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穆斯林教授:我们不该道歉

a0ba0904cd36649.jpg

在过去的几天当中,发生在法国巴黎和黎巴嫩的恐怖流血惨案令人发指。  对此惨无人道的恐怖罪行,我们必须千百次谴责,提高人们对这种罪行的痛恨。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当对在这些悲剧中受到伤亡的人们和他们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同情和慰问。

我曾在许多场合都说过,不妨再次重申,这些罪行不代表伊斯兰,也不代表穆斯林,正像最近发生在缅甸佛教徒迫害当地罗兴亚民族的悲惨事件不代表佛教、也不代表佛教徒一样。 数以千计的巴勒斯坦人遭到犹太人屠杀,这个罪行不代表犹太教,也不代表犹太人;许多无辜的儿童在基督教堂里遭到性虐待,这个罪行不代表基督教,也不代表基督教徒,道理是一样的。

我同数百位穆斯林的学者一起发表过声明,我们一致严厉谴责ISIS和其他极端主义组织,他们盗用了伊斯兰的名誉来掩盖他们的滔天罪行。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我们的道义责任,我们将继续坚持正义的呼声,永不沉默,但是我们绝不会为ISIS或其他组织所犯下的罪行表示道歉。 当有些人打着伊斯兰的幌子在巴黎、黎巴嫩或澳大利亚犯下了血腥的罪行,就有人期待着我们道歉,等于是期待着我们替他们担负罪责。 对其他人,没有这样的期待。

请问,当人们看到缅甸的罗兴亚穆斯林悲惨的遭遇,有人期待佛教徒道歉了吗?  自从2010年,数以百万计的罗兴亚穆斯林被剥夺了选举权,有十四万人被禁闭在集中营里受到监管,根据国际大赦的报告,今年以来有几十万人奔向大海逃生,其中许多人被恶浪吞噬。 我们至今没有听说过哪位佛教领袖或庙宇对他们的罪行给予一点解释,更没有人表示道歉。 我曾有幸参加一次在布里斯班天主教堂举行的至尊活佛演讲会,他在讲话中对缅甸穆斯林的遭遇表示哀叹,但他说这是“政治”,他们无能为力。

再看看巴勒斯坦。 根据联合国人权组织最新报告,2014年以色列军警屠杀巴勒斯坦平民人数是1967年占领加沙以来最多的一年。 他们的行动在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造成2314人死亡,17125人受伤,相比之下,2013年死亡人数39人,3964人受伤。  这同样是惨绝人寰的杀人罪行,没有人期待犹太教或犹太人出面向世界公众表示道歉。 据我所知,从来没有看到过澳大利亚的犹太人组织发表过道歉的声明。

生活在美国的数百万犹太人没有被要求为以色列犹太人迫害巴勒斯坦人表示道歉,那么,为什么你们要求澳大利亚的穆斯林为个别人或个别极端组织犯下的罪行表示道歉呢?  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有人向穆斯林发言人提出,要他转告澳大利亚穆斯林领袖(大穆夫提)为巴黎恐怖惨案道歉。 简直是荒唐之极。 不知道为什么澳大利亚的主流媒体要为宝琳·韩斯之流(澳洲种族主义政客 – 译者)提供宣传平台,让他们对伊斯兰和穆斯林公开叫嚣和攻击?

如果我们真有诚意推动局势积极发展,我们应当诚实地、冷静地、真心地寻找发生暴力恐怖的根源,关心巴勒斯坦人民和所有受压迫、被虐待少数民族的命运,不论是否穆斯林。 我们应当针对造成青年激进和恐怖极端主义产生的原因,对历史做一次彻底交代,实现永久和平,而不是动辄出动军警武装镇压。

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西方国家应当深刻检讨,检讨我们对外政策和海外战争的双重标准。  我们应当从过去的错误中汲取教训,意识到出兵到中东国家,毁坏了那里的秩序和稳定,如伊拉克;在西方国家的操纵下,导致了那里政治与社会的紊乱,滋生了压迫和独裁。 所有这些构成了当地人民无穷的灾难,迫使他们失去最基本的人权和社会公正,这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是那些政治与宗教机会主义利益集团。

我们不要张口闭口就是“咱们”或“他们”,种族界限分明,应当从新建立起共同人性的意识,对所有的人都应当宽厚与仁慈,设身处地对所有其他人都给予平等的关怀。

--------------------

(阿立编译:本文作者是茂哈迈德·阿布达拉Mohamad Abdalla,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副教授,伊斯兰研究中心主任,当地穆斯林社会领袖,曾获和平大使奖,此文发表在《ABC宗教与道德》月刊上,2015-11-16。 因为原文篇幅较长,这里是节选翻译的一部分。 如欲知全文,可以上网查询:www.abc.net.au/articles/2015/11/16/4352803.htm,原文题目是The Murders in Paris and Lebanon: Why Muslims Should Not Apologie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