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这个世界不应无视罗兴亚穆斯林的惨境

网络上曾流传两组关于缅甸穆斯林聚居区若开邦地区的高清卫星照片。两组照片都拍于清晨时分,第一组拍于2014年,这组照片展示了当地穆斯林少数族裔所居住的村子,其中包括数百座位于一个小树林与一条土路之间的房屋;第二组照片拍于近两个月,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上一组照片中的房屋都已夷为平地,剩下的只是一整块焦土。

据人权观察组织报导,上述两组卫星照片表明,截至目前,已有三个罗兴亚穆斯林聚居遭缅甸政府摧毁,其中包括约430座大小房屋。这些照片也印证了联合国某官员发表的言论——缅甸政府想要以种族清洗的手段将罗兴亚穆斯林驱逐出境。

国家人权组织公开谴责缅甸政府军使用武装直升机对当地村民进行扫射,也谴责了缅甸政府军针对罗兴亚穆斯林的肆意逮捕以及荒淫抢掠行为。联合国相关组织同时指出,缅甸政府军也严刑拷打甚至草率处决所谓的“嫌疑犯”,也摧毁了大量清真寺。

据统计,目前共有约一百万穆斯林生活在缅甸这个佛教国家,而穆斯林也只不过是该国诸多少数族裔之一。虽然罗兴亚穆斯林已经在若开邦地区居住良久,缅甸国内很多人还是认为他们属于异族,认为他们是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因此也认为他们不该拥有缅甸的公民身份。

早在2012年,缅甸境内就曾爆发反穆斯林浪潮,因此而起的一系列武装冲突导致约10万名罗兴亚穆斯林流离失所。2013年,我随同“国际难民组织”以及“缅甸运动组织(英国)”一起造访了缅甸,我们亲眼目睹了若开邦地区难民营内罗兴亚穆斯林之惨状,他们被迫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没有基本的生活物资,更不要说人道主义援助以及医疗设施。

我也曾乘船前往由一名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资助、位于包多地区的难民营,直到现在,我在该难民营看到的景象依旧历历在目——在满是粪便的海边,一群罗兴亚儿童因燥热而泡在水中嬉戏,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漂浮着无数的老鼠尸体。我忘不了那些生活在种族隔离制度之下苦难人群痛苦的脸,忘不了他们脸上的惊恐与疲惫;我忘不了他们向我提起被政府军屠杀的爱人,因缺乏基本医疗而死于非命的孩童,因难产而不幸过世的孕妇……

1982年,缅甸政府通过了新的公民法案,该法案规定,只有1824年以前就居住于缅甸境内的“主体民族”才有资格获得该国公民权。这一年,英国首次占领并殖民了缅甸。2014年的缅甸人口普查中,缅甸政府起初允许该国穆斯林少数族裔以“罗兴亚人”自居,然而不久以后,缅甸政府就指出该国穆斯林只能被称为“孟加拉人”。

此后,罗兴亚穆斯林就处于深深地歧视与虐待之中。缅甸政府剥夺了他们的受教育权以及工作权,只允许他们接受少量的医疗保护。2013年,我曾拜访了当地医院的病房,我看到的,是基于不同宗教的隔离病房。

至此,很多罗兴亚穆斯林不断尝试乘船逃离这片人间地狱,他们希望自己能够逃至孟加拉国、泰国、马来西亚或印度尼西亚等国。去年,由于罗兴亚穆斯林的处境越来越惨烈,成千上万罗兴亚人被迫乘船穿越一条比地中海险恶三倍之多的海域,妄想找到一块安居之地。根据联合国文件显示,这些难民经常会被困在茫茫大海之中,他们被迫在人贩子的控制之下挤在超载的小船中忍饥挨饿。

虽然去年的缅甸大选标志着逾50多年军政统治的终结,但是,罗兴亚穆斯林的自由与基本人权状况依旧没有任何改变。大选八个月前,当时的军政总统宣布撤销了一切临时居住证,此举导致绝大多数罗兴亚穆斯林成为无国籍人士,进而导致他们失去了公民权以及投票权。

此外,虽然“人权斗士”昂山素季在此次选举中大获成功,但是,她却无权担任总统一职,因此,她就成为了缅甸的“国家顾问”。外界一度对这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所领导的政府充满了期待,以为她会拨乱反正,消除一切针对罗兴亚穆斯林以及其他少数族裔的不公待遇。然而,由于该国军队依旧掌握着政府领导权,罗兴亚人的处境丝毫没有任何改善。其实,罗兴亚人现如今的处境已经越来越惨,缅甸政府甚至禁止记者进入该地区进行采访报导。

两周前,70名英国国会议员联名写信给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要求英国政府进一步向缅甸政府施压,促使缅甸政府允许人道主义援助进入若开邦地区。截至目前,我们依旧在等待相关组织的官方回应。

英国应当与国际社会一起聆听人民的心声,应当加大对缅甸政府亵渎人权行为的调查力度,进而终结缅甸政府军对罗兴亚穆斯林的滔天罪行。

要知道,纵然是少数族裔,也有权利安居乐业。

 叶哈雅译自《卫报》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dec/23/rohingya-muslims-myanmar-aung-san-suu-kyi-electio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