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危机下的人道主义

有一名来自意大利的“活动家”,她非常在意自己拍的一张照片,就好像她整个社交网络活动生涯都取决于这张照片,就好像照片中那名叙利亚男孩可怜又沮丧的脸、布满疹子的皮肤还不足以突显出整个叙利亚难民的窘境……无论如何,这名“活动家”依旧想要通过在网上发一张照片来定义什么才是无边的痛苦。

于是,这名“活动家”就递给这名小难民一个小篮子,篮子里装满了采自约旦沙漠的石子,然后让那个小男孩拎着重重的篮子摆好了姿势拍了张照片。

小男孩和他的家人以及许许多多跟他们有着相同境遇的人们居住在安扎在荒漠里的帐篷中,这是个不被官方认可、“非正式”的难民营,这里极其贫瘠,没有水资源,没有电力,甚至没有常规的食物补给……他们所赖以生存的,是临近公路边飞速驶过的司机们所丢弃的杂物。

然而,他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并非营养不良。没有水,就意味着他们无法洗澡、洗衣,这也导致类似“非正式”难民营中的叙利亚人饱受皮肤病之苦。

为了保住自己的帐篷,这些难民会将装满石块的篮子压在帐篷顶上,从而防止他们早已破烂不堪的营房被强风刮走。

那些所谓的“活动家”来到这里拍一大堆照片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目的,他们只不过是为了展示自己对难民们的支持,而他们的这种支持通常始于社交网络,也最终止于社交网络。发表照片时,他们还会添加一些愤怒相关的表情以及貌似很合情合理、很全面却又老生常谈的文字:“行动起来吧!”然后,他们还会附上流泪、伤心的表情,称“孩子们需要我们的帮助”……

于是,网友们就会称赞这些拍照者的勇气、英雄主义以及伟大,从而赞许他们这种其实很虚无的援助。然而,现实生活中,这些“活动家”并没有给那些不幸的人们带去丝毫帮助,他们所做的,只不过是夸大自己并不存在的英勇,只不过是伤害依旧葆有自尊心的难民之尊严,只不过是给沙漠中渴望救赎的难民们带去虚妄的幻想。

照片中迷茫的叙利亚小男孩拎着篮子配合这名意大利“活动家”拍这种突显“绝望”的照片时肯定在想,自己应该可以得到一块三明治,或者一块巧克力。这张照片的确很“完美”,随后,这名小男孩就被邀请游览了死海以及约旦周边其他景点。

当有人愤怒地向我抱怨这种非人道的照片展示时,虽然我并不会对这种展示行为感到惊讶,但我还是很难受。我非常了解此类“活动家”,小时候,身处巴勒斯坦难民营的我备受这种“活动家”的骚扰;青年时期,身为记者的我在伊拉克与黎巴嫩等地采访时又遭到这种“活动家”的斥责,他们警告我不要报导关于这些“活动家”的真相。

前几天,他们又斥责了我,这种斥责只不过是在周而复始地循环,那些大多来自西方国家的“活动家”来到中东地区只不过是为了逃离自己身处的物质主义且沉闷的日常生活。他们认为自己是这场人道主义危机的救星,他们认为自己肩负着“白人的负担”。我们不愿使用“自大”这个词,可他们的确总是认为自己有特权,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虽然这世上确实存在不少真正意义上的人道主义者,他们目的单纯、目标明确、不计个人利益,可是,这世上也存在大量带有其他目的的“人道主义者”,他们的活动背后总会牵扯到利益,他们的行动更多是为了去探险,同时减轻自己的罪恶感。

他们很清楚,中东问题的根源要归咎于19至20世纪的殖民主义。至于当代,他们也很明白,美国发起的伊拉克战争毁掉了伊拉克这个国家,同时造成了该地区数十年的动荡不安。他们很清楚,近几年来西方国家针对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强制武力干涉行为(包括那些打着“人道主义”旗号进行的干涉)到底给后者带来多大的伤害。如今的也门又陷入悲剧之中,虽然媒体一致宣称也门内战纯粹是阿拉伯人内部纷争,但是,其根源还是美国所谓的“反恐战争”,正是那所谓的“反恐战争”才使得也门支离破碎、四分五裂。

然而,对很多人而言,这种话题过于凌乱,过于复杂,过于“政治化”。对他们来说,比起承认自己的道德义务,他们更容易称自己为“活动家”或者去难民营拍摄战争受害者的大量照片……

个人与群体的“道德义务”属于一个敏感话题,因为它所涉及的不只是模棱两可的罪恶感,这种“罪恶感”旨在让人们误以为我们每个人都要为战争负责。“道德义务”所真正需要的,是我们的道德立场,需要我们动员各方力量、施加政治压力并进行直接援助。

很多所谓的活动家给“行动主义”这个词带去了诸多不良印象,以至于这个词早已失去了它的本意。

有些人只是将“行动主义”作为一个平台,用它来为自己的政治理念与意识形态服务,他们无力真正剔除那些狭隘的、源自集体主义式、而非源自真实经历的思想与观念。

对这种人而言,他们自封的“活动家”这一称号只不过是为了自我验证并防止别人发表反对性意见。

还有些人将自己视为救星,比如,他们认为自己能够拯救中东地区受苦受难的儿童,但是,他们却从来不敢鼓起勇气去抨击本国政府的错误政治理念,也不敢抨击政府对一系列战争与悲剧所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然这类“活动家”可能并不会很在意,但是,他们的确坚守着拉迪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英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白人的负担》(The White Man’s Burden)一诗中留给我们的思想遗产:

肩负起白人的重担

派出你们最优秀的后代

捆绑起你们的子孙,让他们流放

去服侍你手下俘虏的需要

他们彻底无视自己的违法行为,他们认为那些受害者与政治无关,甚至认为那些受害者只不过是自食其果……

所谓人道主义,并不是去拍摄一张照片发到网上,它不是什么探险,不是休假,不是为了宣泄压力或消除罪恶感,也不应该是宣扬自己的文化霸权主义或优越感,也绝不应该给难民带去无谓的希望。

真正的人道主义活动家能够给他人生活带去真真切切的改变,他们会时刻关注不同文化的敏感性,他们坚信自己有一种道德义务,他们有能力解读政治事件,也敢于承担起自己该负的责任。

然而,照片中那名拎着篮子的叙利亚小男孩却很可能会给更多的社交网络“活动家”带去更大的欢乐。

可是,那些小男孩却很可能依旧在那里忍饥挨饿,艰难守候。

 叶哈雅译自:

https://www.foreignpolicyjournal.com/2016/09/02/activism-and-its-consequences-syrian-refugees-are-not-subjects-for-a-social-media-galler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