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生到反穆黑斗士

穆罕默德•尼脑威

9•11发生时,穆罕默德•尼脑威(Muhammad al-Ninowy)刚从伊利诺斯大学医学系毕业不久,随即应邀前往佐治亚格威内特学院担任医学系讲师。

尼脑威出生在美国,从小就在浓厚的伊斯兰范围中长大。长久以来,在父辈的薰陶下,他在接受世俗教育的同时,也热衷於伊斯兰信仰学习。9•11的爆发,让他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疑惑。他不敢相信,他引以为傲的伟大信仰,竟然也会出现如此残暴的恐怖分子,他不敢相信,伊斯兰一夜间竟然被世人视为恐怖与暴力的代言词。

的确,9•11事件让很多西方穆斯林感受到巨大压力,在媒体及政客的不断抨击下,他们不少人竟然也认为伊斯兰有着很大暴力的思想,甚至以伊斯兰为耻,不敢承认自己的穆斯林身份。

感赞主,尼脑威并没有深陷於此,他稍作调整,立即静下心来思考为何会有穆斯林作出如此残暴的举动。他依然坚信,自己的信仰就是正义、和平与爱,而非媒体所描述的邪恶化身,他说:“我始终坚信,这样一个基於和平、善良与爱的宗教,绝不会衍生出如此恐怖的思想,任何人也无权假借伊斯兰的名义去发动此类恐怖袭击,他们只不过是在满足自己的私欲。”

对於仇穆分子以及被伊斯兰恐惧症思想洗脑的非穆斯林而言,尼脑威这番话就好似无稽之谈。毕竟,他们笃信伊斯兰就代表着恐怖与暴力,他们不愿听从任何人的辩解与阐述。

但是,不论是尼脑威与无数坚守正信的穆斯林,还是追求真理与正义的非穆斯林,他们都坚持一点:人之所以会选择暴力与暴恐袭击,只是出於他们的私欲,其背後是施暴者对权利的渴求,是为了满足他们自身野心,而非出於然後宗教信仰的教导。

对尼脑威而言,他最无法理解的是,竟然会有所谓的穆斯林打着伊斯兰的旗号、以至仁主的名义残杀真主造化的人类。尼脑威认为,9•11毁掉的是世贸中心双子塔和五角大楼,但这些极端分子下一个袭击物件,就有可能是你我的家,抑或是我们崇拜真主的神圣清真寺。

尼脑威的本职工作是一名注册麻醉师,在行医、教学的工程中,他逐渐发现,医学确实能救人,但是,它却无法挽救人的内心与灵魂。於是,他决定当一名教育家,去传播伊斯兰信仰的和平与爱,去改变甚至消除世人对伊斯兰信仰的误解与仇恨,他认为这就是他的使命所在。

9•11事件的直接後果,就是将整个西方穆斯林群体置於风口浪尖,让伊斯兰信仰因个别极端穆斯林的恶行而背负恐怖主义的罪名。在很多人眼中,伊斯兰信仰就是恐怖主义的温床,正因如此,尼脑威才会下定决心放弃高薪且安逸的行医工作,立志成为消除非穆斯林与穆斯林误解的桥梁。自2001年起,尼脑威就在美国各地举办文化讲座及论坛,邀请穆斯林学者与当地居民共同探讨伊斯兰信仰的基本与真相,让人们明白恐怖主义不属於伊斯兰。

2013年,尼脑威成立了麦迪那学院。从此,他抗击穆黑思想与伊斯兰恐惧症的事业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麦迪那学院集清真寺、文化中心及学校於一身,其课程面向穆斯林及非穆斯林,旨在消除非穆斯林对伊斯兰的误解,同时培养志在传播伊斯兰真理的新一代美国穆斯林领袖。

时至今日,麦迪那学院已经发展成为全球范围内小有名气的宣教中心。难能可贵的是,麦迪那学院坚决杜绝将伊斯兰政治化,而是坚持传播伊斯兰的基本真理与信仰要素。

然而,尼脑威及其同仁的努力与艰辛依旧属於杯水车薪。毕竟,在全球伊斯兰恐惧症高涨的大背景之下,穆斯林发出的一切声音都有可能最大限度地被无视,伊斯兰信仰依旧被贴上“恐怖主义”的标签,遭受媒体、政客及无知民众的无端指责与仇视。纵观全球,种族主义者不断发起针对穆斯林的恐怖袭击,然而遗憾的是,几乎无人愿用“恐怖主义”去形容这些源自非穆斯林之手的暴力袭击。

据司法机关统计,自2015年以来,仅在美国,就发生了数百起针对穆斯林群体的恐怖袭击事件,其中包括纵火、枪击等极端暴力手段。另据加利福尼亚大学调查显示,自2015年以来,针对穆斯林群体的仇恨犯罪增长了78%。

对此,我们表示遗憾与抗议,但是,我们绝不可因此而心生绝望,绝不可因此而停止奋斗。正如尼脑威所言:“我们必须坚守信仰,我们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世界,伊斯兰是基於和平与爱的信仰。”

伊斯兰这个词的本意即“和平”,换言之,没有和平,就没有伊斯兰。倘若世人不愿睁开双眼去看清伊斯兰的真相,倘若世人甘愿受蒙蔽、坚持将伊斯兰信仰视为恐怖主义的大本营,那麽,我们的奋斗与工作就不能停息。

-----------------             

编辑:叶哈雅

出处:《亚特兰大周刊》

原文:He earned a medical degree then learned his calling was to teach Islam

连结:http://suo.im/5kcBK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