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叙利亚悲剧的起源

201.jpg

2011年陷入乱局之前,叙利亚曾多次被迫接受难民,McHugo说 [Getty Images]

叙利亚冲突常常被形容为21世纪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叙利亚的2400万人口中,有一半人被迫迁往异地或他国,史无前例的移民潮在欧洲疯狂地寻找安定。这些人中有穆斯林,也有基督徒。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硬本事,会说英语或者法语,但还有成百上千的乡下穷人。他们可能很难适应另一个大陆的生活 。

他们敲响欧洲大门,他们一样想要欧洲的自由、民主,想在不会被腐败扼杀的经济环境中寻找生计。

202.jpg

当下的叙利亚难民事件虽不是这系列危机中最大的事件,但却是最新的。 [Getty Images]

赛克斯·皮科协定的后果

然而,在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悲剧的规模上的的时候,评论家们或许忽视了这件事的背景。一战后,奥斯曼帝国中说阿拉伯语的省份被英国和法国人为地分裂出来,造成了一系列的难民危机。而当下的叙利亚难民事件虽不是这系列危机中最大的事件,但却是最新的。

这一分裂导致了各种不公正和不稳定,并进一步造成了叙利亚危机。在叙利亚陷入混乱的2011年之前,叙利亚被迫像约旦和黎巴嫩一样安置不断抵达的难民潮。他们是赤贫的逃离家乡的人们。

叙利亚在伊拉克1990年后的制裁期为其难民提供庇护,后来又保护了2003年以来因新伊拉克的集团犯罪和派系斗争而导致的难民。即使他们的涌入给叙利亚的经济和社会造成了障碍,叙利亚还是用有限的资源尽力帮助了他们。

最穷的那些难民在城市里变得非常显眼,他们几乎让当地擦皮鞋的男孩们失业了。人满为患的学校无法从财政上支持涌来的新学生。同时,携带了钱财的伊拉克人开始购置家宅,使得原本就严峻的房屋供应短缺问题更加严重了。叙利亚甚至颁布了新的法规,限制外国人购房。

然而,那不是当时唯一的难民危机。2006年夏天以黎冲突期间,将近一百万黎巴嫩人,也就是超过四分之一的黎巴嫩人口被迫离开家园,或是离开黎巴嫩逃往他国。

大约有18万人来到了叙利亚。即使在最穷的地区,热情的当地家庭都欢迎他们。这些难民很幸运,因为大部分人最终都得以重归故土。

在那之前,1975年到1990年黎巴嫩经历了15年的内战,黎巴嫩人总是被迫带着亲友寻找难民庇护。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最终回到了家园。

从未结束的困境

然而,最早的难民危机出现在英国管辖末期的巴勒斯坦。早在1948年5月以色列单方宣布建国之前,很多巴勒斯坦人就被以色列军队的前身,犹太复国主义的武装组织驱逐了。

就像巴勒斯坦历史学家拉希德·哈立迪(Rashid Khalidi)简单说明的那样,那些建立犹太国家的人“知道巴勒斯坦确立已久的人口地理分布。这意味着如果不做这样的种族清洗,这个新国家的阿拉伯人会和犹太人一样多”。

那些难民中的一部分人至今仍因为国际法而生活在以色列统治之下,例如70%的加沙人口是被以色列势力驱赶到加沙的。虽然他们中有些人住的地方甚至能看得见祖宅,但他们回去的希望渺茫。

其他巴勒斯坦人在海外开始新的生活,但也有很多人做不到。除了约旦,阿拉伯国家一直都不愿意把完整的公民权开放给他们。

有些人觉得被国际社会遗弃了,便把他们的绝望转变为武装反抗,导致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1970在约旦造成的“黑色九月”、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黎巴嫩的动荡、以色列1982年造成上千人死亡的入侵,以及最近哈马斯和其他伊斯兰抵抗组织领导的自杀式炸弹袭击和对以色列平民的导弹射击。

那个溺亡的三岁小难民艾兰的爸爸指责富有的阿拉伯国家,说他们拒绝为叙利亚难民提供帮助。很多人也许听到了巴勒斯坦人恳求公平的回响。

叙利亚的未来是如此的不确定,会不会有很多叙利亚人也同样被剥夺了回家的权利?若是如此,阿拉伯世界将承担的长远后果令人不忍想象。

【作者John McHugo为《简明阿拉伯史》和《叙利亚现代史》作者】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谁能浇灭耶路撒冷的这把大火?
  • 印度今年的朝觐者达十七万
  • 伊斯兰金融在英国的发展与壮大
  • 欧盟要求以色列停止非法犹太定居点建设
  • 吉尔吉斯建成中亚最大清真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