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理之中

 

100年前的思想家、改革家哲马鲁丁·阿富汗尼(1838--1897),针对穆斯林的现状指出,他们在“团结”上四分五裂,而在“分裂”上高度一致,从而给了殖民者种种侵略和染指的机会。

特朗普访沙,之后沙特等国与卡塔尔的断交,无不证实着这位百年前的智者的观点。

这是近代以来阿拉伯人所擅长的大戏的延续。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他们与以色列的四次战争都以失败告终,也不难解释他们为什么对复兴思想和复兴运动忧心忡忡。

卡塔尔是海湾国家中唯一媒体言论自由、不设置人为禁区的国家。

令全球刮目相看的的半岛电视台,站在世界风云突变的风口浪尖,去捍卫阿拉伯穆斯林整体利益。观众可不要只从她的世俗打扮对她评头论足。

当今世界的游戏规则,要求一些智者以“世俗”去推进复兴,而不是以缠巾、念珠和长袍之类。

既爆料阿拉伯世界的部分阴暗现实,又抖落西方、以色列对穆斯林的种种阴谋,成了“半岛”责无旁贷的使命。

当埃及、沙特等国对伊斯兰复兴实施赶尽杀绝政策时,卡塔尔单枪匹马,冒着风险庇护世界一流的学者和领袖。

那么,作为专制主义加教条主义的沙特及其附庸,作为法老文化继承者的埃及,对她执行断交,似乎是情理之中。

一位智者说的好:阿拉伯人无能在60年中团结一致抗击以色列,却能在60分钟联合起来打击自己的阿拉伯兄弟。

这就是阿拉伯的现实。它无情地宣布了这个地区“阿拉伯民族主义”以及其他一切外来“主义”的破产。

而可悲的是,那些惯于用他人的头脑考虑问题的“决策者”们,依然杀戮智者,驱赶复兴,推行愚民,维护极权。他们“既失今世,又失后世,那是显见的亏折。”(22:1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