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以色列

为了恭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成功当选美国总统,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特意在自己的官方推特发布了一条视频,声称自己“坚信我们二人的紧密合作能让美以两国的合作关系达到新的高度”。

虽然内塔尼亚胡并没有明确指出所谓的“新高度”将如何强化本已非常紧密的美以合作关系,可他的助手却迅速作出了进一步解释。他说:“对于以色列而言,特朗普先生的胜利给了我们一个绝佳的机会去打消巴勒斯坦建国的念想,因为巴勒斯坦建国就会威胁到以色列的国家安全以及司法体制,这也是特朗普先生的官方立场,所以,我们的立场也很简单,我们理应拥护这种政策。”

毫无疑问,巴勒斯坦能否成功建国与以色列的犹太定居点计划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因此,当犹太地区议会院长约西•达跟(Yossi Dagan)声称美国总统大选对以色列有极大益处时,我们也不足为奇。约西说:“新任美国总统本身就是犹太定居点计划的支持者,因此,我们对于以色列政府对待朱迪亚(Judea,古巴勒斯坦的南部地区)以及撒玛利亚(Samaria)地区犹太定居点计划的态度有着极高期望值,我们希望政府能够立即终止对所有修建工程的暂缓令。”

作为特朗普的首席律师、以色列政策顾问以及特朗普集团执行副总裁,杰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在以色列军队电台发表的讲话进一步确认了特朗普对非法犹太定居点计划的支持态度,他说,未来四年内,美国政府将不再认为以色列在其1967年六日战争期间夺取的领土修建犹太定居点会给巴以和平进程带来任何影响。

虽然如今的美国政府依旧在向以色列政府施压,要求后者停止在被占领区域修建犹太定居点,但是,特朗普并不会继续给以色列施压,不会要求以色列暂缓在巴勒斯坦领土修建犹太定居点的计划。

以色列终会如愿以偿

以色列政界人士坚信,特朗普不仅会支持犹太定居点计划,还会帮助以色列把对东耶路撒冷地区的非法占领变为合法化,其中也包括穆斯林的圣地。以色列国会利库德集团(Likud,以色列执政党)党员耶胡达•葛力克(Yehudah Glick)甚至邀请特朗普来圣殿山庆祝他的当选,而此地正是全球各地所有穆斯林公认的圣地。

然而,特朗普本人并不相信《圣经》中所传说的世界末日善恶大决战,因此他也不大可能会亲自来到伊斯兰世界第三大圣寺举行庆祝活动。不过话说回来,特朗普的副总统是一个极其保守的教会主义者,他当然希望特朗普能够亲临圣殿山。

特朗普貌似变幻莫测难以捉摸,但是,我们能肯定的是,他所发表的种族歧视以及侮辱女性等言论都与以色列的殖民计划有着直接的联系。

2009年,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召开年会时,迈克•彭斯(Mike Pence,特朗普竞选搭档,副总统竞选人)曾发言称:“以色列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敌人,以色列的事业就是我们的事业。如果这个世界还不清楚这一点,就让我们告诉它:美国与以色列共存亡!”

下一任美国总统与副总统在一件事上保持着意见的高度一致性:他们都认为美国有必要帮助以色列取得对整个耶路撒冷的绝对控制主权,他们计划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到耶路撒冷城内。或许,当内塔尼亚胡在录制那段声称美以关系将进一步得到强化的视频时,他已经对耶路撒冷做好了一切规划。

最后,内塔尼亚胡之所以认为特朗普的当选能够进一步强化美以关系,就是他所看到的特朗普对伊朗态度。今年三月,特朗普在出席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例会时指出,他当选总统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废除美国与伊朗的一系列“灾难性”和约,同时还要严厉打击伊朗想要“破坏”甚至“主导”中东地区的“侵略性”举措。

虽然有些评论家认为特朗普不大可能废除美国与伊朗的核条约,但是,内塔尼亚胡似乎下定决心要促使特朗普实现他之前的诺言。因此,当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内塔尼亚胡发布的第一条推特就说“我们也非常关注伊朗问题,伊朗一直想要毁灭以色列国,它对全球五大洲都是巨大的威胁。”

虽然这世上所有人好像都认为特朗普“热爱”以色列,但依旧有些评论家指出此人还是神秘莫测,因为他极具不可预测性。我的一些挚友曾拿特朗普与以色列前总理梅纳赫姆•贝京(Menachem Begin)做比较,认为特朗普很可能会和贝京采取类似的措施——当年的贝京为了谋取以色列与埃及的双边和平,决定将以色列军队撤出西奈半岛地区,所以,这些人认为如今的特朗普也很可能会出人意料地迫使以色列终止犹太非法定居点计划,并迫使以色列从约旦河西岸及东耶路撒冷地区撤军。

当然,上述观点只不过是美好的愿景,它显然与现实格格不入。但是,该观点在以色列及西方世界自由党派人士中间却极其盛行,因此,在这里,我们一定需要注意两点:

首先,特朗普身边满是支持以色列的极右分子,他们想要帮助以色列实现这项犹太定居点的殖民主义计划,他们想要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他们还想废除美国与伊朗签订的核条约。

正因如此,当一位崇敬极端白人种族主义组织3K党的白人取代首位非裔美国人成为这个国家的总统时,以色列势力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欢呼喝彩。

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虽然特朗普看上去非常变幻莫测,但是,他所发表的种族主义及侮辱女性等言论都与以色列殖民计划有着千丝万缕的直接联系。历史已经告诉我们,对于此类充满种族歧视与煽动性思想的领导人,如果我们无视其潜在危害性,其后果将会是多么地严重。

作者: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访问学者

叶哈雅译自半岛电视台

http://www.aljazeera.com/indepth/opinion/2016/11/trump-israel-16111209034538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