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毁阿克萨不是阴谋论

192.jpg

(呼吁摧毁阿克萨清真寺的组织是以色列政治体制的一部分。Oren Ziv/ActiveStills)

 “想要预测受殖民者的行为,没用。(他们是不可预测的!和他们在一起,永远不知道要发生什么!)”Albert在他的经典学说《殖民与受殖民者》中这样断言。殖民者似乎觉得“奇怪、不安的冲动控制着受殖民者”。

巴勒斯坦人最近为什么挺身而起?以色列官方及其拥趸惟一能给出的理由就是,他们受伊斯兰宣传影响。据以色列说,最近这种宣传很容易煽动“冲动、难以预料”的巴勒斯坦人。

一般说,西方评论家们更愿意将抵抗放在巴勒斯坦人面对的更广泛的占领背景下。

然而这种西式方法主要由自由派学者、记者阐述,与以色列叙述有共通处:视控诉以色列要拆掉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或者在谢里夫圣地建“第三圣殿”为无稽之谈。这种控诉出现在西方媒体上只是作为一种托词,引发巴勒斯坦人揭竿而起的托词。

无可否认,60多年的残酷殖民统治,不难理解巴勒斯坦人深深的绝望、愤怒。

然而,我们不该因为这种无可厚非的反抗压迫冲动而忽视以色列的谢里夫圣地计划。同样,我们不能视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的担忧为虚构的东方想象、没有事实依据。实际上是可以证实的。

不管你是宗教者还是世俗者,关键的问题是:阿克萨处于危险中吗?如果是,那么她要面对的危险不仅是对伊斯兰的侵犯,而且愈发显示以色列的定居殖民计划要走多远。

 考古犯罪

以色列欲摧毁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伊斯兰圣所的政策、态度并不陌生。1967年,以色列摧毁了耶路撒冷老城的摩洛哥区。

这是伊斯兰文明的建筑瑰宝,可以追溯到12世纪晚期,一些重要的伊斯兰宗教组织就在这里。

犹太复国主义出现在巴勒斯坦时,其领导人不仅竭力购买定居地,还竭力购买他们眼中的犹太耶路撒冷。

19世纪末,埃德蒙·罗斯柴尔德男爵欲购买摩洛哥区,英国委任统治时期犹太复国主义领袖也是这样,但都没成功。购买不成,他们就在1967年战争期间夺取该区并将其摧毁。

他们摧毁了萨拉丁(他将耶路撒冷从十字军手中解放)儿子建造的谢赫尔德清真寺。多年以后,以色列国家科学院历史学家、副院长本杰明·基达获悉此事,他在《国土报》上宣布,“此举是考古犯罪”。

摧毁清真寺并非第一次,也不限于耶路撒冷。Nakba(1948年的种族清洗行动)期间,被毁的巴勒斯坦村庄、城镇中,只有极少数清真寺幸存下来。这些清真寺被以色列当局变成俱乐部、餐馆和动物园。

 地理破坏

耶路撒冷的历史古迹、巴勒斯坦的清真寺都没躲过殖民者的破坏性政策。摧毁巴勒斯坦的伊斯兰遗产铭刻在巴勒斯坦人的集体记忆中。

巴勒斯坦人也经常目睹以色列驾着美国卡特彼勒公司供应的装甲D-9推土机摧毁他们的建筑。

然而,让很多人担忧阿克萨未来的,不仅是这种记忆犹新的以色列地理破坏。还有现实分析——看看内塔尼亚胡政府中一些强大政治势力的意识形态吧。

其中最重要的是不断增长的宗教民族主义运动。过去这是一种边缘力量,今天则是体制的一部分。

Or Kashti最近在《国土报》透露,该运动的学校系统(以色列有三种体系:世俗犹太体系、民族宗教体系、“阿拉伯”体系)部分课程主张建“第三圣殿”。

课程告诉学生,建造圣殿是全人类的愿望。Kashti与了解课程的专家进行交流,虽然后者强调课程没有直接提到炸毁阿克萨,但学生们被灌输的是犹太人就要赎回圣殿山。

课程得到教育部长Naftali Bennet的支持。Bennet和Uri Ariel都来自犹太家园党,该党致力于用犹太圣殿取代阿克萨。

今年年初竞选后,Ariel被任命为农业部长,此前他担任住房部长,他明确提出在阿克萨上建造新圣殿。他不是边缘政客,他的政党也不是。

以色列政府用金钱和其他方式支持一些组织,公开要求类似的计划。最重要的叫做耶路撒冷圣殿研究所,由Yisrael Ariel拉比建立。《国土报》记者Uri Blau调查过其资金来源。

根据研究所网站,其主要目标是“看到以色列按照《圣经》诫命在耶路撒冷摩利亚山(阿克萨清真寺)重建圣殿。”

不难想象有一天狂热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实施这类计划。

 -----------------------------

关于作者:

Ilan Pappe,艾克赛特大学欧洲巴勒斯坦研究中心主任,历史教授,着有多本书籍。

编译:@veilsoflight

来源:https://electronicintifada.net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