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S运动联盟发起史上最大规模的反以色列运动周

近日,BDS运动联盟(Boycott & Divestment & Sanction,即抵制、撤资、制裁)发出通告,决定将11月25至12月3日定为“史上最大规模的反以色列运动周”,旨在抵制以色列生产的产品以及一切与以色列军方有利益关系的商业机构。

此次由DBS运动联盟发起的抵制活动横跨六个大洲的18个国家。此类抵制活动的范围和程度之所以剧烈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以色列及其西方盟友地不断施压想要打击该运动,而这种施压恰好是适得其反。

就连某些金融机构也狼狈为奸地打击BDS运动,比如爱尔兰银行,它们冻结了参与该运动团体的银行账户,同时,对于那些对巴勒斯坦人民表示支持的团体,它们也提高了其商业服务费用。

然而,以色列越是倾尽全力阻碍BDS运动,人们对这一运动的关注度及同情度就越高。从某种程度而言,以色列近乎暴怒的一系列过激反应恰好帮助BDS扩大了其影响力,同时加深了人们对巴勒斯坦困境的探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相信民权组织终将打破相关政府的封锁与恐吓,从而取得最终的舆论胜利。

我们还要清楚一点,近年来,巴勒斯坦人民的确跨过了很多门槛,克服了很多困难,同时,他们也积极地和其他边缘化群体取得了联系,其中包括非裔美国人、美国原住民以及巴西的失地运动。

然而,BDS运动联盟选择11月25日为此次大型抵制活动的起始日绝非偶然,因为,四天后的11月29日就是“国际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日”。

可是,“国际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日”到底是怎样一个节日?

它的历史根源其实很有趣,因为这个日子本身就一点也不吉利。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通过了非法瓜分巴勒斯坦地区的决议。这一决议根本没有任何道德或法律依据,联合国绕开巴勒斯坦,单方面决定将巴勒斯坦划分为两个国家,一个是“犹太国”,另一个就是所谓的“阿拉伯国”。联合国将这个本属于阿拉伯人的地区55%国土划分给了犹太移民,然而,迄今为止,所谓的“阿拉伯国”这一决议却根本没有实现。

按照该决议,耶路撒冷地区本来应该拥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法律及政治地位,即“耶路撒冷独立个体”,它本该由国际组织共同管理。

然而,联合国非法分治巴勒斯坦地区不到几个月,训练有素的犹太复国主义极端武装组织就从各个前线开始进攻,开始武力“守护”犹太人圣地的军事行动,随即夺取了本该属于巴勒斯坦国的大半领土,只给整个巴勒斯坦地区阿拉伯原住民留下了不到22%的国土。

随后,以色列又于1967年6月占领了整个巴勒斯坦地区。随着这两次军事行动的爆发,数百万巴勒斯坦人民沦为了无家可归的难民。

联合国通过巴勒斯坦分治这一决议差不多30多年后,人们设立了“国际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日”,旨在表达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支持。

1977年12月,国际社会首次提出了“国际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日”这一概念,随后,又于1979年12月进一步完善了这一提议。

然而究其本质,这些提议内容只不过反映了国际社会在过去三十年间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时的彻底失败,可是,国际社会最失败之处,则在于它们始终无法让非法建国三十余载、不断违反并亵渎一切现存国际法规的“犹太国”受到应有的惩罚。

当然,我们也绝不能否认众多友好国家自始至终给予巴勒斯坦人民的大量支持,虽然这些国家有时也会因此受到美国及西方世界的恐吓。然而,究其本质以及时机,这一系列相关提议更多只是口头地支持,而非任何实际行动。

根据联合国文件显示,联合国之所以将11月29日设为“国际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日”,是为了让国际社会有更多的机会去关注悬而未决的巴勒斯坦问题,同时也让人们关注联合国大会决议赋予巴勒斯坦人民的基本人权。

然而,过去的三十九年间,国际社会可谓基本没有任何作为,甚至连部分提议都未曾实现,也未曾提出任何可行性措施。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并没有对巴勒斯坦人民取得真正独立作出太多贡献与帮助,它们也无力惩戒那些剥夺巴勒斯坦人民基本人权的侵略者。

每当有代表在联合国大会提出任何有利于被侵略的巴勒斯坦人民的提议时,美国就会在以色列及其西方盟友的支持下进行百般阻挠。因此,虽然联合国早在1947年就通过了巴勒斯坦建国决议,可不幸的是,时至今日,“巴勒斯坦国”依旧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

我们这么说并不是在贬低这个节日的意义,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全面实现这一天的真正含义,那我们就要重新规划这个节日,我们要把这一天还给属于它的人民,而非任由那些滔滔不绝的政客去玩弄。

事实上,在全球各地民权组织的领导下,支持巴勒斯坦人民解放事业已经逐步成长为一个全球性的现象,而这也正是进一步促使“11.29”这一天变得更具战略性及全球性的绝好机会。

民权组织可以利用这一天向自己国家的政府施压,促使政府将其对巴勒斯坦人民解放事业的支持从口头转为实际行动。这一策略在西方世界的意义尤为重大,尤其是美国,因为这些国家本身就是长久以来以色列侵略者的保护伞及支持者。

民权组织能做的还有一点,那就是促使联合国出台某种可行性较高的措施,从而彻底终止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非法占领,同时给巴勒斯坦人民带去真正的政治自由与独立。此外,我们还要意识到一点,四十多年前提出的“两国方案”根本毫无公义可言,也不具任何可行性,因此,我们必须对这个所谓的“声援日”作出必要的调整。

当然,我们还要抓住几个重点,我们要让人们相信,巴勒斯坦问题本身就属于难民危机,它是一个需要我们用实际行动去修复的人道主义危机,它需要的不只是我们时不时的口头支持或粮食救助,我们要做的,是确保受苦受难的巴勒斯坦人民最终得到无条件的公正对待与支持。

如此,我们甚至可以说,现存的任何所谓支持性言论都不算真正的支持。如果我们想要让“国家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日”具有真正的意义,我们就要帮助巴勒斯坦人民以及一切真正支持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的人民一起主导这个节日。

叶哈雅译自:

http://www.arabnews.com/node/1016401/column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