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穆斯林,你不必一再道歉

近日,不断有人要我谈谈“美国穆斯林”这个话题,虽然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但我还是决定谈谈我的想法。

伊斯兰信仰的推动力是其核心价值观,而非信仰伊斯兰的某个族群或部落。“美国穆斯林”群体一直以来都处于美国媒体的聚焦与质询之下,对于“美国穆斯林”而言,他们所处的政治与社会从来都不属于主流。

对于媒体而言,“美国穆斯林”就代表着嫌犯,就代表着内奸,就意味着他们比其他群体更具有潜在危险并且更容易成为暴力分子。虽然这种理解极为反动且完全与伊斯兰信仰相悖,但是,在当今这个民族主义盛行的年代,人们根本不会关注事实与真相。

正是出于这种毫无逻辑可言的野蛮言论,不少美国穆斯林逐渐摒弃了自己的政治诉求,同时也抛弃了那些同为弱势群体、同样遭受种族歧视与压迫的盟友,放弃了对正义与平等的诉求,转而因自己的穆斯林身份而不断道歉。

正因如此,很多穆斯林才感觉外界在强迫自己展示自己固有的“人性”,他们发现自己总是被迫为自己的信仰做辩护,与此同时,每当这世间发生任何跟“穆斯林”有关的暴力事件,普通穆斯林大众就不得不对外表态声称自己与此毫无瓜葛。

其实,早在特朗普提出“穆斯林禁令”之前,美国穆斯林一直都在遭受不同程度的围攻、谩骂与种族歧视,其中很多都源自美国政府相关机构,此外,穆斯林大众长久以来也遭受着部分美国同胞的仇恨与攻击。

美国的伊斯兰恐惧症与仇视穆斯林情绪并非产生于“911”事件以后,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入侵伊拉克时,此类仇恨情绪就已经在美国社会蔓延,而这种蔓延的背后,只不过是媒体的恶意渲染以及好莱坞电影的歧视与偏见。

如今的美国,有不少民权组织都声称自己“发现”美国穆斯林确实遭受着种种不公待遇。然而,究其本质,这些组织以及民主党等政界人士之所以会强调并“同情处于弱势的穆斯林”,只不过是为了利用它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只不过是为了打压共和党的竞争对手。

民主党掌权时期,克林顿总统及奥巴马总统都曾对不同穆斯林国家犯下滔天罪行,也让美国穆斯林群体备受暴力及歧视侵害。

2015年,华盛顿“社会责任医师”组织发表了一份里程碑式的文件,该文件指出,“911”事件爆发后的十年间,美国自导自演的“反恐战争”使至少一百三十万至二百万穆斯林死于非命。

曾数度获奖的调查记者纳费兹•艾哈迈德(Nafeez Ahmed)在其调查报告中指出,自1990年以来,死在美军炮火之下的穆斯林就有四百万之多。

该数据还不包括过去两年的死亡人数,也不包括1991年以后伊拉克遭美国全面封锁期间死于非命的平民穆斯林。

去年七月,前总统克林顿在出席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时大肆抨击了共和党代表大会期间泛滥的仇恨情绪,这些被仇视群体包括穆斯林、拉丁美洲群体以及所有与共和党人世界观相左的个人或组织。

然而,克林顿先生这一番慷慨陈词只不过是另一种腔调的盲目爱国主义、种族主义、排外主义,而这一切,恰好也是右翼分子惯用的言辞。

克林顿在与会者的欢呼与掌声中高呼:“如果你是穆斯林,如果你热爱美国,如果你热爱自由并痛恨恐怖主义,请你留在这里,请帮助我们获得胜利,请与我们一起打造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需要你们!”

克林顿这类白人精英不愿提起的是,穆斯林为美国建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作为黑奴的他们被迫来到了美国,用手中的一砖一瓦打造了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的美利坚合众国。最早将伊斯兰信仰带到美国的正是黑奴,而让这些黑奴不断坚忍并熬过人类史上最残暴屠杀的,正是他们所坚信的伊斯兰信仰。

正因如此,美国穆斯林的身份从根本而言就具有政治性,这种政治身份包括人权、正义与平等,黑人穆斯林群体自始至终都在与白人至上的“精英政权”相抗衡。也正因如此,无数黑人民众才会涌上街头大力支持马尔科姆•X(Malcolm X)、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等人领导民权运动,他们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最终成功塑造了当代美国黑人的独有特征。

年轻的美国穆斯林一代一定要明白这些道理,也要清楚地意识到,在自己的祖国为自己争取平等与人权不只是某些民主党人的政治游戏。

那些声称自己属于“好穆斯林”的人们,那些逢人便说“并不是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的人们,归根结底,他们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自己祖国的二等公民;而那些单纯想要追求平等与正义的人们则一定要铭记美国革命家阿萨塔•莎库尔(Assata Shakur)的一席话:“纵观历史,这世上没人因为向压迫者祈求道德共鸣而获得过自由。”

压迫者会不断改变自己对受压迫者的压迫方式。对克林顿先生而言,他眼中只有所谓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他绝不会看到他们所发动的一系列战争与封锁带给穆斯林国家与民众的无尽恐怖与灾难。

不论是殖民者、压迫者还是入侵者,他们总是习惯于无视自己的罪过,他们眼中只有受压迫者以暴制暴的回应。

据新美洲基金会发布的资料称,2005年至2015年期间,所谓的“圣战分子”在美国境内杀害了94名美国民众,而同期的美国政府却在不同穆斯林国家杀害了近两百万穆斯林人口。

然而,根据2016年一项国内调查显示,由于主流媒体不断散布恐惧心理以及仇视穆斯林与伊斯兰情绪,“恐怖主义”已经成为了美国社会的最大担忧。

20世纪著名革命家弗朗茨•法农(Frantz Fanon)在其巨著中指出:“每一代人都需要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然后,要么实现它,要么背叛它。”

对于当代美国穆斯林群体而言,他们要做的,是努力发掘自己的奋斗目标并努力实现它,是清楚自己的定位,是明白自己本就是奴隶后裔,本就是移民或难民,而这三者,正是美国社会赖以建立并成长的三大基石。

叶哈雅译自:

http://www.palestinechronicle.com/american-muslims-no-apology-necessar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