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伊斯兰历史 >> 伊斯兰在中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回教小史》(3)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伊斯兰之光 作者:伊斯兰之光
热度751票  浏览187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8年8月20日 21:54
  原注云:  

  胡元入主中国,其种族散处天下者,难以遽绝,故凡蒙古及色目人,听与中国之人相嫁娶,为婚姻。……不许蒙古色目之本类自相嫁娶。如本类中违律自相嫁娶者,两家主婚杖八十,所嫁娶之男女俱入官,男为奴,女为婢……夫本类嫁娶有禁者,恐其种类日滋也。  

  所谓色目人,实际上是回教人占最大多数。这条限制色目人的法律,也就是限制回教人的法律。事实上,也许回教人因为这条法律的关系,而有娶汉女的许多方便。但就这条文的本身而言,充分地表示它对回教人的猜忌和防闲。这种歧视的程度,较元时是大大地增加了!  

  明代的私人著作中,间有对于回教人表示好感的,但也很有表示嫌恶的。以两者相衡,好感的程度似远不及嫌恶的程度之深。茅瑞征着《皇明象胥录》,公然摭拾市井谰言,对回教辱骂。一代大师顾炎武着《日知录》,痛心疾首地说:  

  天子无故不杀牛。而今之回子终日杀牛为膳。宜先禁 此,则夷风可以渐革。唐时赦文,每日十恶丑逆、火光行动、持刀杀人、官典犯脏、屠牛铸钱、合造毒药,不在原赦之限,可见古法以屠牛为重也。若韩泥之治江东,以贼非牛酒不啸结,乃禁屠牛以绝其谋。此又明识之士所直豫防者矣。他竟把回教人之屠牛,都认为大逆不道了。  

  清政府对回教人,由歧视而压迫。清律上有若干条文,对于回教人之犯罪者,特别加重处罪。回疆征服后,对于回汉间的关系,特别加强监视。回疆之重要地方,多于同一地点分设回城与汉城,两城人民不得自由往来。汉人人回疆者,皆须携带护照,始准人境。回疆回汉人民间之通婚,更所严禁。

  有清三百年中,与回教人有关的战事,可以说是无代无之。我们试举著名的战事来说,就有:

  一、米刺印、丁国栋之役,时间在顺治五年四月到六年十一月,战区在甘肃。米、丁所部回众(当然也有非回教人在内),先后死者约三万人。

  二、大小和卓木之役,时间在乾隆二十三年五月到二十四年七月,战区在回疆。

  三、乌什之役,时间在乾隆二十九年二月到同年七月,战区在回疆。

  四、昌吉之役,时间在乾隆三十二年八月,战区在回疆迪化州属之昌吉。

  五、苏四十三之役,时间在乾隆四十六年三月到六月,战区在甘肃。

  六、田五之役,时间在乾隆四十九年四月至七月,战区在甘肃之通渭县、伏羌、静宁一带。

  七、张格尔之役,时间在嘉庆二十五年八月至道光八年正月,战区在回疆。

  八、永昌之役,时间在道光二十三年至二十八年,战区在云南永昌一带。

   九、咸同云南之役,时间在咸丰六年至同治十一年,战区遍于云南各地,并波及四川、贵州。双方死亡数目,包括军民在内,数目很多。

  十、陕甘之役,时间在同治元年二月至十一年冬,战区在陕西甘肃二省。双方死亡人数亦多。

  这些战役的起因,不完全相同。除了米、丁之役,是由于要复明抗清,其它备役由于地方官吏处置之不公,或地方官吏对回民之虐待,因而激起变乱的,居最大多数。例如昌吉之役,魏源述其起因云:

  乾隆三十有二年,屯官以中秋之夕,犒诸流人。置酒山坡,男女杂坐,醉逼流妇使讴。诸流人故悍,又皆使酒,俄顷激变,城屯官,劫军器,据城叛。

  张格尔之役,魏源亦述其起因之一,说:(边臣)保举渐弛,多用侍卫。及口外驻防,视换防为利数,以瓜期为传舍。与所属司直章京,服食日用,无一不取于 阿奇木伯克(清人任命之四人首领)。伯克借供官为名,敛派回户,日增月甚。西域赤铜普尔钱,一当内地之五。喀什噶尔岁敛普尔钱八九千缗。叶尔羌岁敛普尔钱万余缗。和阗岁敛普尔钱四五千缗。土产毡裘金玉缎布,赋外之赋,需索称是。

  章京伯克分肥,而以十之二奉办事大臣。各城大臣不相统 属,又距伊犁将军渺远,恃无稽察,威福自出。而口外驻防笔 帖式,更习情形,工搜括。甚至广渔四女,更番入直,奴使兽畜,而回民始怨矣。

  其它战役的起因,类似这种情形的很多。大概清中央政府对于回教人的歧视,反映到地方官吏的心理上,已使他们觉得回教人可欺。同时,如果他们是边地官吏,住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更使他们能施展鱼肉人民的伎俩。这样,战斗的事情就一天一天地多起来了。回教人是大批地牺牲掉了。清政府及其官吏对于回教人的不顺从,反而感觉着头痛,于是就有了"回回难治"的口号。本章参考数据举要

  关于元代或蒙古帝国时之回教人处境,可检阅《多桑蒙古史》中有关各章。

  关于清代与回教有关的战役,可看《兰州纪略》(有刊本),《石峰堡纪略》(有《四库全书珍本》初集本),《平定回疆剿擒逆育方略》、《平定云南回匪方略》、《平定陕甘新疆回匪方略》(以上俱有刊本),魏源《圣武记》(有《四部备要》本),林则徐《林文忠公政书》(有《国学基本丛书》本)。简单一点的记述,可看但熹《清朝全史》(中华书局出版),肖一山《清代通史》(商务印书馆出版),曾问吾《中国经营西域史》(商务印书馆出版)。但《全史》等书错误太多,须注意。

  寺院教育的提倡

  明清两代,回教因受人的歧视与厄害,遂有教中才智之士出来设法作各种救护宗教的活动。其表现最大者,有两种。一是寺院教育的提倡,一是汉文译述的发表。前者所以使师弟相授,希望能够把宗教学术的传统保持下去。后者所以介绍回教教义于教外人,或不懂阿拉伯文、波斯文的回教人,以增进他们对回教之理解或认识。

  寺院教育的提倡,相传始于胡登洲。登洲,陕西渭南人,字明普,明嘉靖元年(公元1522年)生。早年,他本是读儒书的,后来改业习经,并到满克(Makka)朝觐。归国以后,他大大地感到中国回教的衰败,就立志兴办教育。他招了一些学生到礼拜寺里,自己供给他们生活费用,或给他们找工读的机会。他成就的学生很多,他的弟子、再传弟子及数传弟子中,很有些著名的经师。至于影响所及,闻风而起的,就更有人在了。

  自登洲到现在,三四百年间,寺院教育的主要课程不外乎教法和宗教哲学。课本,或用阿拉伯文,或用波斯文。现在回教寺院教育普通有"十四本经"之说,即:

  一、《连五本》。这种课程,共包含五个部分,是讲动词变化和词句构造的。前三部分不知谁作。后二部分是根据阿卜杜夏西尔(回历471年即宋元丰M年,公元flog年去世)的书作的。

  二、《遭五》。这是"连五本"第五部份的注解书。作者名穆团勒吉,生于国历 538年(即来绍兴十三至十四年,公元 1143-1144年),死于回历610年(宋嘉定六至七年、公元1213-1214年)。

  三《满俩》。这是一部大文法书。作者查密,生于回历817年(明永乐十二至十三年、公元1414-1415年),死于国历897年(明弘治五年,公元1492年)。

  四、《白亚尼》。这是一部修词学。作者赛尔德丁,死于回历772年(明洪武三至四年,公元1370-1371年)。

  五、《伟易业》。这是一部教法书。作者马哈漠德,死于回历747年(元至正六至七年,公元1346-1347年)。

  六、《者俩来尼》。这是一本浅近的《古兰经》注,宜于初学者之用。作者者刺伦丁未作完,于回历864年(明大顺三至四年,公元1459-14ed年)去世。者马伦丁接着作完。他于回历9()年(弘治八至九年,公元1495-1496年)去世。

  七、《夏遵》。是一部较详的《古兰经》注。作者阿布都刺死于回历791年(明洪武二十二年,公元1389年)。

  八、《客俩目》这是一本讲宗教哲学的杰着。作者生死年月待考。

  以上的八种,都是用阿拉伯文写的。

   九、《圣训详解》。这书是四十段圣训和它们的解释。选注者伊本斡德安,死于回历594年(宋庆元三至四年,公元*97-1198年)。

  十《艾尔白欧》。这也是四十段圣训的选注。作者是哈萨漠了。

  十一《侯赛尼氏经注》。这是一部"古兰经"注。回历897年(明弘治四至五年,公元1491-1492年),侯赛尼着。

  十二、《昭元密诀》。这是一部哲学书,与"满俩"同一著作者。

  十三《归真要道》。这是一部论修养的书。回历620年(宋嘉定十六年,公元1223年),阿布都刺着。

  十四、《古力斯坦》。这是一部文学名著。作者赛尔底殁于回历690年(元至元二十八年,公元1291年)。

  以上六种,都是用波斯文写的。

  这十四种经籍,并不是每一个经学生必须完全学习的,也不是于这十四种以外,不准学别的东西。这不过是寺院教育中的主要课程罢了。

  这十四种经籍之规定,始于何时,不能确考。但我们如注意上列各经籍著作时期之可考者,都在胡登洲以前;则它们在登洲时已规定好了,也未可知。本章参考书举要

   关于回教寺院教育者,可看庞士谦《中国回教寺院教育之沿革及课本》(禹贡》半月刊第七卷第四期),王静斋译《伟戛业》初、二集(北平刊本),杨仲明译《教心经注》(桂林刊本),李虞宸译《圣谕详解》,伍遵契译《归真要道》(南京蒋氏刊本,太原伊斯兰布道会刊本)。

  汉文译述的发表

  汉文译述的发表,始于明末。真正能自成体系,立论正确的诗述,从王岱舆开始。岱舆后,张中、伍遵契、马注、刘智都是很重要的译述者。

  王岱舆,别署真回老人,明末清初人。明洪武年间(公元l3681402年),他的祖先从西域来进贡。明太祖询问历法,他答得很详细。明太祖给他一个钦天监的官,叫他住在金陵。一直到岱舆的时候,还在金陵住家。岱舆生长在宗教气息浓厚的家庭里,自幼对于回教经典已有了很好的根基。三十岁以后,他开始读儒书,阅史籍,浏览诸子学说。他对于禅宗的道理,似乎也用心研究过。他觉得各家的道理都不如回教的道理好。他和别人辩论,常常用回教的道理折服他们。他把他的心得和重要的辩论,写成两部书。一部书是《清真大学》,一部书是《正教真诠》。《清真大学》共一卷,内分五篇,是一部讲宗教哲学的书。《正教真诠》共二卷,各有二十篇。前二十篇是论归真明心之学,后二十篇是修道之学。另外,又有《希真正答》一卷,是岱舆同别人问答的话,后学伍连城代为辑录的。《正答》所陈义说,和上述两书不相出人,但显豁详明的地方,也有两书所赶不上的。《大学》有北平石印本,太原伊斯兰布道会排印本。《真诠》有镇江刊本,成都刊本。《正答》有马福祥排印本。

  张中,又名时中,字君时,明末清初时姑苏人。也是在童年时候,就学习经典。崇祯十一年(公元1637年),他到金陵游学,正赶上印度经师阿世格东来。他师事阿世格三年,很学了一些东西。他根据阿世格的讲解,加上自己的心得,作了一部《归真总义》。这是一部阐明回教最高信仰的书。他又译注了一部《四篇要道》,是讲日常生活中应遵行的一些条件。(二书,成都俱有刊本。)另外,他又有《克理默解》一卷,早已失传。

  伍遵契,字子先,金陵人。他幼读儒书,中过秀才。后来因为无意功名,便把儒书抛开,专心研究教典。清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他究心教典,已快三十年了,他开始翻译一部著名的波斯文巨著。这部巨著,就是前章所已经提到的寺院课本之---《归真要道》。这书共分四卷,内包五门。第一门三篇,解明本经纲目大义。第二门五篇,解明万有造化根源。第三门二十篇,解明今世中正事业。第四门四篇,解明善恶归结。第五门八篇,解明士农商工齐修。全书都用寺院讲经的口气写,是遵契口述,他的哥哥天叙写下来的(有南京蒋春华排印本,太原伊斯兰布道会排印本)。遵契又有《修真蒙引》一书,只一卷(有刊本)。

  马注,字文炳,号仲修,是赛典赤赡思丁的十五世孙。崇祯十三年(公元l640年〕生于云南永昌。永历帝在云南建国,他曾以荐,人中书,后改锦衣侍御。永历帝既败,注以教书维持生活。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他看出吴三桂的阴谋,知道云南要难免糜烂了,他离家到北京去。在京差不多住了十五年,他才回来。他往来游踪所及,到了不少的地方,见到了许多有意思的人。他的兴趣逐渐集中到回教教义方面来,把以前作文章谈经济的旧业差不多都放弃了。他着了一部讲教义的书,叫作《清真指南》。这书共有八卷,后来又加上了两卷。大概全书的精髓都集中在卷七,可以说是全书的提纲。卷二卷三讲的是天人之学,卷四卷五论的是修身之道。卷十中的条款,则更触及许多实际问题,有许多意思是同时回教著述中所没有谈过的。这书全部定稿时,他已经是七十二岁的人了。

  刘智,字介廉,号一斋。清康熙初年,生于金陵。他父亲王杰,字汉英,对于教义有很浓厚的兴趣,曾着过《清真教说》。马注游金陵,三杰和注过从甚密,他曾为注校订《清真指南》全部。三杰有志译经,常恨自己的力量不够。智继承他父亲意思,发愤攻读回教要典,并研究中国子史群经和道佛两教的书。他在山林中僻居十年,专心治学。又赴齐鲁燕豫,访求造经。他的著作,有《天方性理》。《天方典礼择要解》、《天方至圣实录》。《天方性理》是说天人性命的书,有本经,有图说。本经有五章,图说有五卷。约在康熙四十三年(公元17ot年)完成。《天方典礼》,是一部论礼法的书。关于日用伦常的教训,婚姻丧葬的仪则,都扼要地说到了。共二十卷,二十八篇。康熙四十五年(公元17be年)完成。《天方至圣实录》是叙述穆罕默德六十三年间所历大事的书。书用纲目体,按年编次。共二十卷。康熙六十年(公元1721年)开始写作,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完成。这是智的最后巨著。他完成这书时,恐怕已有六十岁了,另外,他还有《五功释义》、《天方字母解义》、《天方三字经》,都是小册子,是专为初学的人写的。智自称,所著述数百卷,但行世的不过五十卷罢了。智所著书,版本最多,广州、镇江、成都、昆明、北平、上海等处均有一种或多种书的刊本或排印本。

  刘智死后,好久没有宗教著作家出来。一直到同治年间,才有马德新的大量译述出世。

  马德新,字复初,云南太和县人。生于乾隆五十九年(公元1794年)七月二十九日,死于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四月十三日。他对于回教教典的造诣很深,游历的回教区域也多,国内如陕西、四川和云南各地,国外如印度、阿拉伯、土耳其,他都到过。他在国外得到的经籍和教益,大概都很不少。回国以后,他的声名大极了,不只全云南的回教人尊崇他,就是非回教人也都知道他。咸丰年间,因地方政府屠杀回民,致激起大规模的民变。德新曾参加过民军。后来德新虽和地方政府妥协,但他在回教人中的声名毕竟使当道者忌妒。后来就因为这个,被罗织罪名,以八十岁的高年竟被杀死。他所译着,有阿拉伯文的,有波斯文的,有汉文的。汉文译述,有:

  一、《宝命真经直解》五卷。

  二、《信源六箴》一卷。

  三《礼功精义》一卷。

  四、《幽明释义》一卷。

  五、《正异考述》一卷。以上四种,又合称为《四典要会》,是德新的重要译述。

  六、《性命宗旨》一卷。

  七、《会归要语》一卷。

  八、《醒世箴》一卷。

  九、《天理命运说》一卷。

  十、《礼法启爱》一卷。

  十一、《道行究竟》一卷。

  十二、《寰宇述要》一卷。

  十三、《天方历源》一卷。

  十四、《据理质证》一卷。

  以上十四种书,俱有昆明刊本。这些书大概都是德新口述,他的学生马安礼、马开科笔受并修润的。另外,他又有

  一、《真诠要录》,是删削王岱舆《正教真诠》而成。

  二、《指南要语》,是删削马注《清真指南》而成。

  三、《天方性理注释》,是刘智《天方性理》第五卷的注释。

  四、《尔勒璧春秋》。

  五、《天方至圣实录宝训》。这两种是摄摘《天方至圣实录》而成。

  这都是德新整理前人著述的成绩马安礼、马开科的助力也还是占很重要的成分。

  德新后,有马联元,字致本,云南新兴人。他的先人中,很出过几个有名的经师。他在经学方面,既有很好的家学,另外他又攻习儒学。二十二岁的时候,他在河西小回村任经师。一年之后,就到满克朝觐,遍游叙利亚、埃及、印度各国。见闻既广,学问日进。回国之后,在新兴龙门大寺主讲,先后来就学者,达一千余人之多。光绪二十年,赴印度。第二年,到干补勒城,就在那里注经。这年闰五月十九日死,时年六十三岁,他着阿拉伯文波斯文书多种,风行一地。汉文译述,有《孩听译解》一种,用汉文译《孩听》以古兰经》选本),这与马德新的《宝命真经直解》,都可说是《古兰经》之最早的汉文译本。

  大致说来,汉文译述的发表,可分两个阶段。王岱舆至刘智,是一个阶段。马德新、马联元是一个阶段。第一阶段,译述和发表的地域以金陵为主,内容或专译一经或专述一理论的体系,其兴趣几全限于宗教哲学和宗教典制的方面。第二阶段,译述和发表的地域以云南为主,内容方面较广,已由宗教哲学、宗教典制扩及到天文历法、地理、和《古兰经》之汉译了。本章参考数据可看本章所列举各书。

  最近的三十二年

  自回教传人中国一直到清末,可分为两个时期。唐宋元是一个时期,明清是又一个时期。第一个时期虽可能有中国人信仰回教,但中国境内的回教力量总是以外来的回教人为核心的。第二个时期,中国境内的回教人可以说都是中国人了(不管他们的祖先是中国人或外国人),但被教外人歧视,至少是被政府和士大夫阶级歧视,并且由歧视而迫害。我们可以称第一个时期是中国回教史上的移殖时期,第二个时期是中国回教史上的厄难时期。不过我们说厄难时期,并不是说回教在这时期没有甚么发展,回教在这时期,信仰者的数目不知比以前增加了多少倍产生拜寺的数目也不知比以前增加了多少倍。回教人在政治上的地位是不如前了,但回教深入了各地农村,力量比以前还要坚固。这时的迫害虽重,但外来的压力却更使回教人团结了。而宗教学术的研究,寺院教育的推进,也是这时期之另一方面的收获。这也是我们谈中国回教史所必须知道的。

  光绪宣统年间,回教先觉之士,受了时代思想的影响,经师王宽倡办新式学校于北京,鼓吹教育普及,提倡经书两通。留日回教学生三十六人组织留东清真教育会于东京,发刊《醒回篇》,讨论回教教务之改进及实施回教教育之方策,字里行间亦时时暗示民族革命的意思。这是清末中国回教的一种新气象。民国建元以后,中国回教更有转人一个新时代的模样。一直到民国三十二年年底止,这种转变一直在发展着,但这个新时代究将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却还须等待一个时期,才能看得明白。

  在最近的三十二年中,中国回教的大事约有五项可述。

  第一,是政府及教外人对回教的重视。民国建造,以五族共和相号召,回族被列为五族之一。不管"回族"一词在现在有如何不同的解释,但在那时似是指全部中国回教人说的。这是回教人第一次在中国政治上,取得和非回教人同等的地位。民国约法和中国国民党党纲之明白标举"信教自由",也都给回教以很有利的保障。孙中山说:

  三民主义首在解放国内之民族一律平等。回族在中国历代所受压迫最甚,痛苦最多,而革命性亦最强。故今后宜从事于回民之唤起,使加入民族解放之革命运动。回族向以勇敢而不怕牺牲著名于世,苟能唤起回民之觉悟,将使革命前途得一绝大之保障。

  中山以一个旷代的政治家而说出这样重视回教人的话,这是史无前例的。北伐完成以后,以至抗战七年的今日,政府颁布保障回教和嘉慰回教人的文告,更时常可以看得见。

  在学者方面,注意回教史和回教问题的人也慢慢地多起来。陈汉章、陈垣、张亮丞、顾颉刚等是其中最热心的。  

  第二,是各种学校之提倡。民国建立以来,各地回教区域筹设普通小学者甚多。筹设中学者,也有北平西北公学、云南明德学校、杭州穆兴中学等。筹设师范学校者,有北平成达师范学校、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万县伊斯兰师范学校、宁夏省立云亭师范学校等。前三个师范学校都是以训练新时代的教长为目标或目标之一的。寺院学校的课程也在逐渐改变中。新的外来经典、国文、常识等科目,局部地改变了旧有的课程。  

  是出版品之逐渐增加。中国回教定期刊物,在三十二年间,先后发刊者当在七十种以上。其中创刊最早者是民国四年创刊的《云南清真月报》,刊行最久者是民国十七年一月创刊的《月华》和十八年九月创刊的《伊光》。而《中国回教学会月刊》和《季刊》,则是这些刊物中最严肃最充实的。  

  回教书籍除北平、上海、昆明、成都、镇江、广州随时用旧有木版印刷或用铅石印翻印旧书及外国来的新书外,中国回教人之新着也在随时增加中。在老辈的经师中,如杨仲明,如王静斋,都是译经的健将。仲明的细密,静斋的多产,都是很难得的。青年人中,马坚最有希望。他译述的东西,既忠实,又谨严,和杨、王的作风又有所不同。  

  第四,是回教组织逐渐扩大。自民国元年起,中国回教人士开始有公开组织全国性的团体之自由。这一年内遂有中国回教俱进会之成立,设本部于北京,设支分部于各省县。民国十八年十月,中国回教公会成立,设总会于南京,并拟设本支会于各省县。这本是一个准备代替俱进会的组织。但俱进会支分会之在僻远省县者,并没有完全改组。民国二十六年冬,中国回民救国协会发起于郑州。次年夏,在武汉正式成立。后来迁到重庆,改名中国回教救国协会。民国三十二年,又改名中国回教协会。这个会规模比以前的两个会大。凡在后方各地曾经成立俱进会或公会的,都已完全由协会改组。并且有许多地方,向来没有设过某会的分支会的,现在也设上协会的分支会了。此外,还有中国回教学会和伊斯兰文化学会在作埋头研究的工作。有各清真寺的董事会,处理各寺的寺务。  

  第五,是回教人爱国的情绪很高。民国缔建时,回教人参加革命各役,杀身成仁的,不可胜计。抗战以来,回教人在中央及西北西南各地负军事重任的,很有一些人。至于在前线努力杀敌,在后方努力生产的,可以说占中国国教人的全数。这也是以前所没有的。  

  大致地说来,上述情形,已是表示回教在往新生的路上走。不过现在回教的进步还赶不上它四周的进步,回教人的努力还太不够。这都不能使回教在现在以及在最近的将来,走上新生的路子。并且,阻碍回教前进的事情也还多得很。究竟中国回教是否能走上新生的路子,这一方面要有回教人本身努力的程度,另一方面也是要看他们所具备之客观条件。  

  本章参考数据举要:  

  可看赵振武《三十年来之中国回教文化概况》(《禹贡》半月刊五卷十一期),和傅统先《中国回教史》第七章(商务印书馆出版)。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回教 小史 中国
顶:30 踩:3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3 (298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7 (275次打分)
【已经有112人表态】
33票
感动
27票
路过
23票
高兴
2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