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的覆灭 中东的“新格局”

侵袭伊拉克的 “恐怖袭击”浪潮是骤然而生的吗?还是说伊拉克被刻意陷害、牺牲、继而摧毁了呢?

主流媒体的报导总是说这一切都是一夜间席卷全国的逊尼派“极端分子恐怖主义暴动”,它们认为奥巴马政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些媒体认为,如果美国失去伊拉克,那么它也会失去所有的既得利益。

实际上,吞噬该地区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项宏大军事活动,是一个酝酿已久的地缘政治计划——使该地区陷入宗教派系战争,导致带有多种不稳定因素的地区性大屠杀,故意在各国边境煽动派系矛盾,从而彻底重绘中东、中亚甚至更多地区的政治地图。

/Users/nuh/Downloads/The-Project-for-the-New-Middle-East.jpg上图来自陆军上校拉夫•彼得斯,刊发于2006年6月《武装部队期刊》。彼得斯:美国国家战争学院退役上校。

美国玩弄着这场大规模冲突的各方势力,将他们引向美国与北约的既定宏伟计划。入侵该地区的“伊斯兰国”是美国中情局以及美国的石油盟国沙特阿拉伯、科威特与卡塔尔共同催生的产物,它是基地组织的先头部队。基地组织自从冷战以来就成了美国中情局的军事情报部门,而伊斯兰国是英美帝国主义在反叙利亚战争中的主要军事情报部队。

有证据清晰地表明,美国和伊拉克政府军的撤退给了伊斯兰国占领摩苏尔、提克里特、费卢杰的机会,进而又使得伊斯兰国获得并装备了美军撤退时奇迹般“丢弃”在这些地区的大量武器。如今,伊斯兰国已经占领了巴格达北部的巴吉炼油厂,使他们有了足够的能源,也有了一个潜在的收入源。包括萨达姆•侯赛因忠垒在内的逊尼派回来了。

在这个可怕的超现实格局中,即将来临的宏大军事行动会使得利用无人机和空袭行动服务于马拉基什叶派政权的美国军方与中情局装备有美军武器的逊尼派伊斯兰国武装向抗衡。毁灭性的打击、无尽的谎言带来的只会是无数伊拉克人民的丧生,以及整个国家的覆灭。

而这一切的用意到底何在?

伊拉克遭受了二次入侵、二次毁灭,它将按照布什和切尼制定的最初计划进行转型——即按照派系界线将伊拉克进行分割,把位于伊拉克北部的重要石油天然气基地留给其西方盟友。该计划绝不是为了创造一个稳定的伊拉克,它的可塑性极强,它也只是他们更庞大计划的一小步骤而已。

利用基地组织发动“自由之战”攻陷大马士革的计划泡汤后,中情局就更换了其代理人。如今,伊斯兰国的整体力量已经得到了巨大提升,他们拥有更优良的军事装备,也拥有基于叙利亚和伊拉克占领区的巨大后勤优势,现如今的伊斯兰国有能力包围叙利亚和伊朗,向他们施压。

区域性不稳定

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整个地区引发大规模且难以掌控又无法忽视的派系冲突,同时在目标国家的大门口策划这些可怕的暴行,而这些受影响的政府也被卷入无法避免的泥潭,然后,这些国家的政府就会变得越来越弱,进而崩溃。这一模式极其有名,近几十年,几乎每一次带有帝国主义性质的入侵都是这个模式,从巴尔干半岛到中东到非洲大陆再到乌克兰。

开拓了新的领地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我们很熟悉的“秩序重构”,要么利用军事力量,要么打着人道主义救援的幌子。然后就是组建傀儡政权,进而以“重建”与“投资”的名义引进资本,将石油、天然气等众多资源纳入囊中,而最重要的,就是占领区域性基地——利用这些基地进行更进一步的军事与情报行动。

可以说,发生在伊拉克的这些事件标志着众多更广泛灾难的开端。根据米歇尔•科塞多夫斯基的说法,美国的长远计划就是把伊拉克和叙利亚分割为三个不同的国家:一个逊尼派伊斯兰哈里发制国家,一个阿拉伯什叶派共和国,以及一个库尔德人共和国。伊拉克将彻底消失,整个区域都将遭受巨大威胁。

谎言与矛盾

美国国内那些不知就里的民众对统治权毫无兴趣,绝大多数美国人不知道也不关心这些演变。普通民众可能更关心那些社会问题,譬如婚姻平等、竞技体育中的种族主义,却对能够极度威胁包括他们自身在内的整个人类的问题、以及让美国人充当炮灰的战争视之不见。不论我们如何向美国民众展示多么详尽的证据,他们依旧没有觉醒。“9•11”伪旗行动的宣传根深蒂固,甚至可以说已经成了永恒:美国已经向“发动9.11袭击的恐怖分子”宣战,“我们必须捍卫自由”。

左翼政治力量(很大程度上由“反间谍计划”委派)总是自欺欺人,盲目接受源自华盛顿的一切决策,偶尔会担心例如“反冲作用”的局部观点,他们总是相信华盛顿的“清白无邪”,不假思索就轻易吞咽下几乎所有用来转移注意力的话题。

腐败的华盛顿政府简直没有人性,虚假宣传与谎言成了今天的主流,圈内人士明白一切真相,却依旧坚持着党派争执,坚持哗众取宠。与之合作的媒体们拒绝报道真相,反而不停地重复着那些令人生厌的宣传语:反恐战争依旧存在,而且还很热闹。

黛安娜·范斯坦议员警告我们要警惕“逊尼派力量”将带来的“毁灭性后果”,却忘了告诉我们幕后黑手是美国这个事实。她呼吁,民主党与共和党应当团结起来。

公开支持基地组织恐怖主义活动的主要人物约翰•麦凯恩被再次推上风口浪尖,这并非巧合。如今,他正在愤怒地抨击当局“粗劣”的伊拉克政策:“包括参谋长联席会议在内的奥巴马国家安全团队每一个成员都应当被撤职,这简直就是彻底的失败。”

麦凯恩呼吁美国应当立即采取军事措施(虽然暗地里他很可能在为奥巴马政府的行动鼓掌喝彩),正是这个麦凯恩,他直接参与了武装利比亚和叙利亚基地组织的行动。几乎没有任何疑问,这位对中情局下属基地组织“自由战士”如饥似渴的麦凯恩,同样也会支持伊斯兰国。

 

/Users/nuh/Downloads/mccainidriss.jpg(图片:麦凯恩和基地组织与叙利亚自由军领导人合影)

麦凯恩的好朋友、战争贩子、参议员林德赛•格雷厄姆同样想要美国政府即刻发动空袭,并推广“下一个9.11呼之欲出”的观点。

奥巴马失败了吗?

奥巴马又是怎样?作为一名即将卸任、不必担心选举与虚假形象的总统,奥巴马和他的国家安全团队似乎在向两条战线移动:一条真实的战线,一条是宣传战。当局在促生针对乌克兰、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的全新入侵,全力以赴的实现其长远目标(即权力政治),在政治上,他们却选择自我牺牲(宣传战)。

从政治上来讲,奥巴马是否正在陨落?从表象而言,和之前的每一任总统一样,奥巴马在自己最后一个在任年迎来了外交政策上的失败,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给他的继任者铺平道路。如果奥巴马无法“恢复秩序”,他将背着“失去伊拉克”、“过早撤离伊拉克”、未能阻止恐怖主义、未能除掉阿萨德、未能得到伊朗之类的骂名离开。因马拉基政府的“政治无能”而保守诟病,他的当局,甚至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可能已经被扣上“丢失班加西”罪人的帽子,从而为奥巴马做些掩饰。

虽然奥巴马的确改进了布什和切尼开启的英美残暴的地缘政治学(奥巴马成倍加强了入侵,同时又进行着广泛的政治诉求报导),可是,接下来的美国很可能会倒退至布什与切尼的右倾政策,就和正在席卷欧洲的右翼运动一样——如新纳粹主义的乌克兰。

白宫需要一个更加残暴的讨伐对象,从而为下一步的世界性战争做准备,同时在境内控制住任何异见。

对人类未来的威胁

从俄罗斯到中国,为了掌控欧洲大陆,美帝国主义依旧在不择手段地发动全面战争。大屠杀远不在我们所能理解的范畴之内,发生在伊拉克、叙利亚、伊朗的所有事件都与乌克兰危机并肩同行,都朝着一个令人绝望的全球性计划前进。处于紧要关头的,是对地球剩余石油、天然气、油气管道及能源运输的掌控权,因为,地球的能源最终将消失殆尽,而这个世界,也处于核战争的边缘。

正如9•11和其他暴行一样,伊拉克的蜕变并不是因为“情报失误”,而是又一次有计划且貌似很成功的可怕情报战。

(伊光编译自Global Research)

http://www.globalresearch.ca/the-redrawing-of-the-map-of-the-middle-east-begins-with-destruction-of-iraq/538792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