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文件的百岁纪念

惊人文件的百岁纪念——瓜分中东、导致致命不稳定因素的秘密协议

一百年前,1916年5月16日,是《赛克斯-皮科协定》 签订的日子。这份协议划分了现代中东地区的格局,同时也造成了如今的混乱局面。上述协议中,马克•赛克斯(Mark Sykes)代表英国,弗朗索瓦•乔治•皮科(François Georges-Picot)代表法国,俄罗斯方面也参与签署了这份协议,它瓜分了中东大部分的领土。如今,我们有必要再次重读《赛克斯-皮科协定》,因为它所犯的两大错误很可能还会重演:一个是形式,一个是本质。

——瓜分中东、导致致命不稳定因素的秘密协议  

马克•赛克斯(左)和弗朗索瓦•乔治•皮科(右)

关于形式:这份由欧洲三个帝国主义势力起草的协议,是欧洲背信弃义的经典案例。不必惊讶,同盟国没有咨询过中东地区原住民就秘密瓜分了该地区。乔治•安东尼奥斯(George Antonius)在1938年写道:“这是一份令人震惊的协议,它是贪婪的产物,是令人瞠目结舌的两面派做法。”《赛克斯-皮科协定》是一个有着深远影响的阴谋,它为日后中东地区的不断冲突奠定了深远的基础。

《赛克斯-皮科协定》造成的不良影响导致当地人惧怕外国势力的干涉,对于如何辨别普遍流传的真假动机,该协议也不失为一种解释。同盟国对中东地区国土的瓜分在1916年看上去还挺聪明,未曾想,这种瓜分方式导致了一整个世纪的互相猜忌、恐惧、极端主义、暴力冲突以及不稳定。简言之,《赛克斯-皮科协定》就是使中东地区成为乱世的最主要原因。

关于实质:简而言之,法国占领了叙利亚和黎巴嫩,英国得到了巴勒斯坦和伊拉克。然而,实际操作却一点也不简单,因为它们需要解决边界、行政以及相关权力主张等问题。譬如,法国推翻了叙利亚的君主制统治,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凭空创造出了现如今被称为约旦的国家。出于黎巴嫩天主教势力的压力,法国政府牺牲了叙利亚人利益,转而增大了黎巴嫩的国土面积。

然而,最主要的问题无疑就是谁控制圣城巴勒斯坦的问题,由于英国含含糊糊的将该地同时许诺给了阿拉伯人(1916年1月的《麦克马洪-胡赛因宣言》)以及犹太复国主义者(1917年11月的《贝尔福宣言》),这个问题简直就是最烫手的山芋。英国不仅仅将该地出卖了两次,它还欺骗阿拉伯人与犹太人同时争夺对圣城的控制权。

瓜分中东、导致致命不稳定因素的秘密协议

(赛克斯-皮科协定中的地图)

百年之后再回头看《赛克斯-皮科协定》,我们发现,该协定几乎没有任何可取之处,恰恰相反,它充满了恶意。它为日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流氓政权奠定了基础,它也是黎巴嫩内战以及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关系恶化的导火索。

百年之后的今天,再回首看这份协定,我们发现,该协定的最大成就,应该就是叙利亚与伊拉克两国的诞生,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值一提。随后,这两个国家从哈菲兹• 阿萨德(Hafez al-Assad)和萨达姆•胡赛因(Saddam Hussein)领导的极权主义国家转变为了三个“渺小的”国家。一切的转变也都惊人的相似。这两个国家都拥有由伊朗支持的亲什叶派政府,同时还有由土耳其与沙特支持的逊尼反对派,以及由美国、俄罗斯支持的库尔德武装。

 

03.jpg 

伊拉克的萨达姆•胡赛因以及叙利亚的哈菲兹• 阿萨德

随着“伊斯兰国”抹掉叙利亚与伊拉克的边界,《赛克斯-皮科协定》也就“走向了终点”。然而,很多观察家都见证了这两个国家的分裂——它们变成了六个小国家,就地区平衡而言,这不失为一件好事,因为,这些小国家基本属于同一族群,同时,它们的实力也远不如之前的政权。

《赛克斯-皮科协定》对今天的我们有着简明却无比重大的教育意义——外国武装势力绝不能单方面决定他国的命运,尤其是以偷偷摸摸的方式去做决定。这么说可能很老套也很明显,但是,在这个国破人亡、混乱不堪的时代,帝国主义势力再次妄想由自己掌控整个形势,正如他们2011年对利比亚进行的干预再次以失败而告终一样,等待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等国的也是相同的命运。除上述这些冲突之外,胡佛研究中心的迈克尔•伯恩斯坦(Michael Bernstam)还提出要对中东地区“陈旧且人为”的地理区域图进行重新划分。

与其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一个软弱无力并且处于无政府状态的地区,列强势力倒不如后退一步,然后唤醒当地人,然他们自己担起重担;与其一直将中东地区人民视为没长大的孩子,我们这些局外人还不如去正视他们,然后帮助他们取得成功。只有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充满暴力、残暴且四分五裂的中东才会变得越来越好,只有这样,中东人民才有可能解决《赛克斯-皮科协定》的遗留问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