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与民主

你是否曾想过,作为伊斯兰世界的中心,中东地区为何一直处于混乱状态?为何中东地区没有和平稳定与有效的管理,也看不到发展?如果用传统的方式去理解“和平”“民主”“发展”这些字眼,恐怕,这些字眼就是中东地区最缺的东西了。

很多人把中东乱象归咎于伊斯兰,将中东地区以及其他穆斯林国家的陈旧、落后与停滞都推给了伊斯兰信仰。然而,这一切谬论都毫无公义可言。

伊斯兰从未阻碍过穆斯林的发展。古兰经不断地要求穆斯林要思考宇宙万物,要思考他们所生存的世界,要求穆斯林追寻生存与造化的意义。正因如此,早期穆斯林先辈们近一千年间都充满了对新想法的渴求与接纳,不论这些想法源自何处,使得伊斯兰文明统领世界近千年。

虽然现在这么说可能很难以置信,但是,如果没有伊斯兰文明,如果没有穆斯林先辈们打下的根基,西方科学几乎没有发展的可能。

同样,妄称伊斯兰无法与民主共存、妄称伊斯兰与现代民主政府互相对立,也属于谬论。早在西方的民主概念萌芽之前,伊斯兰世界就已经提出了“舒拉”制(协商)及“Ijima”(公决)制。

伊斯兰要求每个穆斯林群体都要组成一个者玛体(集体),每个集体都必须要有一个领袖(埃米尔),纵然一个集体只有两名穆斯林,他们二人也要选出一名埃米尔。穆圣(愿主福安之)归真后,穆斯林大众据此推选艾布•拜克尔(Abu Bakr)为首任哈里发,他之后的另外三位哈里发也是按照该程序推选而出。伊斯兰不光和民主完美地融为一体,伊斯兰信仰的本质就包含着民主。

中东地区有些国家虽然没有全盘复制西方式的民主,可他们与极权主义独裁还是免不了干系。这些国家从本质上来说都属于部族社会,其中很多国家都遵循着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某种社会契约。

当然,该区域确实是独裁主义的温床,没有人监管那些独裁者,没有人问责该区域的人权问题、腐败问题以及滥用职权。很多独裁者之所以能够存活这么长时间,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某些众人皆知的支持者们在其背后的扶持。

诚然,当这些国家上世纪获得独立时,他们已经摆脱了殖民统治,但他们又有了新的独裁统治,其中很多人都是军人出身。

如今,美国和伊朗貌似很友好,但是,谁又能忘记,美国中情局(CIA)与英国军情六处(M16)曾合力发动政变迫使伊朗民选首相穆罕默德•摩萨台(Mohamed Mossadeq)下台。此次政变,也是中东地区最臭名昭著的政变事件。

摩萨台为自己的正直、清廉为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摩萨台曾就读于欧洲顶尖大学,期间,他目睹了帝国主义所耍的各种政治手段。他敢于将英伊石油公司收归国有,从而终止了西方列强对伊朗经济与石油工业的剥削。1953年那场政变使得伊朗后退了好几十年,同时也会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奠定了基础。

罗伯特•费司科(Robert Fisk)评述此次政变时批评了摩萨台与中东国家略显生疏的所谓民主,他认为这次国际性的阴谋政变并非出是空穴来风,这世上还有很多新近独立的国家因为不遵循西方民主制度而付出了代价。

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ain)与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Qaddafi)和伊朗的摩萨台命运相近,石油在他们所遭受的政变中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并不喜欢萨达姆,他的生与死都带给了伊拉克人们无尽的苦难,给自己的国家、国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他对自己人民残暴、野蛮的迫害几乎可以说是无人可比的。但是,那些违反国际法规公然入侵伊拉克并推翻萨达姆统治的政客们却给伊拉克人民带去了更大的苦难与无言的恐惧和破坏。不论萨达姆犯了什么罪,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打着“民主”“自由”“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旗号去摧毁一个国家、一个文明。

目睹萨达姆的遭遇后,可怜的卡扎菲绝望地想要“修补”自己的过失,他向西方示好,同时自愿放弃了很多无用的武器弹药,他为法国总统尼古拉斯•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英国首先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送去大量物资与钞票,同时签订了价值好几十亿的商业合同……然而,当后者将矛头指向这位服务了利比亚近三十年的男子时,他的所有付出都打了水漂。他的西方“盟友”们转变地极其迅速,整个变化也极其惊人。当西方将这位利比亚领导人视为一个不稳定因素时,他们就开始追捕他,最终在全世界面前如宰牲般杀了他。

难道,这就是民主与自由的胜利?全世界好像都非常支持爆发在马格利布街头(Maghreb)的“人民的力量”,他们好像都非常支持这股力量最终演变为“阿拉伯之春”的一个分支。然而,推翻利比亚和伊拉克残暴却井然有序的统治以后,取而代之的却是更加难以置信的混乱。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也无法对上面这个问题给出一个简单而直白的答案。现如今,叙利亚正经历着相似的遭遇。随着2011年马格利布革命的爆发,叙利亚人也在大马士革发起革命,意图推翻掌权的叙利亚社会党。叙利亚人为他们的革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截至目前,已有逾30万人丧生,叙利亚全国近半数人口流离失所成为难民。只有真主知道叙利亚何时才能再次迎来光明。倘若叙利亚也有大量的石油,那么,它很有可能就会唤醒这个世界的“良心”,就会促使国际社会进行干涉。

让我们再次回到之前那个问题,如果我们说中东地区缺少民主与负责的政府,也看不到任何发展,那么,这种混乱状态很大程度上还是要归咎于殖民者及其没有终点的操控游戏、剥削与单方面盈利。

如果各方力量真的能够在中东地区遵循他们在其他地区发展遵循的民主、自由与人权法则,那么,当其他地区都在稳步发展时,中东地区就不会陷在如今这种混乱状态之中,就不会陷在这种无政府、腐败横行、战争不止的状态。

虽然殖民主义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殖民主义的遗留依然以机构与政策的形式祸害着穆斯林世界。英法两国在一百多年前秘密签订的《赛克斯-皮科协定》给中东地区带来了无尽的混乱与灾难,瓦解了奥斯曼帝国,也为以色列在该地区中心区域持续制造不稳定奠定了基础。

叶哈雅译自《阿拉伯新闻网》

http://www.arabnews.com/node/984971/column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