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穆斯林志愿者为新冠肺炎病逝者进行土葬

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一群缅甸穆斯林自发组成志愿团队,从首都仰光医院以及周边新冠肺炎隔离治疗中心收集穆斯林病逝者屍体,为他们举行简单殡礼,并以伊斯兰的方式加以土葬。


缅甸穆斯林志愿者从仰光医院抬出穆斯林新冠肺炎病逝者屍体

司徒昂现年23岁,过去的半年间,他和他的夥伴就以仰光一处穆斯林墓地为家,远离妻儿与父母亲朋,每天穿戴厚重的防护服,穿梭於医院和墓地之间,避免因新冠肺炎而逝世的穆斯林新冠肺炎感染者依据缅甸佛教习俗火葬。


缅甸疫情爆发较晚,然而,由於缅甸医疗水准极其有限,疫情带来的危机极其严峻

在这些穆斯林志愿者的帮助下,穆斯林逝者被抬至仰光穆斯林公墓,并由当地伊玛目进行简短殡礼,然後依据穆斯林信仰进行土葬。

司徒昂曾经营一家小卖部,疫情爆发以後,缅甸实施全国封锁,死亡人数直线上升,其中包括不少穆斯林。思量许久,司徒昂决定加入缅甸穆斯林志愿群体,冒着被感染病毒的风险为穆斯林逝者进行土葬。司徒昂说:“每当我看到逝者家属宽慰的表情,我就很开心。真主全知一切,他知道我们在做什麽,正因如此,我们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件事情,我们不想让自己的穆斯林同胞遭遇火葬的结局。”


穆斯林志愿者们在穆斯林公墓搭建了临时大棚,在里面生活起居

仰光拥有约35万穆斯林人口,占仰光总人口的7%。当地穆斯林群体虽然生活拮据,但依旧筹集资金为志愿者提供三辆救护车、两辆小卡车,以及粮食等生活物资。

由於新冠肺炎威胁巨大,志愿者一旦决定加入,就只能暂时切断与亲朋好友的联系,一切交流都只能通过手机来完成,以免病毒进一步传播给家人或朋友。因此,志愿者团队只能在墓地搭建大棚,以墓地为家,为当地穆斯林群体服务。

这个志愿团队由十五名当地穆斯林组成,他们轮流值班,二十四小时轮换上岗,穿戴橡胶手套、防护服、护目镜、面罩、口罩,以最为专业的面貌出现在仰光各个医院,接收因新冠肺炎不幸离世的穆斯林,为他们完成穆斯林的葬礼。

全球新冠肺炎大爆发初期,缅甸境内感染人数增长较为缓慢,截止8月中旬,缅甸全国感染人数约为400人。当然,检测试剂的短缺,也是缅甸新冠肺炎病毒感染人数持续走低的主要原因。在八月下旬起,缅甸政府大量购入检测试剂及仪器,该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随即急速上升。

由於经济长期停滞不前,缅甸医疗水准极为有限,医院相关设施更是极为短缺。当病毒开始在缅甸肆虐时,缅甸人民几乎毫无防护之力。


穆斯林志愿者为逝者消毒

仰光是缅甸新冠疫情重灾区,截至目前,当地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突破十万人大关,死亡人数已达2000。司徒昂和的穆斯林志愿者团队每天都要在当地医院收集三到四具穆斯林死者屍体。

司徒昂每次上岗时间为两星期,随後会有一星期隔离与休息,期间,他可以与妻儿短暂相会。今年四月,随着新冠疫情的逐渐蔓延,仰光施行严格封锁与管制,彼时的司徒昂已经决定参加志愿者团队为当地穆斯林服务,但他并未告诉家人,以免他们担心。他说:“如果家里人知道我要加入志愿者团队协助埋葬穆斯林逝者,我妈妈和妻子肯定会阻拦我。”

正式加入志愿者团队後,司徒昂才打电话通知了家人。家里人虽然非常担心他的安全,但却对他表示支持,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司徒昂不去冒险,穆斯林新冠肺炎逝者就不得不接受火葬的结局。 这半年间,司徒昂的家人也会前往穆斯林公墓探望他,但只是遥相问候,并未近距离接触。

缅甸第一位因新冠肺炎逝世的病人,是一名69岁的穆斯林老者。司徒昂和他的朋友们第一时间赶往医院,将逝者接到穆斯林公墓,为他举行殡礼并完成土葬。司徒昂回忆道,第一次接触新冠肺炎逝世者,他极其紧张,但是,凭藉信仰的力量,他和朋友们勇敢完成了整个送葬过程。


司徒昂在普通医疗口罩上面加戴一个N95防护口罩

司徒昂坦言,随着逝世者人数的不断上升,他的恐惧逐渐消散,但是,内心的悲痛却总是无法抑制。他说:“遗憾的是,家属们无法见逝者最後一面,我知道他们很难过,因为我们穆斯林要为逝者举行殡礼,我也很不好受,有时候,我们在埋葬逝者时都会情不自禁的啜泣。”

-----------

编辑:叶哈雅

出处:Channel NewsAsia

原文:Burying the dead: Myanmar's Muslim COVID-19 volunteers

连结: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asia/myanmar-yangon-muslim-covid-19-volunteers-1374101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