目前,伊玛目艾敏主动让贤,让年仅29岁的曼苏尔•萨布里(Imam Mansoor Sabree)继任。该清真寺有教民5000多人,主麻日约有1000—1200人礼拜。该寺也举办有小学和中学,共有250名学生,其中每年毕高中业生约有20人,都进入大学或到中东留学。

美国穆斯林掠影

亚特兰大最大清真寺:法鲁克清真寺

2008年8月18日落成的号称亚特兰大“最大清真寺”的法鲁克清真寺(Al-FarooqMasjid),其规模与精致堪与迪尔伯恩的“美国伊斯兰中心”相媲美。该寺耗资千万美元,其中心圆顶的高度为65英尺(约合19.8米)。清真寺由穆斯林建筑师设计,借鉴了中世纪伊斯兰建筑艺术的精华,其复杂、精美的石雕、几何图案和阿拉伯文书法都足以令人惊叹。据悉,该寺坊乃是亚特兰大最多元化的穆斯林社团,有来自50多个国家的穆斯林,其中人数最多的是巴基斯坦人。

参观美国清真寺之后,笔者有这样几个印象:首先,有一批新修的、具有伊斯兰风格的清真寺正在北美大地上崛起,其雄伟与精美程度出人意料,这充分见证了穆斯林社区的发展。其次,清真寺在布局上兼顾美观与实用,多数建筑浑然一体,在整栋建筑内部包含了礼拜殿、学校、图书室等设施。相比而言,我国很多的地区也花费了不少金钱新建清真寺,但多只注重外观、不注重实用,甚至有攀比之嫌。比如,清真寺的宣礼塔数量众多、高耸如云,但清真寺的文化附属施舍却极度匮乏。这也许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深思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