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叙利亚化武袭击迷雾重重

2013年8月,叙利亚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发生化学武器攻击事件,当时,麻省理工学院一名教授对政府对该事件的调查报告表示了异议。本月4日,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南部小镇汗谢侯地区(Khan Shaykhun)再次爆发化学武器攻击事件,美国政府指责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一手策划了该事件,然而,这名教授再次对此发表了不同意见。

4月11日,白宫发布了一份4页的“解密情报报告”,声称该报告足以证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是4月4日汗谢洪地区化武事件罪魁祸首。该报告以“情报、现场照片和受害者物理样本分析”来指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对平民使用了沙林毒气。该报告还提到了一段所谓“现场视频”,声称叙利亚政府军直接向小镇道路中央投放了化学武器,而非之前外界误炸了存放化学武器的设施,该文件还展示了一个弹坑和一个管状沙林毒气容器。

4月12日,著名化学武器专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西奥多•帕斯托(Theodore Postol)发布了14页对白宫报告的初步分析,他指出,白宫文件中展示的照片存在极大疑点,他还指出,白宫这份解密文件完全没有提到任何实质性证据去证明毒气弹源自空投。帕斯托教授还曾就职于美国国会技术评估办公室,并担任过美国海军作战部科学顾问。离开五角大楼后,他还帮助斯坦福大学建立了一个武器技术相关的培训项目。

帕斯托教授直言:“我完全有理由相信白宫这份解密文件并没有提到任何实质性证据,它们根本没有证明到底是谁在汗谢侯地区发动了这场化武袭击事件。”

帕斯托教授还说,汗谢侯地区确实发生了神经毒气攻击,但是现存的证据根本无力支撑美国政府的总结报告。他说:“我只花了几个小时迅速浏览了这份解密文件,但是我坚信,这份极其主观且缺乏缜密分析的报告不可能是正确的。”

本月11日,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在五角大楼举行新闻发布会时指出:“我们很清楚这次袭击事件的策划者、授权者及真凶是谁。”

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表示,谁若怀疑白宫这份解密文件,他就是在怀疑整个国际社会报导调查能力的准确性。

然而有意思的是,白宫这份解密文件引用的证据中包括大量“开源信息”及“网络信息”,其中很多信息都源自叙利亚反对派。

帕斯托教授说:“任何有能力的分析家都会怀疑此次事件到底是意外还是陷害,没人敢肯定沙林毒气是空袭投放的。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来,袭击者很可能利用122毫米火箭炮简易分散装置发射了一枚沙林毒气弹。”

帕斯托教授还在这份报告中提到了2013年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当时,奥巴马政府也声称阿萨德政府使用了化学武器。帕斯托教授表示,此次最新化武袭击事件发生后,白宫再次发表了一份充满误导性且非常业余的所谓“解密报告”。

帕斯托教授说:“白宫告诉我们的信息完全不可信,此外,白宫在其报告中引用的信息源也让我们对本国国土安全充满了担忧。”

白宫解密文件的重大证据就是一个弹坑和一个管状沙林毒气容器。然而帕斯托认为这张照片存在极大疑点。

帕斯托说,这张照片说明爆炸是在地面上发生的,因此管状容器才会恰好位于弹坑之中,并且被挤压成扁平状。

 

图1: 2017年4月4日凌晨3点至6点之间发生化学武器袭击地点实际上是一处废弃沙林毒气存放站。

 

图2: 该图为白宫解密文件中展示的弹坑位置照片,白宫表示该弹坑可证明此次化武袭击事件出自叙利亚政府军之手。全球各大主流媒体皆对此做了大量特写报导。

 

图3: 该图展示了管状沙林毒气容器的变形程度以及弹坑形状。请注意,图中管道外部呈扁平状,下半部已因沙林毒气气流冲击而破裂。

 

图4: 该沙林毒气容器很可能为临时拼装装置,炸药置于装置外部,密封管内约含8-10升沙林毒气。

 

图5: 化武袭击发生时当地天气状况极有利于致命毒气的大范围传播,地面温度较为凉爽,地表空气密度较高,气流的涌动很容易使更多人受到侵袭。此外,当时风速也较为平缓,因此,沙林毒气对受害者的侵袭时间也较为漫长,受害者的受伤程度也越严重。

 

图6: 化武袭击发生前后两天(即4月3日及5日),当地天气状况并不利于化学武器的有效传播。3日及5日风速较强且伴有阵风,而强风则会在段时间内吹散所有沙林毒气,当地居民亦不会受很大伤害。

 

图7: 该图展示了沙林毒气在4日凌晨特定天气状况下的散播细节。该图指出,当时当地有环境侧风,沙林毒气会在气流涌动之下被吹向地表上空,而毒气散播范围及半径不光取决于气候状况,也取决于地表状况——倘若地面凹凸不平,毒气散播会加剧;倘若地面较为平整,毒气散播也较为徐缓。

 

图8: 图为爆炸现场毒气弹还原图及常规122毫米沙林毒气弹草图。此次化武袭击事件所使用的沙林毒气容器与2013年8月21日大马士革化武袭击现场炸弹多有不同,此次袭击事件中所使用的炸弹只截取了122毫米常规炸弹的一部分,虽然置于管道外部的爆炸物能在瞬间将管内毒气溢出,然而管内并没有装满沙林毒气。

 

图9: 白宫解密文件中展示的沙林毒气密度及散播时机评估图。

 

图10: 2013年8月21日凌晨2点至3点之间大马士革化武袭击地点的毒气影响范围图。

周二,俄罗斯总参谋部发言人谢尔盖•鲁兹柯伊(Sergey Rudskoy)上校也对媒体在此次化武袭击事件中的报导准确性及真实性表示怀疑。他指出,在这样一份所谓“解密文件”中引用网络消息非常不严肃,也会让外界严重怀疑其真实性。

鲁兹柯伊上校还指出,根据2013年签订的一项协议,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监管之下,叙利亚政府已于当年在10个军事据点集中销毁了所有毒气弹。上述10个据点都在政府军控制区域之内,然而,此外还有两个化学武器仓库掌握在叛军手中,外界根本不知道这两处仓库中的毒气弹有何下落。

叶哈雅译自:

https://www.rt.com/usa/384520-postol-report-sarin-syria/

https://southfront.org/mit-professor-questions-white-house-claims-on-syrian-air-forces-involvement-in-chemical-attack-in-idlib/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