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祷自由:为什么以色列要在耶路撒冷禁止唤礼?

小时候,加沙难民营主寺的唤礼声总是让我感到心安。清晨,悠扬的晨礼唤礼声响起,我就知道,睡着是安全的。

当然,伊斯兰的唤礼就像教堂的钟声,也带着深刻的宗教和精神意义,一天五次,至少不间断地响过了十五个世纪。但在巴勒斯坦,这些宗教传统也带着深刻的象征意义。

对于我们难民营难民来说,晨礼意味着以色列军队已经离开难民营,结束了他们恐怖、暴力的夜袭,难民们或哀悼死者,或受伤,或被捕;唤礼员打开生锈的寺门,对忠诚的信徒宣布,新的一天来临。

第一次巴勒斯坦人起义期间,以色列在被占领土上越过所有可容忍的限度,对巴勒斯坦人进行集体惩罚,睡觉几乎变得不可能。

开始,我们位于加沙中部的Nuseirat难民营还没有被袭。后来,也和其他清真寺一样,遭到袭击,伊玛目被捕。军队下令封上寺门,于是宵禁中的人们就爬到自家屋顶唤礼。

甚至我们的“共产主义者”邻居。人们说他一辈子都不曾踏进清真寺。

这不再是宗教问题,而是一种集体反抗行为,证明,即便军队命令也不能让人们沉默。

唤礼意味着一种连续性;生存;重生;希望;等等等等从没真正被理解过的意思,但也总是受到以色列军队的恐吓。

对清真寺的攻击从没结束。

根据政府和媒体报道,在2014年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中,加沙三分之一的清真寺被毁。73座清真寺被导弹、炸弹完全摧毁,205座部分被毁。其中包括可追溯到公元649年的欧麦尔清真寺。

也包括Nuseirat的主寺,那个给我的整个童年带去满满的安宁、让我平静睡去的地方。

现在,以色列要禁止各巴勒斯坦社群唤礼,首先从被占东耶路撒冷开始。

此时,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两项谴责以色列在这座被占阿拉伯城市的非法行径的决议仅两周。

教科文组织要求以色列停止这样的行为——违反国际法,企图改变耶路撒冷作为所有一神宗教的中心的城市现状。

以色列官员上演了一系列不成功的反联合国运动——甚至指责这一国际机构反犹——现在,他们开始采取惩罚性措施,为教科文组织的决定,集体惩罚耶路撒冷的非犹太居民。

这包括,建造更多的非法犹太人住宅,威胁拆毁数以千计的阿拉伯人住宅,最近开始限制各清真寺唤礼。

这始于11月3日。一群来自Pisgat Zeev非法定居点的定居者聚集在以色列耶路撒冷市市长Nir Barakat宅前。他们要求政府结束来自该市清真寺的“噪音污染”。

大多来自欧洲、最近才抵巴勒斯坦的定居者所谓的“噪音污染”,是自公元637年就在这座城市响起的唤礼声。当时,哈里发欧麦尔进城,下令尊重所有居民,无论宗教信仰。

以色列市长即刻承诺。紧接着,以色列士兵开始袭击清真寺,包括耶路撒冷Abu Dis镇的al-Rahman、al-Taybeh、al-Jamia清真寺。

“军官们黎明前赶到寺里,对唤礼员宣布禁令,禁止当地穆斯林前往礼拜所。”《国际商业时报》和Ma’an等媒体这样报道。

每天五番礼拜位于伊斯兰五大支柱的第二位,唤礼是用来呼唤穆斯林履行这一功修的。这也是耶路撒冷固有身份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清真寺的唤礼声提醒着人们:和谐、共存是真实的、可能的。

但对以色列军队、政府、耶路撒冷市长来说,这样的共存是不可能的,他们把被占耶路撒冷视为政治报复、集体惩罚的平台。

禁止唤礼只是一个提醒,提醒人们,以色列统治着受伤的圣城,以色列的控制超出了有形的存在,进入其他每一个领域。

以色列版定居殖民主义几乎史无前例。它不只是简单寻求控制,而是,完全控制。

我们难民营那座清真寺被毁后,很快,人们从废墟中挖出被埋的尸体,在废墟上、废墟周围礼了拜。加沙其他地方也是这样。不只是在最近一次战争中,以前的数次战争中也是如此。

在耶路撒冷,当巴勒斯坦人被阻止进入圣所后,他们经常聚在以色列军队检查站礼拜。这一行为延续了近五十年——自耶路撒冷落入以色列军队之手后。

没有任何强制措施和法院命令可以改变这一行为。

以色列有力量拘留伊玛目,摧毁清真寺,阻止唤礼,但巴勒斯坦人的信仰展示了更深的力量。——耶路撒冷从未停止过对信徒的呼唤,信徒们从未停止过祈祷。为自由,为和平。

------------------

作者:拉姆齐·巴路德

编译:@veilsoflight

来源:http://www.palestinechronicle.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