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西时期的埃及教学大纲:以色列不是敌人

一位埃及教师说:“新的教学大纲并没有过多关注阿以战争和巴勒斯坦问题,过去这些问题在教学大纲中有32页的内容,在新的教学大纲中这一部分内容被削减到了仅有12页。”

流行歌手谢尔班·阿卜杜·拉希姆并没有完成全部学业,教育经历有限,但是在数年前凭借着一首“我讨厌以色列”而迅速走红。谢尔班在学前教育阶段就建立了其微弱的政治文化观,这已足够使他分清敌友。

这是谢尔班那一代及其之前一代人的情况,但是他们之后的新一代现如今的观念建立在他们从教育中获得的被歪曲的事实之上,这就是以色列不再是他们的敌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社会学老师向半岛台肯定“有关涉及以色列的很多课程已经被删除或者被别的课程所取代。”

这些被删除的课程包括“中学第三册的宗教教育课本中的揭露以色列恐怖主义的部分章节,同样还包括讲述犹太人历史以及他们对奈吉兰的基督徒所犯下的恐怖罪行的内容,当时他们将两万多基督徒投入火坑。”

这位教师注意到更引人疑惑的是“删除的内容还包括历史上一些并没有与犹太人作战但却能使人记起巴勒斯坦问题的章节,比如小学课本第五册关于英雄领袖萨拉丁·安优比的内容。”

以色列的欢迎

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中心的以色列研究员奥菲尔·法因特尔在他的研究论文里对这一转变表示赞赏,他说:“与侯斯尼·穆巴拉克时代的教育大纲相比,这一好转更加明显。”

这位教师补充道“埃及新的教学大纲并没有过多关注阿以战争和巴勒斯坦问题,过去这些问题在教学大纲中有32页的内容,在新的教学大纲中这一部分内容被削减到了仅有12页。埃及新的教学大纲中的这些变化与之前的时代主旨是不同的,这将会对埃及的下一代造成很大影响。”

教育问题专栏作家哈尼·马卡维观察到为与新的政治形势相符教育大纲的修订共经历了三个时期:

首先“一开始是在针对穆罕默德·穆尔西的政变之后立即为政变进行辩解,同时削减了关于1月25日革命的内容。“

第二步是“加入了一些指控穆斯林兄弟会为恐怖组织的内容,对军队更加神圣化,删除了一些与2013年6月30号拉比亚广场屠杀的反对者中的著名人士有关的内容,同样一些关于阿以冲突的内容也从历史书和国民教育中删除。“

最危险的一步

第三步,马卡维将之形容为最危险的一步,“现如今所有人文学科的教学大纲应以色列的要求都被替换,新学年共有1300门课程被改变。这一计划需要近十亿埃镑(大约一百四十万美元)的投入,来为从小学到大学的两千万学生更换课本。“

尽管这些大纲还在印刷阶段,但是“从泄漏的内容可以肯定与以色列的和平协议已被纳入到了大纲全面调整计划中“,令马卡维震惊的是”赛西政权对以色列的献媚已经到了将有关耶路撒冷的解放者萨拉丁的内容从新学年的教学大纲中全部删除的程度,并宣称这也是为了避免培养出对解放耶路撒冷具有坚定信仰的极端一代。“

目标绝不会达成

国家研究所原所长纳吉·西哈比认为以色列研究员的观点并不新鲜,因为埃及的教学大纲自与以色列缔结和约以来,就受到特拉维夫的欢迎,以色列方面认为这是埃及急需的经济复苏的钥匙。近期发生的事情:教育部长建议,关于埃及发起的解放巴勒斯坦的战争的内容有些过多,应删除这些过多的内容,”

西哈比认为坚持这一转变的目的是为了说服学生不再把以色列当成敌人,让他们在这种编造的谎言中成长起来,但这些谎言首先在逻辑证据和历史事实面前就站不住脚,我们应该把这些历史事实教授给我们的孩子们,他们在未来将会成为伟大埃及军队的士兵和军官。

西哈比认为,这一计划的结果就是“产生更加接受以色列的一代,忘记收复一海一河间的巴勒斯坦土地的一代,丧失宗教和国家归属感的一代,但这个目的决不会实现。”

(艾布.阿布杜拉译自半岛电视台官网)

原文链接:http://www.aljazeera.net/news/reportsandinterviews/2016/5/17/%D9%85%D9%86%D8%A7%D9%87%D8%AC-%D8%A7%D9%84%D8%AA%D8%B9%D9%84%D9%8A%D9%85-%D8%A8%D9%85%D8%B5%D8%B1-%D8%A5%D8%B3%D8%B1%D8%A7%D8%A6%D9%8A%D9%84-%D9%84%D9%8A%D8%B3%D8%AA-%D8%B9%D8%AF%D9%88%D8%A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