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人生与社会 >> 精神升华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为何奉教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伊斯兰之光 作者:伊斯兰之光
热度468票  浏览83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8年8月18日 23:02
  我生命中的前廿五年是在共党国家捷克度过的,在过去的岁月中,我曾经是个无神论者,深信没有上帝的存在。我之所以非常反对上帝的存在,最重要的原因是基督教的三位一体的观念,让我觉得非常不合理。

  我仍清晰地记得我的祖母,在我孩童的时期告诉我有关上帝的故事,有关耶稣和他的母亲马利亚,而这些故事听起来非常不合逻辑,我会问她:「祖母,如果主是独一,他怎么可能又可以同时成为三个?」「如果马利亚是祂的母亲,那么在祂出生之前,谁又是主呢?」我依旧记得我是那么无情的嘲笑可怜的祖母,而她也无法提供我满意的答复。

  记得廿五岁时,我在明尼苏达州立大学攻读硕士,当我发现我的一位同学信主并且按时礼拜,我还捧腹大笑,嘲笑一个在攻读商学院硕士的人居然会笨到相信有上帝和后世。

  直到我三十岁后,在对自然科学发生兴趣时,才渐渐明白即使一座砖墙也不可能会自然产生。因此,如果宇宙间所有自然定律精确地环环相扣在一起,这绝对不会是一个偶发的事件,而这些绝对是上帝所创造的,而且上帝一定是独一的。

  我从完全否认上帝的存在,到完全相信上帝的存在,而在这中间,我未曾有过任何不确定的时期。

  现在我知道有上帝的存在,我知道祂是唯一的。我也确信所有宗教都错了。我也老早知道基督教,而我对犹太教的印象是,犹太人才是上帝的选民,它所教导的并不像是来自全知全能的主。我对伊斯兰了解不多(当然是从报纸上得到的信息),我并不认为他们的宗教信仰会跟我所想的有任何相同之处。我第一次看到的穆斯林,让我对伊斯兰的印象更坏。

  这些人是在科特迪瓦和赖比瑞亚经商的黎巴嫩人与叙利亚人。我是到西非出差时遇到这些人的。以我看来,他们并不诚实,他们饮酒,他们也不礼拜,他们对待非洲人如同奴隶般。当我告诉他们说,他们的所作所为有违他们上帝的律法,他们同意,可是他们说他们并不担心。他们说这就是伊斯兰的好处,因为「在伊斯兰,一个人可以好好享受,胡作非为,而当他老到没法干罪的时候,他只需要去麦加朝觐一趟,他的罪就可以全部洗去。」我心里想「简直是胡说八道!还是离这个宗教越远越好!」

  因此,有一阵子我认为自己有一个独特的宗教信仰,这个宗教只有我和我信仰的上帝,而我服从祂的旨意。直到有一次我和一位黎巴嫩学生深谈,才发现我们的信仰竟然是相同的。他正好到科特迪瓦去探望亲人,他很讶异我竟然未曾读过古兰经,而且建议我一定要读一读。他确信我会喜欢它,他也告诉我,从古兰经中我会发现很多跟我的信念相同的东西。当我询问他有关「其它」回教徒的行为时,他告诉我不应该从这些人的身上来评断伊斯兰教本身,因为这些人都是无知的。

  我对他印象深刻,随即买了一本英译的古兰经(N. J. Dawood翻译的,其实并不是最好的)。我必须承认它被搁置在我的书架上约三年,我碰都没碰过。我之所以不愿去看它,主要是因为我曾经从头到尾读过圣经数次,但是都徒劳无功,因为我发现太多的矛盾,而且很多的东西都很乏味。我以为古兰经大概跟圣经差不多。但是,基于好奇心,有一天我开始拿起来读了。我才读了三页就感到非常讶异,还跟我太太说,穆罕默德一定很聪明。古兰经里的东西,是那么合逻辑,没有矛盾。之后,我突然发现里面的一些有关科学性的知识,让我几乎窒息。我确信这些知识是到了廿世纪之后才被发现的。穆罕默德不可能会知道这些,他肯定是一位使者与先知,我因而恍然大悟,古兰经只有可能来自于上帝。

  这是发生于十七、十八年前的事,我从未后悔。我的亲朋好友刚开始都无法置信我是认真的。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他们以为我在开玩笑。甚至到现在,当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还是不能理解我为何会选择伊斯兰。我也一直被询问「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是恐怖份子?杀害无辜的人?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如何压迫妇女?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想把整个世界带回到中世纪?如果你想信主,好,没什么不妥,可是为什么要选择信仰他们的安拉?为什么不信我们的上帝?为什么?」

  对我的孩子(廿三岁、十四岁、十二岁、十岁)而言,伊斯兰是很自然的融入他们生活。我的太太廿七年来,一直相信唯一的神,她拒信三位一体的观念,也不相信耶稣是神,也不相信人与神中间需要一个调解人。但是当我告诉她,她的想法就是伊斯兰时,她还是无法接受。在她心里,她无法把伊斯兰与信仰伊斯兰的人分开来看。她认识许多我的穆斯林朋友,也认为他们是很好的人,可是并不认为他们是代表了真正的穆斯林,她只认为他们是例外的。

  今天许多穆斯林的悲哀是,当看到一些教胞做出违反伊斯兰的事情时,非但不去制止,反而跟着他们站在一起。他们怕人多过于怕真主,为了跟这些人在一起,便把真主的律法折衷,却忘记当审判日来临时,这些对他们都没有任何帮助。

  一九六八年,我自捷克来到西方国家,正好是在苏联占据布拉格时。用我收集的珍贵邮票,贿赂了一个负责护照的官员,在三个月后我将我父母与弟弟带到瑞士,正好是在捷克政府取消通行西方国家的时候。在一九六九年我获得明尼苏达州立大学的学费补助,在那里花了五年读书。

  我的父亲在一九七二年去世,我不晓得他最终是否发现主的道路,过去他一直是无神论者,晚年时他开始思考上帝存在与否的问题。根据我母亲的记忆,父亲已经信了主。我父亲过世的时候我弟弟才十七岁,对于信仰,他很迷惘。他说在我父亲临终前几天,有一位基督教的牧师常到医院来看他,并且跟他讨论信仰方面的问题。但是我父亲是个理性的人,他不能够接受三位一体的观念。我并不确定他是否发现其实真主并不是像基督教所描述的那般。很有可能他一直都没有接受上帝,因为基督教的上帝是唯一一般大众所认为的上帝,而他却无法接受。

  当我弟弟看见我在阅读古兰经,并且告诉他我信主的时候,他几乎笑翻天。如今,他和他太太(从前也是无神论者),都相信造物主的存在。可是他们还是没有读我多年前赠予的古兰经,他们对伊斯兰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他们所见到的穆斯林使他们对伊斯兰失望,他们看见过很多不遵守教规的伪君子,还有其它很多人对知性的讨论很反对。很遗憾地,他们从这些人身上评断了伊斯兰。

  我的母亲(从前也是无神论者)也在几年前相信了造物主的存在。可是,也如同我弟弟与弟妹的理由,她还没有阅读古兰经。

  我还是不断地为他们祈求真主指引他们并且引导他们走向正道。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奉教
顶:16 踩:2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1 (198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6 (156次打分)
【已经有74人表态】
20票
感动
16票
路过
19票
高兴
1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