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9•11,我重新成为了一名穆斯林

9•11事件爆发已有十五年之久,的确,美国穆斯林确实有理由感到绝望,但是,我们依旧有很多理由继续保持乐观。

说到此,9•11之后十五年的今天,以穆斯林的身份生活在美国又是怎样的情形呢?

大量民意调查以及种种迹象都向我们表明了美国同胞眼中的我们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等一众右翼人士总是公开地妖魔化我们穆斯林,连日来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但是,我从未对穆斯林在美国社会的未来有过任何消极想法,我一直都很乐观。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美国穆斯林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功介入到两个重大领域之中,即媒体及政治。这两个媒介可以帮助我们更改别人对我们的错误定义,也能让穆斯林群体拥有更多话语权。

十五年之前,我呆立在第八大街与第六大街拐角处目睹了双子塔的陷落,而那个令人震惊并胆寒的时刻,日后竟成了我生命的转折点。在那天之前,虽然我有着阿拉伯血统,虽然我来自穆斯林家庭,但是,我与这二者几乎没有任何关联,别人只是单纯地认为我是一名美国白人。我那时还经常开玩笑,说我所有的朋友都是西方人,譬如莫妮卡(Monica)、钱德勒(Chandler)、乔伊(Joey)等。

长话短说,2001年9月10日那天晚上上床睡觉时,我依旧是一名美国白人,而第二天,我就成了一名遭人痛恨的少数族裔。

起初,我曾做过激烈抗争,我不愿丢失我的“白人特权”。作为一名白人,我从来不必为个别白人的罪行负责,不知为何,现在的我却要为全球各地任意一名穆斯林的罪行而负责……

随着时间流逝,我慢慢开始接受我作为“少数族裔”的属性。我慢慢开始与伊斯兰信仰有了更多的联系。我父亲本身其实就是一名穆斯林,而我的妈妈则是一名意大利天主教徒,所以,这两种信仰都曾伴我成长。

如今的我是一名自豪的美国穆斯林。虽然有些右翼分子总是胡言乱语,可我依旧坚信,“美国公民”与“穆斯林”这两个身份是完全可以和谐共存的。然而,亲眼目睹很多美国同胞以非常负面的视角来看穆斯林,这也让我们充满了担忧。2001年,美国广播公司(ABC)发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47%的美国民众对伊斯兰信仰抱有好感,39%则表示他们并不喜欢伊斯兰;到2015年12月时,同样的民调显示只有33%的美国民众依旧对伊斯兰抱有好感,61%的人则恰恰相反。

很显然,这十五年间,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对民意的变化起了很大的负面推动作用。但是, 这些极端组织传递给我们的恐怖信息和文明冲突论与美国某些以贬低穆斯林为生的职业偏见分子以及特朗普等通过制造恐惧而为自己谋利的共和党人士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作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挑起了人们对伊斯兰信仰的无端仇恨,他妄称新泽西州有成千上万名穆斯林曾为9•11事件欢呼喝彩,妄称美国穆斯林从未积极配合司法部门的反恐工作,他甚至极不负责地声称“伊斯兰仇恨我们”。

特朗普以及诸多反穆斯林分子诸如此类的言辞带来的后果都写在了民意调查表上的数字里。过去的一年间,我们目睹了一股令人胆颤心惊的反穆斯林主义的犯罪浪潮,某些极端分子肆意攻击我们礼拜的场所,赤裸裸地对我们进行人身攻击,仅去年,就有15名穆斯林死于非命……

令人心痛的是,美国穆斯林儿童生来就要面对诸多仇恨。一项最新研究显示,逾50%的美国穆斯林儿童曾因自己的信仰而遭受欺凌。

既然形势如此严峻,我为何依旧会保持乐观呢?自从9•11事件以后,我们清楚地意识到了媒体界与政界对我们的偏见与错误定义,因此,美国穆斯林群体就开始积极介入到这两个行业之中,慢慢也取得了某些成就。

2001年以前,没有任何一名穆斯林曾成功当选为美国国会议员,现如今,我们有两名穆斯林议员——凯斯•埃里森(Keith Ellison)以及安德烈•卡森(Andre Carson)。此外,还有无数穆斯林成功当选为市政厅议员或当地政府官员,就在几个月前,伊尔汉•欧麦尔(Ilhan Omar)就历史性地以首位美籍索马里人的身份通过了美国众议院议员的初选。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穆斯林也参与到了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之中,不论是地区性政治活动还是全国性的总统大选。实际上,此次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团队中就有一名专职穆斯林对外协调员。同时,美国社会中也出现了国家性的穆斯林政治运动委员会,旨在帮助美国穆斯林更多地参与到美国政治之中。

此前,奥巴马总统也历史性地提名阿比德•古莱氏(Abid Qureshi)担任华盛顿地区法官,如果他最终成功当选,他将成为美联邦首位穆斯林法官。当然,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反穆斯林分子必定将对他进行穷追猛打。

在媒体界,不论是新闻媒体还是娱乐媒体,美国穆斯林都取得了显著成就。如今,我们时不时就会在电视节目中看到法里德•扎卡瑞亚(Fareed Zakaria,美国《外交》刊物主编)、阿西夫•曼迪维(阿西夫·曼迪维)以及《每日秀》的哈桑•敏哈吉(Hasan Minhaj)等穆斯林。除台前外,各个新闻直播室幕后其实还有更多的穆斯林在默默奉献。

据调查显示,在对待穆斯林的态度上,18-24岁的年轻一代美国穆斯林比老年人(占60%)要积极得多。

最新民意调查还指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也是我多年以来一直在宣传的一个事实——只要某人在现实生活中认识某个穆斯林,那么,他对于穆斯林和伊斯兰信仰的态度就会远强于其他人。此次民调中只有25%的独立投票者才会在不认识任何穆斯林的情况下依旧对穆斯林抱有好感。但是,如果某人与某个穆斯林的关系非常密切,情况又会怎样?民调显示,这种情况下,非穆斯林对穆斯林的好感率则高达78%!

共和党人士也大同小异,总体来讲,只有22%的共和党人士才对伊斯兰抱有好感,而这22%之中的59%都有一个穆斯林友人。

正是因为有此类民调的存在,我才有激情与勇气去创建“天狼星电台”,才会每天对我的听众们说:“我想成为你的穆斯林朋友”。穆斯林只占美国不到2%的人口,所以,让每一个美国公民都拥有一个穆斯林朋友几无可能,而媒体恰好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

未来几年对于美国穆斯林而言肯定会充满了挑战,这一点我很确定。但是,我们国家的历史告诉我们,终有一日,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反穆斯林大潮也将退去。在我们之前,犹太人与罗马天主教徒也曾饱受欺凌、侮辱与恐惧之苦,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最终取得了胜利。

在我心底,我深深地坚信,终有一日,我们亦将取得胜利。

叶哈雅译自:

http://islamstory.com/en/9/11-Made-Me-Musli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