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受害者的角度看西蒙 佩雷斯

 

(1996年4月30日,在黎巴嫩南部的小镇推罗,官员和哀悼者们在一个大规模的葬礼上,他们围绕着覆盖了黎巴嫩国旗的棺柩。这些受害者们是在以色列对黎巴嫩南部小镇加纳的联合国避难所进行的炮击中丧生的。该事件发生于4月18日,当时西蒙·佩雷斯时任以色列总理,这次行动他所下达的命令之一)(图片来自于美联社)

关于西蒙·佩雷斯的讣告已经发布出来了,毫无疑问的是,关于他住院治疗的消息早已被媒体炒作成了新闻。

对于佩雷斯一生的盖棺定论非常清楚,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早已表明了他的看法:佩雷斯是一个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的人,这已经充分展现在他对中东地区和平的不断探求与努力之中。

 而据我的猜测,很好会有讣告会从犹太复国主义和以色列的受害者角度,去审视佩雷斯的生涯和活动。

他身居诸多政治高位,对世界各地的巴勒斯坦人都产生了莫大的影响。他曾经是以色列国防部部长,主管国防事业;也曾经是负责加利利和内盖夫地区发展的大臣,他还曾担任过总理和总统。

在所有他担当的政治角色中,他所作出的决定和他批准的政策都促成了对巴勒斯坦人的摧毁,但是却既无益于推进中东和平进程,也没有促进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和解。

1923年,西蒙·佩雷斯出生于当时隶属于波兰的一个小镇。1934年,移民到巴勒斯坦。随后,他就读于一所农业学校,虽然他只有十几岁,但是却成为劳工犹太复国主义组织的积极参与者,该组织受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领导。最终,在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努力下,促成了年轻的以色列国家出现。

作为运动中青年干部的领军人物,佩雷斯吸引了英属巴勒斯坦地区犹太准军事力量——哈加纳组织高层人士的注意。

核轰炸

1947年,佩雷斯被该组织完全征募,并被该组织的领导人了戴维·本-古里安送往国外去购买军事物资,这些物资后来都应用于1948年的那场浩劫之中,也就是用于对巴勒斯坦的种族清洗,并且抵御阿拉伯联合部队那一年进入巴勒斯坦地区的军事行动。

佩雷斯在国外,主要是美国,生活了几年,这一时期他忙于采购军事装备,并致力于打造以色列的军事工业,回国后,他成为以色列国防部部长。

在1956年入侵埃及之际,佩雷斯一直在积极打造以色列与英国和法国的同盟,最终他得到了来自法国的回报,以色列将从法国获取发展核武器能力的支持。

事实上,的确是佩雷斯本人在负责管理以色列秘密核武器计划的实施。

同样重要的是,在本-古里安的指导和感召之下,佩雷斯对于加利利地区犹太化展示出极大的热情。尽管遭遇过1948年的种族清洗,但是作为以色列一部分的加利利仍然是巴勒斯坦式的农村和景观。

佩雷斯的真实想法是征收巴勒斯坦地区的土地,建立纯粹的犹太城镇,就像卡尔梅尔和上拿撒勒一样。他还在这个地区建立基础的军事力量,以便破坏巴勒斯坦城市和乡村之间的领土毗连。

对于巴勒斯坦农村地区的毁灭性破坏,导致了巴勒斯坦传统农村消失,农民被迫转变为不能充分就业、缺少食物和教育的工人阶级。我们今天仍然在面对这个悲惨的现实。、

移民的拥护者

佩雷斯在政治舞台上消失了一段时间,那是因为他的老师,以色列开国总理本-古里安,在1963年被新一代的领导人所排挤,被迫边缘化。

1967年的战争之后,佩雷斯重返政坛,他的第一个职位是负责已占领领土的部长。在任职期间,他力图将领土合法化,追溯对于领土占有的历史资料,并把该机制用来解决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冲突。

正如今天我们大部分人所意识到的那样,主张定居点的利库德集团在1977年上台之际,犹太人定居点的基础设施,特别是在约旦河西岸的形势,已经使得 “两国制”的解决方案成为一个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1974年,佩雷斯的政治生涯开始变得与他的竞争对手伊扎克·拉宾紧密联系起来。这两个政治家都难以容忍对方,但为了政治生存必须在工作中紧密联系。

然而,在以色列对于巴勒斯坦人的策略中,他们却共同坚守犹太复国主义者对于移民者聚居地的观点,垂涟尽可能多的巴勒斯坦土地,并且要尽可能少的巴勒斯坦人。

他们的良好合作开始于1987,也就是始于那一年对于巴勒斯坦起义的残酷镇压。

在这一艰难的伙伴关系中,佩雷斯的第一个角色是1974年拉宾政府的国防部长。佩雷斯面对的第一个主要危机,是位于约旦河西岸的城市纳布卢斯不断高涨的弥赛亚殖民者运动,也就是虔诚救徒集团的殖民扩张活动的挑战。

拉宾反对新的定居点计划,但佩雷斯支持移民,支持殖民的计划。现在以色列占据纳布卢斯地区,这应该归功于他的努力。

1976年佩雷斯引导的政府政策在占领的地区得以实施,他坚信可以与约旦达成交易,其方式是约旦河西岸处在约旦的管辖范围内,但实质上要处于以色列的治理之下。

他在约旦河西岸发起市政选举,但是让他感受到吃惊和失望的是,候选人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所认同的成员,而不是忠于约旦哈桑王族的候选人。

但是,佩雷斯在1977年以后仍忠于他命名为““约旦的选择”的组织,以其作为反对党的领袖。在他再度执政的时候,也就是1984-1988年与利库德集团进行联合的时候,他一直致力于推行基于这一理念的谈判,直到1988年约旦国王侯赛因决定放弃约旦与约旦河西岸的任何政治联系。

以色列的国际面孔

20世纪90年代的佩雷斯,出现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更为成熟,也更加清晰。无论他是否执掌政府,他都是以色列的国际面孔,即使是利库德集团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主要政治力量之后,也是如此。

在20世纪90年代初拉宾的政府中, 1995年拉宾被暗杀后,佩雷斯担任总理。然后,从1999年到2001年,佩雷斯在埃胡德·巴拉克的内阁中担任内务部长,此间致力于推进他所定义的“和平”的观念。

他不再希望与约旦或埃及共享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统治,而是期待着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分享权力。这个想法被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领导人亚希尔·阿拉法特所接受,他一直期待着能够推行一个有利于巴勒斯坦解放的新计划

这一概念被正式纳入了1993年的奥斯陆协议,并得到了以色列国际盟友的热情回应与大力支持。

佩雷斯是这项和平进程的主要推动者,而这将为建立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之间更大的种族隔离撑起一把国际上保护伞。因为以色列占据着大片区域,巴勒斯坦人只是散居在其中而已。

佩雷斯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而事实上这是对于巴勒斯坦地区及其人民的毁灭进程,这再次证明了世界政府对于受害者的漠视、误解,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我们很幸运地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全球的文明社会的伪装一面得以暴露出来,通过联合抵制,撤出投资和制裁运动,支持该地区建立一个国家的解决方案,所有这些都被揭示出来。正是因为这样,一个更加有希望和更加真实的道路将会在未来显现。

加纳

担任以色列总理期间,佩雷斯对于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痛苦的历史做出过额外的“贡献”。

为了应对在黎巴嫩南部以色列驻军与真主党之间多次的小规模冲突,该冲突开始于1982年,是真主党和其他反对以色列占领组织领导进行的,并且在2000年将以色列赶出这一地区。1996年4月,佩雷斯命令轰炸整个地区。

以色列的这次行动代号是“愤怒的葡萄”。这次行动中,以色列的炮击造成了100人以上的死亡,许多平民在轰炸中逃散,来自斐济的联合国维和人员也来到了加纳旁边的小镇里。

联合国的调查显示,以色列进行炮击的原因是一个“不幸”的意外,而且这场大屠杀并没有削弱佩雷斯作为一个“和平缔造者”的国际声誉。

在这一世纪,佩雷斯是一个象征性领袖的成分要大于一个活跃的政治家身份。他建立了在没收雅法巴勒斯坦难民财产基础上的佩雷斯和平中心,继续宣传建立在小面积土地上的巴勒斯坦“国家”,真正的独立和主权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这种方案永远不会被实行,但是如果这个世界继续致力于宣扬应用佩雷斯的遗产,这将让巴勒斯坦人现在的痛苦继续延续下去。

西蒙·佩雷斯是一个被美化的犹太复国主义的象征,然而事实却暴露在他扮演的角色所造成的痛苦和冲突中。认识到真相,至少,帮助我们理解如何前行,并且有助于消除佩雷斯创造的不公平和不公正。

----------------------------- 

作者伊兰·帕普出版过多部书籍,是历史学教授,也是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欧洲巴勒斯坦研究中心的主任。

孙溶锴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