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专家:戴盖头有利于社会和谐

正当许多欧洲国家在为穆斯林女子盖头开展唇枪舌战如火如荼之际,英国牛津大学的两位社会学家对戴盖头的个人心理与社会意义进行了广泛的调查,他们选择的对象是生活在城市中年青与高学历的穆斯林女子。 他们发现,给予她们信仰表现的充分自由,例如戴盖头,使她们感到心旷神怡,热爱社会,同非穆斯林姐妹们融洽在一起,感到温馨,有利于社会和谐。 与此相反,社会对她们施加压力,逼迫他们摘去象征信仰的盖头,结果适得其反,实际上起到了剥夺她们融入社会的心愿和机会,诱发她们对社会生活产生恐惧和抗拒。 假如对穆斯林女子西方化改造是强制性的,不许她们戴着盖头走向社会,如上学或工作,她们必然选择宅守在家里,足不出户,自我封闭,背离社会和谐。 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主办的最近一期《欧洲社会观察》学术专刊登载这份调查报告的全文。

文章的标题是“盖头的内涵:宗教服饰的策略”(Behind the Veil: The Strategic Use of Religious Garb),沃赞·艾克索义(Ozan Aksoy)是这两位作者之一。 他说:“我们发现,对于信仰伊斯兰的女子,她们的高学历、高收入、城市居住、公司工作、手不离电脑,倾向于积极同非穆斯林接触,最能与社会水乳交融。”

他说:“根据我们的分析,现代欧洲社会对有宗教信仰的女子会有偏见,由此而产生歧视,企图引导她们与大众融为一体。 而这些女子以戴上盖头表明自己的心志,她们同大家一样,都是正常人,只是追求信仰自由的这点愿望,对任何人都没有伤害。” 这是牛津大学资助的一项博士后社会研究课题,目的是证明欧洲国家执行对不同文明开放政策,会产生积极的社会效益。 这两位学者深信,信仰是内心的稳定信念,许可他们表现出来,顺其自然,皆大欢喜,而采用任何手段的压制都将引发对立、反抗,甚至仇恨。 一个充满仇恨的社会,其后果可想而知。 艾克索义说:“穆斯林女子的盖头只是内心信念的表达,也是对社会环境的试探。 她们看到周围社会对她们的信仰表示尊重,愿意合作,使她们心情愉快;假如遭到歧视或压制,她们会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反抗,将迫使社会付出代价。”

另一位作者迪耶戈·甘姆贝塔(Diego Gambetta)说:“欧洲社会普遍的民间看法是,穆斯林女子戴盖头是抗拒融入社会顽固不化的表现。事实绝非如此,各人的心里想法比融入不融入社会要复杂得多。” 甘姆贝塔博士是牛津大学资深的社会学教授,兼任努菲尔德学院研究员。 他认为,假如政府行政命令不许她们戴盖头参加社会活动,她们所能做的事只有守在同一民族的群体中,拒绝与社会接触,实际上是剥夺了她们与社会沟通的权利和机会。

这项博士后社会现象的调查研究涉及范围很广,他们走访了二十五个国家,其中有比利时和土耳其,同数千名穆斯林女子直接交谈,包括各种社会类型的身份,她们对各种风格的盖头各有所好,从严实盖头外加面罩到简单的一片轻纱巾。 艾克索义与甘姆贝塔两位教把采集来的准确数据通过数学公式运算,获得科学的统计结果,证明高学历、高收入、城市生活的穆斯林女子对戴盖头普遍的心理倾向。 甘姆贝塔教授说:“正如我们事先预料的那样,受过高等教育在城市里工作的穆斯林年青女子戴上盖头更愿意与非穆斯林接触和交往,她们代表了有信仰女子的积极愿望。 虽然头戴盖头上街,会有遭到歧视的风险,但是这是她们追求信仰与行为自由的表达。 越是信仰虔诚的女子,越是不甘心退缩,她们勇往直前,通过检验认识这个社会。”

(阿立编译自www.theguardian.com/2016-09-0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