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特朗普的当选给美国穆斯林带去什么?

迪尔沙德•阿里(Dilshad Ali)女士总是无所畏惧。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议要禁止穆斯林踏入美国境内时,她未曾感到恐惧;

当特朗普提出要监控全美所有清真寺并声称“伊斯兰仇恨美国人”,当特朗普诋毁全球16亿人口所坚守的信仰对美国充满仇恨时,她未曾感到恐惧;

甚至,当伊斯兰恐惧症所引发的暴力事件达到9•11以后新的高潮时,她依旧未曾感到恐惧。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整个漫长而又残酷的竞选运动对阿里女士而言只不过是某种缓冲期。

她依旧在弗吉尼亚州过着属于她自己的日子,她还是会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学校里的老师们跟她很熟,她也跟他们很熟。她还是会去同一家杂货店购物,那里的店员总是会对她微笑,她也会对他们微笑。而她的头上总是戴着一条头巾。

周二,当她去投票站投票时,邻居们都热情地问候着她,甚至是那些在车上贴了支持特朗普标签的人们也对她示意问好。

作为全球宗教和灵修相关主题首选在线对话平台Patheos网的穆斯林板块主编,阿里女士已经编辑发表了大量有关穆斯林处理外界压力的故事, 她非常清楚美国穆斯林到底在畏惧什么。但是,她自己却从未感到过那种令人心颤的恐惧。

直到本周三上午,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她说:“今天早上起床以后,我终于感受到了那种恐惧,就好象整个总统大选就是在投票反对我这样的人。”

混乱的周二过后就是充满忧虑的周三。虽然所有人都在呼吁大家坚守信仰,呼吁各个少数族裔都团结起来,可是,众多穆斯林伊玛目、活动家、学者甚至是中产阶级妇女都开始担忧自己毫无确定性的未来。

根据美国与伊斯兰关系委员会上月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逾70%的美国穆斯林声称要将选票投给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只有4%的穆斯林表示要投票给特朗普。

有人说,特朗普的当选就像是一种背叛,就好像整个国家都团结起来反对他们这些所谓的“外人”。

瓦尔答•哈利德(Wardah Khalid)是一名作家兼外交政策分析员,他指出:“昨夜,我们最糟糕的噩梦成为了现实。一个肆意中伤并仇恨穆斯林与少数族裔的偏见分子竟然赢得了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权。”

“针对穆斯林的解禁期”

基于田纳西州孟菲斯市的著名穆斯林学者亚塞尔•葛迪(Yasir Qadhi)与很多穆斯林同胞一样,他也非常期待希拉里能够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可最终他所期待到的确是“无比震惊的事实”。他说:“真的,我们所有人都在担心,我担心我那佩戴头巾的妻子会遭遇不测,我担心我的孩子会在街上被人欺辱,我也为所有想要弄清状况的少数族裔感到担心。”

德州农工大学法律系教授萨哈尔•阿齐兹(Sahar Aziz)指出,特朗普的当选意味着美国将退化至一个愈发不包容的社会。他说:“据我所知,美国穆斯林大众都特别担心特朗普的当选会给反穆分子一个绝佳的‘解禁期’。有些穆斯林担心孩子们会在学校遭人欺辱,因为特朗普的当选表明伊斯兰恐惧症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主流;有些穆斯林妇女担心自己在公共场合佩戴头巾可能会遭到人身或语言攻击。”

现年19岁的阿米拉•怀特(Amirah Waite)家住夏威夷,是一名正在上大学的美籍印尼人。她说,周三的选举结果让她感到了深深地恐惧,她甚至颤抖不已,她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极度仇恨她的国度……

伊斯兰恐惧症的秘密代价

今天,可能是我佩戴头巾时依旧有安全感的最后一天了,我很害怕。”

——布莱尔•伊玛尼(Blair Imani)发于2016年11月9日的推特

有些穆斯林也在担心特朗普可能会在政府内部提拔大量反穆斯林的政客,特朗普本人非常赞赏这些人在司法部门以及其他部门所发挥的“作用”。

美国著名穆斯林学者、美国第一所得到政府认可的穆斯林大学——Zaytuna学院创始人谢赫哈姆则•尤素夫(Hamza Yusuf)直言:“至此,我们很可能会倒退至9•11事件后的那段日子,回到那段穆斯林少数族裔遭受各种迫害的日子”

居住在加利福尼亚的阿卜杜拉•本•哈米德•阿里(Abdullah bin Hamid Ali)是Zaytuna学院的一名教授,他说,相比其他穆斯林同胞,作为非裔美国穆斯林的他们或许会面临更大的挑战。非裔美国人已经目睹了太多的美国历史,他们能够感觉到此类选举通常会引发白人投票者的某种情节——一种通过恐吓并妖魔化他人来实现的情节。

阿卜杜拉教授指出:“我不敢说我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我本身也不支持希拉里,但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是此次选举能让我们再次团结起来,能让我们彼此友好相待。”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伊斯兰研究中心主管欧米德•萨菲(Omid Safi)也有同样的想法,他也希望特朗普的获胜能让包括穆斯林、西班牙族裔、非裔美国人、原住民及贫民在内的边缘化群体团结起来。他说:“如果我们真的想要看到一个能让我们感到自豪的美国,我们就必须好好建设这个国家。这种愿景暂时尚未实现,过去也未曾实现,我们能做的,就是展望一个共有的未来。”

坚守信仰,志不改变

达利雅•莫格海德(Mogahed)是一名研究员兼民意调查员,她说,这个结果让她感到很震惊,她无法相信五千零五万的美国人民竟然把票投给了特朗普。正如达利雅所言:“我很害怕,我不知道这会对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孩子们带来何种影响,我不知道留给孩子们的到底是怎样的美国。”

但是,达利雅表示她依然会坚守信仰,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她将继续代表三百三十多万美国穆斯林为伊斯兰代言,她将继续在公共场合佩戴她的头巾,她也将自豪地告诉别人自己就是一名穆斯林。

本周三,大量美国穆斯林都表达了同样的想法,他们都声称要继续为自己的民权作斗争,他们将依旧保持警惕,坚守自己的美国公民属性。

伊玛目苏海卜•韦伯(Suhaib Webb)是华盛顿地区很有名的伊斯兰教职人员,他说:“我估计接下来的四年会很艰难,但是,我们必须利用这个机会来重构我们与造物主之间的联系,要利用这个机会来互相交流,从而在涉及到穆斯林的重大话题上做到内部团结。不论情况怎样,真主对我们的命令很简单,就是要永远行善,要善待他人,这一切都不会有任何变化。于我而言,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更加豪情万丈。”

“真主会保护我们”

周三早晨,著名穆斯林学者谢赫欧麦尔•苏莱曼(Omar Suleiman)经历了迄今为止最令他感觉艰难的对话,这场对话发生在他和他的小女儿之间。谢赫欧麦尔说:“我的女儿想不通美国人民为何会选这样一个充满偏见的恶棍做总统,其实我也想不通。但是,我提醒她,对于这种恶棍,我们能做的就是奋起反击。”

家住几百里开外的阿里女士也和自己13岁的女儿有过类似的对话。

今年正上初中的女儿在这次总统大选中可谓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她所在的班级举办了好几次模拟选举,她们也观看了好几次竞选辩论,她知道,特朗普曾经嘲弄过一名身体残疾的记者,她也很清楚特朗普对穆斯林和女性说过什么话。

阿里女士的女儿趴在她肩头啜泣,阿里女士只能试着安慰她,虽然她自己也感到了绝望,可她依旧告诉自己的女儿:“你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不对劲,但到头来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是虔诚的穆斯林,此次总统选举、提名甚至是文化差异都只是一个方面,真主才应该是最重要的。不论发生什么事,真主都有他的理由,虽然我们有时候无法理解,但是我坚信,真主会保护我们。”

周三,丈夫把女儿送到学校以后,阿里女儿就给校长打了电话,她悄悄请求校长多加留意自己的女儿,也请求校长不要让女儿知道自己在担心她。

叶哈雅译自CNN

http://edition.cnn.com/2016/11/09/politics/muslims-trump-reaction/index.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