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带给阿拉伯社会的数千万亿美元损失

联合国经济社会委员会西亚组委会近日发表了一项最新数据报告,据该报告显示,卷入此次“阿拉伯之春”并爆发武装冲突的各中东国家在2011-2015年间已经产生了共计6138亿万美元的经济损失,该损失额占中东地区各国国内生产总值的6%。

然而,这场所谓的革命所带来的损失远不止这些数字,整个阿拉伯之春是彻彻底底的失败,它未能实现任何所谓的革命目标。迄今为止,爆发革命的诸多国家并没有实现它们想要得到的民主、个体权力与自由、政治透明、社会发展与稳定、提高就业率与生活水平或促进经济发展……这些革命目标全都没有实现,真实情况恰恰相反,阿拉伯之春没有给这些“革命”的国家带来任何进步。

有些人会说革命的成功要分阶段完成,他们声称阿拉伯之春只不过是暂时受到了挫折,然而事实上,这些人根本无法指明这场革命到底给那几个国家带去了怎样的发展。同时,此类革命本该带给人民的那种高尚价值观也并没有实现,反之,人民所感受到的只是深深地失落、绝望与震惊,以及革命后的各种负面改变。

诚然,我们无力也无法替利比亚前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Gaddafi)的独裁统治做任何辩护,当时他确实遭到了人民的强烈反对,最终他也死于愤怒的国民之手。卡扎菲的确是一个疯子般的独裁者,他确实曾经浪费过国家公告资源,也曾给利比亚人民带去种种不公待遇。

利比亚国内爆发革命前,我们以为再也不会出现比卡扎菲时代更糟糕的情况了,然而现如今我们所看到的利比亚只比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更糟更乱。如今的利比亚被各个部落首领以及宗教极端分子所割据,而这些人相比卡扎菲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的利比亚已经处死或驱逐了那些真正有能力领导这个国家的政界与民间领袖,而不是帮助他们将利比亚带入和平与安全的港湾。纵然如此,有些人还是会拿利比亚和此次“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地突尼斯相比,他们认为利比亚只不过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

的确,相比利比亚而言,突尼斯确实比较稳定,突尼斯拥有属于它自己的政治体制,民众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参与到政治生活之中,他们也享受着一定程度的自由。就社会稳定与经济水平而言,突尼斯表现的确实很优秀。突尼斯相对稳定的局势很大程度上依旧取决于政客的强力控制以及军队的有力保护,可是,谁也无法保证这些政客或军队将永葆稳定性。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些国家内部都不存在健全的体制结构,它们不存在任何可以被称为现代化国家的性质或理念。换言之,这些国家的所谓精英们终究无法丢弃那些不切合实际的幻想,伊斯兰保守主义者坚持不愿与世俗派分享权力,而埃及、突尼斯、利比亚以及也门等国的左翼分子们也眼睁睁地失去了大好的改革良机。

举例为证,纵然是在号称比较稳定的埃及,我们也看不到任何性质的改良或发展,看不到任何性质的所谓革命。“阿拉伯之春”带给阿拉伯世界的伤口需要用时间去慢慢愈合,事到如今,有些人还是坚决否认此次革命已经彻底失败,他们只是认为这场所谓的革命只不过是处在了一个瓶颈期,他们依旧相信改变终会到来。当然,也有不少人承认“阿拉伯之春”的确已经失败,但是,他们却又开始指责其他人,甚至开始传播某种阴谋论。

在我看来,从来就不存在什么系统极其缜密的现代价值观,有的,只是革命,只是为了夺取面包而进行的革命,而非为了所谓的自由。

叶哈雅译自:

http://www.arabnews.com/node/1010881/column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