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前总理佩雷斯是和平使者?

的确,以色列前总理、前总统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打造了一个很成功的品牌——全世界都认为他是一名高贵且博学的政治家,是一名坚定的和平斗士,认为他能够在一场愚蠢且无休止的争斗中始终保持明智……如今,享年93岁他已逝世,国际媒体充斥着感人至深的褒奖与颂扬,赞扬着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以色列最有决断力的“开国领袖”和“实际的巨人”。

这些歌颂大多都基于对逝者的怜悯,而非客观事实。对于巴勒斯坦人、黎巴嫩人以及所有渴求中东地区和平与正义的人士而言,佩雷斯所遗留下来的问题将继续萦绕在他们心间。

真相就是,佩雷斯从来都不是什么和平斗士,他从未做出任何努力在巴以冲突中谋求公平、公义的政治折中方案,他从未为巴勒斯坦人民谋取一丝尊严与人权,他也并未给他自己的人民带去一个更加安全的未来。他其实是一个坚决反对妥协的领导人,他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而不择手段,从不会去考虑行事的方法与代价。

他也不是一位拥有特殊才能的领袖,他并没有在政治领域有何过人之处。反之,他只不过是所有以色列政客的化身,擅长根据情况不同而随时转换角色。

本•怀特(Ben White)在《中东观察》发表文章称:“过去七十年间,虽然佩雷斯并没有直接赢得选举,但他还是两次担任了总理一职,还担任过一任总统。他是12名内阁成员之一,也曾担任过国防部长、外交部长以及财政部长。以色列国内称他为‘勇士’,国际社会则称他为‘和平使者’。他给外人的印象一直斗士善良且高贵,西方媒体也毫不犹豫地接受并渲染这种名不符实的错误形象。”

起初,佩雷斯害怕自己过于“柔弱”的名声会担心自己在选举中的得票数,因为以色列领导人一般都是硬派军人出身,因此,他通常都会对巴勒斯坦人以及黎巴嫩人处以严酷刑罚,他所犯下的种种战争罪行也都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1996年,佩雷斯下令对位于黎巴嫩西部村庄加纳村的联合国难民营发动攻击,杀伤逾百名无辜平民。佩雷斯的漫长政治生涯伴随着数不尽的战争罪名,事实上,直到他生命的终点,他依旧坚定地支持以色列右翼政府对加沙地区发起的战争,支持以色列政府对加沙地区的封锁。

就算他是一名“和平使者”,他也做得非常失败。佩雷斯坚决拥护《奥斯陆协议》,他认为该协议能够确保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地区的非法占领,能使巴勒斯坦变为支离破碎的班图斯坦(南非黑人家园隔离制家园),可是他却从未为此承担任何责任,也从未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悲惨境遇表示过任何悔恨。

佩雷斯的“名望”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横跨他漫长的政治生涯。早在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领土建国以前,他就参加了犹太复国主义地下武装组织。他所在的犹太法国主义组织哈加纳负责实施了“Dalet计划”,其宗旨就是清洗巴勒斯坦地区的原有人口。

乔纳森•库克(Jonathan Cook)引用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教授雅隆•埃兹拉希(Yaron Ezrahi)的文章指出,作为以色列开国总理戴维•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的忠实门徒,虽然佩雷斯的“最大成就”都是在暗地里取得的,可是,在他政治生涯中,他一直都是一名焦点人物。

佩雷斯的一大“成就”,就是让以色列拥有了核武器。虽然中东列国都“无权”研制核武器,佩雷斯却成为了整个中东地区唯一的核武器之父。

库克还称:“佩雷斯和他的前辈们一样,他们都坚信确保以色列地位的关键就是核武器,坚信核武器能够确保以色列在华盛顿以及中东阿拉伯国家面前都拥有坚不可摧的地位。”

由于美国人对以色列核计划的反对,佩雷斯暗中谋得了英国、法国、挪威以及其他国家的支持,从而实现他自己的野心。

纵然如此,佩雷斯整个职业生涯中依旧不断谈论着“和平”。就连他的竞争对手,也被他的华丽辞藻以及假装出来的“真诚”所折服。“热爱和平”的佩雷斯以及残暴打击巴勒斯坦人民的阿里埃勒•沙龙(Ariel Sharon)共同构造出一个假象,让以色列看上去是一个健康且民主的政府。

然而,真正可笑的,是佩雷斯与其政治竞争对手之间的不同之处,其中也包括以色列前总理伊扎克•沙米尔(Yitzhak Shamir)。他们的不同之处其实根本不明显,而所有的不同,都与以色列内部事物有关。

举例而言,1983至1984年、1986年至1992年间两次担任总理一职的沙米尔,是犹太复国主义“莱希” (Lehi)恐怖组织的成员,该组织亦称“斯特恩帮”(Stern Gang),当时,佩雷斯隶属于哈加纳组织。纵观此二人的军旅生涯以及政治生涯,他们都曾合作实施针对巴勒斯坦人民的种族清洗,都曾发动对巴战争,都曾扩大非法犹太殖民地,都在1967年战争以后努力吞噬巴勒斯坦领土。

然而,“高贵的佩雷斯”发言时总是非常谨慎,他的确是一名狡猾的外交官,而沙米尔却非常直率且暴躁。虽然沙米尔和佩雷斯在国际社会各自扮演着强硬派与和平使者的角色,但他们各自领导的政府都竭尽全力守护着通过暴力与非法吞并而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也都大力发展犹太定居点扩建。

1994年十月,佩雷斯与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及伊扎克•拉宾(Yitzhak Rabin)一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拉宾遭一名犹太极端分子刺杀身亡,阿拉法特疑因中毒身亡,而佩雷斯则活到了93岁。纵观佩雷斯一生,他一直致力于为以色列谋取利益,为以色列发动的种种战争找借口,并致力于封锁巴勒斯坦地区并发动军事占领行动,其代价,就是践踏巴勒斯坦人民的基本权益。

或许,对以色列人以及西方主流媒体而言,佩雷斯是一名英雄,而对巴勒斯坦人民、黎巴嫩人民以及众多知晓真相的人来说,他只不过是又一名逃脱惩罚的战争犯而已。

 叶哈雅译自《阿拉伯新闻网》

http://www.arabnews.com/node/992616/column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