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尼斯恐怖袭击背后你所要知道的一切!

十四号深夜,法国尼斯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一辆卡车冲进正在观看烟花表演的人群,已造成逾八十人死亡,上百人受伤。造成伤亡重大的原因在于当地正在举行国庆日庆典,户外活动的人员众多人流密集。早上看到这条消息血饮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又是法国?能不能换个人啊?不能逮住一个人往死了坑吧?在这篇文章里血饮就分析下为什么法国这么倒霉,顺便也让大家看下目前已经满目疮痍的欧洲。

先让我们来看一下法国发生的三次恐怖袭击事件的共同点。第一,这三起恐怖袭击事件都发生在法国总统奥朗德领导的中左翼联盟执政时期;其次,他们都发生在欧洲央行利率会议前十五天左右的时间内;第三、恐怖袭击发生前,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均暴涨,而事件发生后均大幅回落;第四、美国共和党和以色列联合培育的恐怖组织明确对前两次恐怖袭击事件负责;第五,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犹太社区第一时间得到保护,并且恐怖袭击发生点全部避开了犹太聚居街区。

血饮来挨个分析这五个共同点背后隐藏了什么秘密。首先,这三次恐怖袭击事件都极大的打击了奥朗德领导下的中左翼联盟。为什么这么说呢?问题的答案在于奥朗德的中左翼政府和德国默克尔政府在欧洲议会强强联手,数次反对欧洲央行开启量化宽松,虽然欧盟最终在压力下开启了第一轮量化宽松,但是第二轮宽松始终没有展开。与日本这个华尔街的好儿子不同,欧洲的法德两国显示了自己的倔强和骨气,死撑着就是不放水。在奥朗德政府对抗美国量化宽松压力下,美以的走狗伊斯兰国对法国发动了三次无情的恐怖袭击。那么这里就有人会问为什么美国要着力打击法国而不是德国呢?因为从经济结构上看,法国是一个以金融为主业的国家,他是一个采购经理指数常年在五十以下的国家,本质上说,他和美国英国在经济主张上应该是一样的,但是法国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国家,他要保持国家的独立自主。

中左翼联盟上台以后,法国与德国合作就可以保证法国的欧洲大国地位,同时保持金融独立不受制于犹太资本控制。我们都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法国经济偏金融就注定了他国内的资产阶级在经济主张上天然存在裂痕,这种裂痕在政治上就表现为中左翼政府与右翼甚至是极右翼的法西斯政党国民阵线之间矛盾的不可调和。经过三次恐怖袭击,目前奥朗德政府的支持率已经在下降了不少,而法西斯政党国民阵线则步步紧逼,英国退欧后,其领袖勒庞公然主张通过公投脱离欧盟,这与奥朗德政府与德国联合组建大欧罗巴的计划是完全背离。在尼斯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前,德国政府声明要将欧元结算从英国伦敦收回德国,而法国政府则也乘着英国退欧推出大量优惠政策吸引国际资本,七月六号,法国总理瓦尔斯在法国金融界代表性组织,巴黎欧洲金融市场协会举办的大型会议上说,法国政府决定采取三大举措,提高巴黎金融市场对外国企业和投资者的吸引力。巴黎强化自己金融中心的位置,自然让已经实现英美合流的犹太资本集团不满。

下面来看下第二个和第三个共同点,欧盟利率会议召开时间与美债收益率暴涨的关系。去年一月七号发生的查理周刊事件,十五天后就是欧洲央行利率会议。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巴黎恐怖袭击距离利率会议只有不到二十天事件。这次尼斯恐怖袭击距离七月份欧盟利率会议只有不到七天时间。那么欧洲利率会议每月都会举行会议,为什么偏偏在这几个特定月份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呢?这就涉及到他与美债收益率的关系。首先声明,美债收益率指的是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国债收益率与国债价格呈反比,国债收益率上涨意味着美国金融资产的缩水。第一次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前,美债收益率高达二点二九。但是查理周刊恐袭事件发生后,欧盟在一月二十二号降息的可能性大幅提高,随后美债收益率暴跌到一点九八,一月二十二号欧盟决定量化宽松,美债收益率更是暴跌至一点七六。借助这次恐怖袭击,美国的债市危机得到暂时缓解。第二次恐怖袭击发生于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美债收益率没能守住百分之二的警戒线,于十一月八号暴涨到二点三一,比查理周刊事件爆发前的收益还要高,于是恐怖袭击事件顺理成章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恶化了欧洲经济环境导致欧盟宽松预期上升,在这个预期打压下美债收益率一路下行到一点七二。总结这两个事件大家就会发现,几乎在美债同一高点,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美债收益率暴跌也到达了同一低点。这是偶然吗?当然不是!这是犹太金融资本集团为了压制己身金融风险剧增而采取的狠招。

而第三次尼斯恐怖袭击事件则同样是遵循这样的套路,但是不同的是,这次幕后黑手下手有点仓促。在尼斯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前,中美南海对峙,中国抛售美债反击,美债收益率在短短两天之内暴涨了百分之十四。据华尔街债王格罗斯和投行预测,美债收益率将会重新上涨到百分之二,重回二时代预示着美国加息以及唆使英国退欧夺取的资本利益全部泡汤。为了以防万一,消除各种不确定性,于是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了。但是这次美国得罪中国在前,恐怕没那么好收场。接下来我们可以密切关注美债收益率的变化,如果七月二十一号欧盟利率会议上法德顶住压力拒绝第二轮量化宽松的话,而美国又不愿意对华让步的话,那么美国在七月份议息会议上加息的概率就会暴增。

从去年到今年欧洲发生了四次恐怖袭击,其中三起事后都由伊斯兰国申明负责。在前面的文章中血饮已经说过,伊斯兰国组织是美以合作培养的怪胎,而主要目的就是帮助清除犹太资本集团控制中东石油的绊脚石。自从法国奥朗德政府上台以后,它又多了一个撕咬法国的重任。伊斯兰国的手段是残忍的,特别是在去年十一月份的恐怖袭击事件上,这些畜生拿着高档专业军事器材杀人的时候,显得非常从容,杀人在他们眼里就跟去街上买菜一样。而最近出现的大事件,则让美国中情局与伊斯兰国的勾结彻底暴露。七月十二号乌克兰黑客发布消息他们侵入美国参议员麦凯恩的笔记本电脑,这个麦凯恩就是和伊斯兰国成员合影的哪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侵入电脑后发现一段视频,在视频里中情局的工作人员正在摄影棚里布景,而拍摄的则是美国记者被伊斯兰国斩首的内容。文章认为视频中的美国记者应该是詹姆斯弗利。

二零一四年八月份,当时只在伊拉克境内活动的伊斯兰国组织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这段斩首视频。美国中情局是很多恐怖组织背后的黑手,这次乌克兰黑客的发现更加佐证了伊斯兰国是犹太资本集团的打手。中情局连斩首视频这种技术活都要亲自操刀,他们之间的关系那真是亲密无间啊。伊斯兰国首领巴格达迪的犹太身份被美国百特伦斯今日网披露,在巴格达美军监狱中这位好吃好喝,出狱后更是由美军替他清除了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领导人扎卡维,在伊拉克伊斯兰国发展的过程中,美国中情局积极收拢萨达姆原伊拉克社会复兴党的退役军人加入该组织,目前这些人已经成为伊斯兰国组织的基层战斗核心。而正是这个组织不断的对欧洲发动恐怖袭击。

我们知道欧洲很多国家的军事技术和装备都是世界领先的,但就是阻挡不住这个恐怖组织发动袭击。而同样遭遇恐怖袭击的中国和俄罗斯却能及时的收紧口子,在恐怖袭击露头的时候就给予迎头痛击。血饮认为,根本原因在于欧洲国家的国防安全存在重大漏洞。上世纪二战结束以后,美国对欧洲执行马歇尔计划,虽然帮助欧洲发展了经济,但是这个计划即是经济合作同时也是情报和军事合作,美欧之间签署了太多的保密协议。从军事到经济到政治无所不包,这使得在北约框架下的欧洲对美国单向透明。有美国情报这个后门,伊斯兰国组织自然是如入无人之境。在去年十一月份的恐怖袭击中,这些恐怖分子携带高端武器社会从容的出现在巴黎街头,这就很能说明问题。这些恐怖分子是怎么穿越边界进入法国的?他们又是如何弄到那些高精尖的武器装备的?谁在背后策应?

这让血饮想到了一个和中国昆明袭击事件有关的信息,二零一四年三月,昆明发生重大恐怖袭击事件,十天后泰国警方对泰国南部地区的一处丛林营地进行突击搜查,拘捕了二百多名可能是从中国境内出逃的维族人,其中包括很多妇女和儿童。一个月后的四月十九号十六名恐怖分子在中越边境口岸被越南边防部队扣押,在准备将其遣返的时候,恐怖分子抢夺越南边防军人的枪支,并与越南边防警察发生枪战,导致两名越南边防警察和五名中国人死亡。媒体在报道的时候都说他们是偷渡客,但是偷渡客怎么会熟练的操作枪支并拥有这么高的军事素养?竟然与越南边防警察不落下风的枪战,而且还能导致两名警察牺牲!这十六名恐怖分子和二百名偷渡客张皇出逃要前往东南亚,谁在东南亚接应他们?中国与东南亚边境交汇地区并非维族人聚集区,是谁把他们弄到云南地区的?中国情报部门追踪并且抓捕了昆明恐怖袭击事件的元凶,在向南追捕的过程中,逼的这些恐怖分子狗急跳墙强闯越南武警关卡才是真正的原因。据此血饮可以判断,在昆明恐袭事件发生前,中国与东南亚边境存在有中情局支持的恐怖组织训练营。二三百人的吃喝以及军事训练同时还要做好对外隔绝,这必然是专业组织才能做到的。泰国警方突击搜查极有可能是得到中国情报支持,在中国施压之下采取的行动。正如上海合作组织的官方微博所说的那样,中国与恐怖组织的斗争一直在进行,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早在昆明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前两个月,受美国中情局支持的十一名东突恐怖分子,在越境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境内试图抢夺当地猎人枪支的时候,被随后赶到的吉尔吉斯斯坦边防军人全部击毙。这就是中国倡导下上合组织战绩的一部分,今天的中亚俄罗斯和中国没有成为伊拉克叙利亚都拜这些可爱的反恐战士所赐。

从二零零二年开始,恐怖主义随着美国的衰落开始逐步在全世界冒头,说到恐怖主义的根源很多人能追溯的很远很远,但是现代恐怖主义却诞生于一九四五年的巴勒斯坦地区,而首先执行恐怖主义政策的却是犹太复国主义者。他们为了建国对英国人首先发动恐怖袭击。可以说犹复国主义者是现代恐怖主义的鼻祖。而恐怖主义的根源就是犹太文化中的刺客文化,中世纪的刺客组织都是犹太控制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建立以色列以后更是将恐怖主义加入到国家行动中,但是针对的对象却是阿拉伯国家。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策划了对阿拉伯很多国家人员和设施的所谓谍战行动,其实就是刺客文化在对外干涉中的应用。更大层面上,比如以色列炸毁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核设施,本质上就是刺客文化在国家战略中的应用。以色列在伊朗德黑兰街头刺杀伊朗核物理学家,这种为人所不齿的行为却被某些砖家包装成保家卫国的雷霆手段,这么跪舔犹太也真是让人醉了。

这次的尼斯恐怖事件不会是最后一次,只要犹太资本集团在新一轮金融没有达成目标,这些中情局培育的恐怖分子就会对目标国不断发动恐怖袭击,对于恐怖分子,还是普京总统说的好“在厕所里发现恐怖分子就溺死在马桶里”恐怖分子是所有人类的敌人,与国家宗教人种无关。今天法国的遭遇是全世界的伤痛,打击恐怖主义是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共同责任。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转自“血饮”公众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