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拉美裔穆斯林群体快速壮大

据《美洲日报》4月26日报道:美国拉美裔穆斯林群体迅速壮大。 美国穆斯林数百万,但不是统一民族,而是分成许多种族群体,如非洲后裔的黑人、移民后代的中东人、印巴人、东南亚民族等等,可以说世界上所有民族的穆斯林,在美国都能找到本族同胞。 其中,拉美裔的穆斯林人数微不足道,形成一个“群体”只是最近十多年的新事物,发展迅速。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从天主教改信伊斯兰的新穆斯林,对于许多人,都曾经历过一个艰难的下决心过程,遭到过本族人和乡亲们的反对和奚落,被人们责怪是数典忘祖、改换门庭的行为,尤其在当前参入了许多政治因素。

记者采访了一位中年妇女露希·斯尔瓦,她在十八年前选择了伊斯兰信仰,放弃了家族传统的天主教。 她说:“有不少人,单凭着一时冲动,决定成为穆斯林,女孩们立即戴上盖头。 而我不一样,走上这一步之前是经过长期学习、考察、研究、缜密思考的。”  她从以前的墨西哥天主教徒,变成了墨西哥穆斯林,许多同族朋友看她很不对劲,说她变成了“阿拉伯人”。 有一次,她戴着盖头同妈妈和儿子逛商场,有顾客拦住了她问:“你的西班牙语说得这么好,是从哪里学的?”   当对方得知她就是地道的墨西哥人,感到吃惊。 在美国,究竟有多少拉美裔的穆斯林,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但据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的一位学者估计,人数大约在十五万到二十万之间,形成了一个可观的群体,这个群体还在继续扩大,而且发现,多半是妇女。

佛罗里达奥兰格县清真寺教长穆斯塔法·乌麦尔说:“天主教与伊斯兰分享许多共同价值观,都倾向于各自的传统。 天主教崇敬的救世主耶稣,在伊斯兰的经典中是备受尊敬的先知,而且他的母亲麦尔彦(玛利亚)也享有崇高的地位。 更为重要的共同点是,双方都崇拜独一无二的造物主,称为是真主,或上帝。”   参加记者采访的一位波多黎各女士婉达小姐补充说:“事实上,穆斯林家庭和天主教家庭,有类似的思维方式和传统生活习惯。”   婉达小姐刚入教不久就遇到了“9-11事件”,社会压力对她的信仰是一种考验。  “我11岁那年,就接触到吸毒和酗酒,染上毒瘾不可自拔,是我的新信仰伊斯兰挽救了我,指引我正道,重新做人。”

婉达小姐在家庭里也遇到许多困难,步步艰难,回想起十五年前皈信伊斯兰之初的情形。  “我妈妈,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不能容忍我改变宗教,反对我成为穆斯林,把我赶出家门。 那年我才十六岁。 五年之后的某一天,收到我妈妈的电话, 要我回家陪伴她。 我们双方努力互相理解和宽容,现在相处得十分融洽。 我作为穆斯林,经历了多年的磨难,才能同家人和社会互相适应。” 

露希和婉达,是两位生活在美国的拉美裔穆斯林女子,各人都有不同的历程,其中有传统习惯和社会压力。  鉴于当代的美国,正在掀起“反恐”运动,伊斯兰受到极力丑化、抹黑,深受政治动态的干扰。 对于每个穆斯林,都是严峻考验。

(阿立编译自www.america.cgtn/2017-04-2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