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月将至,再谈看月

( 译者按:本文意译自一位巴基斯坦籍著名伊斯兰学者Javed Ahmad Ghamidi一则有关看月的谈话。这位学者对处理看月问题虽属其个人意见,但综观其论述理据,颇发人深省,道理显然,直得深思,对日后如何优化统一入斋出斋的决定,极具参考价值。)

历法的计算,不论阳历或阴历,不属宗教的范畴,而是天文学的学科。我们不一定要肉眼观看月亮来决定一个阴历月份的开始和终结。宗教学者因为未完全考虑有关的一段圣训,才导致他们认为必须看月来决定莱麦丹月的开始和终结。该圣训一开始便说:「月是二十九天 …」这个重要的开端向来都是被人忽略的!若看月是必须的动作,为何到了第三十天又不用看月呢?若月大的日数在科学上是已知的三十天,为何我们不能用科学的计算去预知二十九天的月小?安拉赋予人类科学知识,故此现在我们只消看看钟表,便知开斋的时间,不用去观看太阳是否已落山;同样地,现在也没有人去观看夜空出现的白线,只用看看腕表,便开始封斋了。请宗教学家不要操心有关天文学的计算问题吧!如果我们不好好利用科学知识去处理非宗教性的事情,我们只会成为世人的笑柄。肉眼观月去决定月份,不但不是宗教的举措,更会带来误差。

在穆罕默德 (求主福安他) 为圣之前的阿拉伯社会,阴历是当地人已有的历法,而莱麦丹是其中的第九个月份。阿拉伯人一早便认识到阴历的月份日数,不是二十九天,便是三十天。古兰经第二章一八五节说:『… 在此月 (莱麦丹月) 中,你们应当斋戒 … 』因为真主制定了莱麦丹是斋戒的月份,而古兰经是在该月里降示,真主选择莱麦丹为斋戒的月份,以便人们敬畏真主。

阴历和莱麦丹月,不是始于伊斯兰。麦加的多神教徒很早便熟知阴历,也知莱麦丹是第九个月份。虽然真主在莱麦丹月制定斋戒,但那一天是莱麦丹月的开始和终结,是天文学观测到的重复天象规律,属科学范畴,不是宗教的事务。这好比星期五被制定为聚礼日,但星期五不是一个宗教的东西。

当真主说『在此月中,你们应当斋戒』时,当时的人可能误以为他们应斋戒三十天,不应是二十九天,因为二十九天的月份在当时被视为不完美的月份,完美的月份应有三十天;故此,据他们的理解,尊贵的莱麦丹月,应必定有三十天,属完美的月份。就是要纠正人们的这个误解,穆圣 (求主福安他) 于是澄清说,莱麦丹月可以是二十九天,不一定是三十天,人们应见月封斋 (即开始首天的斋戒),见月开斋 (即庆祝开斋节)。这是有关圣训所传达的核心意思。

可是,上述圣训被引述时,有关莱麦丹月可以是二十九天之说,多被 (不是故意的) 省略,使这段圣训带来完全不一样的诠释。这段圣训的重点,是要澄清莱麦丹月可有三十天,也有二十九天。如在第二十九天见月,明天便结束斋戒,如不见月,便继续第三十天的斋戒。在第三十天无须看月,因为翌日必定是下一个月的首天,是庆祝开斋节的日子。如此说,看月明显并不是一个必然的手段去决定月份的更替。正是!因为这是凭计算、观测,甚或前人的经验,人们早已知道一个阴历月份最长都只是三十天。基于这个道理,我们为甚么不能同样计算出在第二十九天之后的情况?亦即是说,我们可以凭计算预知那个月是二十九天,那个月是三十天。因此,看月并不是决定月份更替的唯一方法。

我们应明白,历法的制订,不是关乎宗教的事务,所以不用宗教人士去决定历法的事,这些事可交由科学家和天文学家去做。在穆圣  (求主福安他) 的时代,人们须靠观察太阳的位置去决定礼拜的时间,而现在我们只须看看钟表,便知是否已到了礼拜的时间,因为科学方法可计算出太阳的位置,从而得知礼拜的各个时间。话虽如此,直至现在,穆斯林大众仍然认为,斋月的开始和终结,必须靠看月去决定。

作为总结,我们须从两个方向处理看月的问题:

(1) 应教育穆斯林大众对有关看月的圣训持正确的理解。该圣训是教人知道莱麦丹月不一定是三十天,它也可以是二十九天。该圣训不是用来强调看月是唯一的方法去决定莱麦丹月的开始和终结。

(2) 为了我们 "稳麦"的团结,在未有共识去制定入斋与出斋月的方法,我们须继续跟随阿訇与穆斯林大众现有的一致行动;我们须坚守 『他们的事务,是由协商而决定』的古兰经训,去处理入斋与出斋的决定,这样才不会使我们的 "稳麦" 陷入纷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