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 之后美国反恐一错再错

(编译者按:这是今年9月11日出现在英国《卫报》上的头版文章,以个人名义对美国“9-11事件”发表见解,扼要评述了十五年来美国反恐政策的失误,直到今天还没有走出这条死胡同。作者是莫斯塔法·白尤密MoustafaBayoumi,背景不祥,从名字看来,他可能是穆斯林。)

十五年前的今天,我正在美国纽约,亲眼目睹了这个国家遭受有史以来最惨重的一次打击。回顾当年的恐怖情景,令人胆颤心惊,历历在目,就好像发生在昨天。那天是9月11日,星期二,阳光明媚,风和日丽,这也意味着,发生灾难时的现场及其周围,铺天盖地飞扬着棉絮般的漂浮物、粉尘和烟雾,看得清清楚楚。事后不久,全城的街头巷尾灯柱上、墙壁上、布告栏里都贴满了无数张寻人启事,大多数都是手写的字迹,要求协助寻找失联的亲友。烟熏火燎的气味弥漫全城每个角落,几个星期才慢慢散去。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都感到震惊,也都为这场灾难造成的重大伤亡而悲伤。

灾难降临的那一刻,惊心动魄,我回想起当时的惊恐万状,心里充满了悲痛和沮丧。我亲眼看到第一架飞机向世贸大楼冲撞去,不到二十分钟,又一架类似的飞机冲向双子大厦的另一座大楼,立即意识到这不是一场航空的意外事故,而是蓄谋已久的战争。我当时就有一种预感,假如肇事者是穆斯林,这下可完了,生活在美国的穆斯林都将遭遇重重艰难,不会有好日子过。

那天发生的“9-11事件”之后,美国政府宣布大张旗鼓展开在全世界的“反恐战争”,这场战争延续了整整十五年,至今看不到尽头,国会里一直在争吵是否宣布命令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美国。有许多政客援引美日太平洋战争期间采取的监管日本侨民政策,把他们统统集中关押起来,以保国家与社会的安全,对当今的穆斯林居民可以如法炮制。有些州开始对本地穆斯林人口进行户口登记,并且试图宣布对二十四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非移民限制。这些措施在跃跃欲试的时候就暴露了各种灾难性恶果。

首都华盛顿乔治城大学一项研究说,美国大多数民调机构都一致发现,社会上普遍发生同穆斯林民众的紧张关系,反穆斯林的暴力行为直线上升,有超过一半的穆斯林居民遭受到欺凌和侮辱。与十五年前的“9-11事件”之前向比,2015年在美国的穆斯林所遭受的侵扰上升了六倍到九倍。十五年来,局势愈演愈烈,越发复杂,不确定性有增无减。造成穆斯林艰难际遇的原因有许多,例如美国卷入一场纠缠不清、难以摆脱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不堪重负,无尽无休,导致整个中东地区不稳定的乱局;恐怖主义和极端分子在全世界报复和肆虐,滥杀无辜,影响恶劣。这些都给美国国内的反穆斯林情绪火上浇油,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据《华盛顿邮报》新闻,今年的劳工节(九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一,今年是9月5日)前后,当美国公民们享受着劳工假日、金秋美景消闲度假之时,美国的海外兵团对六个穆斯林国家加紧军事行动,连续十多轮狂轰滥炸: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索马里和阿富汗。大多数美国人对美军在海外轰炸和杀人,都已变得麻木不仁,没有人关心这些“闲事”。反恐越反越恐;凡是美国人插手的地方,局势更加恶化,和平遥遥无期。我们是否应该扪心自问,十五年过去了,我们的政府从“9-11事件”之后的反恐战争中究竟吸取了什么教训?

今年是“9-11事件”的第十五年纪念日,这一天正巧同穆斯林世界的宰牲节(古尔邦节)相吻合,这是穆斯林世界最重要的两大节日之一。这里没有什么神秘或巧遇,因为穆斯林世界普遍遵循以月亮的圆缺为准的“阴历”,每年与世界通用的“阳历”大约有十一天的差异。许多不同的纪念日都可能相隔许多年互相吻合。这两个事件在今年的相遇提醒我们思念先知易卜拉欣,他是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三大宗教共同尊崇的先知圣人,说明这三大文明同根同源,彼此都是表兄弟,我们之间的认同应当大于分歧。由此可见,我们的责任应当是寻求共同发展与和平的光明大道,而不是兄弟之间互相仇恨和厮杀,势不两立,相信什么“文明冲突”。

穆斯林在美国有数百年的悠久历史,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客观事实。到“9-11事件”纪念日再次与穆斯林古尔邦节相遇时,将在三十三年之后,到那时,穆斯林仍旧还是美国的正当公民,伊斯兰构成美国文化的一个有机部分。到了那一天,我深信,所谓的“反恐战争”只记录在学校的历史教科书中了。

(阿立编译自:www.theguardian.com/2016-09-1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