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穆斯林不畏艰险,志在求知

哈瓦那讯:在古巴,有个小小的穆斯林群体,他们基本不会讲阿拉伯语,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清真寺,但是,他们依旧践行着自己的信仰,安静的度过了又一个斋月。

在哈瓦那老城区一座殖民主义风格的建筑之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绿白相间的尖塔高高耸起。此地,正是古巴穆斯林过去一年礼拜的地方。

走进去以后,你会发现礼拜殿内挂着阿拉伯语书法作品以及一面巴勒斯坦国旗,还摆放着带有西班牙语翻译的古兰经。

在炽热夏日午后,哈维尔(Javier)微笑着用阿拉伯语问候着访客们:“Assalamu Alaikum”(愿主赐予你平安)。哈维尔出生在天主教家庭,两年前,他皈依了伊斯兰。

谈到自己的皈依,哈维尔说:“我发觉圣经的内容不算完整,所以我就改变了自己的信仰。” 哈维尔的皈依可以说是非比寻常,毕竟,古巴70%的人口信仰基督教以及土著宗教。

目前古巴共有1万1千名穆斯林,这个数字不足古巴总人口的0.1%。有专家指出,古巴最初出现伊斯兰信仰,要归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来古巴求学的巴基斯坦等国留学生。

艾哈迈德•阿奎罗(Ahmed Aguelo)17年前皈依了伊斯兰,如今,他管理着这座能容纳200多人参加聚礼的清真寺。他说:“经常会有游客经过这条街,当他们发现这儿有座清真寺时,他们都很惊讶。我并不是正式的伊玛目,因为我们这儿并没有什么信仰培训课可以参加,但对于基本的东西,我还是有所了解的。”

几百米开外有一块约两公顷的空地,那儿挂着一个广告牌,指明该地将修建一座专门的清真寺。这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去年2月对古巴政府作出的承诺。

然而,该工程至今尚未开工。去年6月,古巴政府通过了修建清真寺的申请,它们决定把古巴首座清真寺建在哈瓦那古城中心。

负责清真寺项目的“阿拉伯之家”组织负责人里戈韦托•梅嫩德斯(Rigoberto Menendez)说:“我们在入口处写了‘清真寺’三个字,因为这座楼本身就是用来给我们礼拜的。当然,真正的清真寺应该有更多的空间,但是,重点在于我们要给穆斯林提供一个能聚到一起礼拜的场所。”

为了拥有一块礼拜的地方,古巴穆斯林已经奋斗了整整25年。

1988年,佩德罗•拉佐•托雷斯(Pedro Lazo Torres)皈依了伊斯兰,据信,他是古巴首位本土穆斯林。他说:“我们的会面地点遍布城市周边各个公寓,我可以在古巴自由地信仰我的宗教,毫无拘束。”

对那些严守教规的穆斯林来说,神圣的斋月还是比较困难的。根据圣行,穆斯林开斋最好的食物是椰枣,可是,古巴根本不长椰枣。

托雷斯阿拉伯语名字叫叶哈雅,他说:“所有东西都是进口的,沙特大使馆给我们送来了椰枣、传统服饰和清真的肉。全凭安拉的援助,我们的日子还过得去。”

今年33岁的阿兰•加西亚(Alen Garcia)是非洲后裔,他说自己皈依伊斯兰以后放弃了太多太多:“当我告诉我朋友们我已皈依伊斯兰以后,他们都离开了我。皈依伊斯兰,就意味着放弃朗姆酒、猪肉火腿、舞会等等。换言之,皈依就意味着放弃古巴文化的精髓。”

古巴的大学并没有开设阿拉伯语课程。

加西亚说,来拉丁美洲医科大学留学的乍得、阿富汗、利比亚等国阿拉伯语学生免费给古巴穆斯林教授古兰经、阿拉伯语。他们还通过离线手机软件学习阿拉伯语。

傍晚,开斋的时间快到时,礼拜殿里慢慢挤满了前来礼拜的人。孩子们在旁边的母婴室打闹着,玩耍着,母亲们都戴着面纱。

给大家分发开斋食物的老人名叫莱昂内尔•迪亚兹(Leonel Diaz),现在,他管自己叫穆罕默德,73岁那年,他皈依了伊斯兰。他说:“拥抱的美好的事物永远都都不嫌太晚。”

雅奎啉•迪亚兹(Yaquelin Diaz)的伊斯兰名字叫阿伊莎,她曾在西班牙生活了八年。正是在那儿,出于她巴基斯坦姐夫的影响,她皈依了伊斯兰。阿伊莎说:“由于我们的生活习惯不同,很多人把我们看作外国人,他们无法相信‘他们的国家’竟然还生活着穆斯林,可他们不知道,伊斯兰在古巴正在蓬勃发展。”

她还说:“古巴唯一缺的就是一家伊斯兰服装店。沙特的兄弟姐妹们总是给我们送衣服过来,但我们不能老是靠施舍过日子,我们需要有自己风格的店铺,我们需要拥有在古巴宣传伊斯兰的能力。”

清真寺伊玛目艾哈迈德补充道:“不论什么事,都会随着历史的变迁而变化。你看吧,美国在上世纪杀害了成千上万的黑人,现在呢,美国已经有了一位黑人总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