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斋月主麻聚礼,他们从清晨便踏上通往阿克萨的道路

又是一个吉庆的斋月主麻聚礼日,但是巴勒斯坦的穆民信众们为了赶到圣地阿克萨清真寺聚礼,他们从太阳初升的清晨便踏上了通向阿克萨的道路!

毫无悬念地,上千名巴勒斯坦人再次在路途中遭遇了重重的艰难与困苦,以色列占领军警们仍然是我行我素地阻碍了许多人,不得进入阿克萨清真寺这所全球穆斯林的圣地参加斋月主麻的聚礼,尽管如此,在阿克萨清真内和庭院内,主麻聚礼的人数仍然超过了20万人。

以色列占领军警们,在古都斯周围设置的检查站,采取一系列的严格检查措施,检查每一位进入古都斯礼拜者。

如此狭窄的通道,是他们通往阿克萨清真寺的必经之道!

年迈在老人在以色列军警的检查站艰难地辩护着,为了能够早点抵达阿克萨圣地,他已经从伯利恒走到很长的旅途。检查站的最后的一道障碍了!

虽然有着重重的障碍,但是巴勒斯坦的穆民信众们,仍然在吉庆的主麻汇集到全球穆斯林的第三圣地,20万人集体履行了主麻的聚礼!

而被以色列隔离在阿克萨清真寺外的穆民信众们,他们怀揣着多少有些的失望之情,低垂下他们坚毅而高贵的头颅,或许是暗自垂泪,或许是一声叹息,但是此刻,让这些不满45岁的穆民信众露出高兴的笑容不啻是一种苛求。因为,以色列占领军警阻止他们进入阿克萨清真寺参加聚礼的理由,仅仅是因为他们太过年轻,还不到45岁数!尽管他们从太阳初升的那一刻,便已经举意前往尊贵的圣地履行神圣的功修。

一道一道的检查站,一道一道的安全检查,让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情何以堪!他们在忍耐的同时,对不义的憎恨怎能不写道脸上呢?!

而这位巴勒斯坦妇女,他正试图穿过横亘在古都斯和拉姆安拉之间的检查站。

这些一幅幅图文,是揭露,是控诉,是催动每一个穆民信士内的良知,是该觉悟的时刻了!

正如艾资哈尔长老早已经指出的那样:巴勒斯坦的阿拉伯属性早在六千多年前便深深扎根在这块土地上。阿拉伯人中的耶布斯人在公元前四千年前,即在众先知之父——易卜拉欣先知的时代前的两千一百年前,以及犹太人出现前——即穆萨圣人颁布戒律之前两千七百年前,阿拉伯人中的耶布斯人便建造了耶路撒冷(古都斯)这座城市。

耶路撒冷(古都斯)不仅仅是被占领土的问题,它还是伊斯兰和基督教共同的圣地;古都斯问题也不仅仅是巴勒斯坦国或阿拉伯民族的问题,它其实是伊斯兰信仰的问题。

因此,只有穆斯林的努力和奋斗,才能让古都斯这座城市从犹太复国主义掠夺者手中获得解放。穆斯林应当致力于强调古都斯的神圣而不可侵犯性,并鼓励每一个热爱圣地之人,投身到结束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古都斯的霸占和犹太化进程的斗争中,关注古都斯,关注阿克萨圣地。

(艾大学子优素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