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教义与功修 >> 正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认清现代吉哈德的实质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伊斯兰之光 作者:伊斯兰之光
热度580票  浏览51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8年8月20日 21:50
  西方人把伊斯兰的“吉哈德”精神翻译成“圣战”﹐包藏恶毒的用心﹐故意对世人误导﹐因为圣战曾经是基督教历史上一段最血腥和肮脏的丑闻。 西方人提起基督教历史上的圣战﹐无不感到羞耻﹐但是西方的媒体和文人墨客却把这个恶毒的词语强加给伊斯兰。

  《圣经》中没有“圣战”这个词﹐与上帝和耶稣基督都毫无关系﹐而是欧洲历史上反动教会和殖民主义借宗教名义蒙骗欧洲基督教徒招兵和勒索﹐对外发动侵略战争﹐掠夺土地和资源﹐满足贵族们的贪婪欲望。 “圣战”一词起源于十一世纪至十三世纪的“十字军”向东方领土侵犯﹐后来又出现在十六世纪的欧洲“神圣联盟”和十七世纪的“神圣罗马帝国”﹐都以宗教的名义发达对外侵略和掠夺战争。

  今年梵蒂冈宗座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于德国纪念“9-11事件”的第二天﹐在里根斯堡大学演讲中指责“先知穆圣用刀和剑传播他的教义”。 在今年开斋节﹐麦加圣寺首席大伊玛目在百万人会礼后的卧尔兹(演讲)中说﹐教皇对伊斯兰无稽之谈的指责表露了当代西方国家对伊斯兰的焦躁心理﹐表达了一种不正常的情绪。 他说﹕“这种情绪来自敌对阵营内心里的怒气﹐因为他们很不愿意看到伊斯兰像今天这样超越国界﹐跨过障碍在迅速发展﹐所向披靡。”

  《古兰经》中没有“圣战”这个词﹐只有“吉哈德”﹐而且出现过不下四十次﹐因为真主引导信士们生命的价值是为正义事业奋斗﹐并非就是战争。 在真主启示的经典中﹐从来都没有把战争定为“神圣”性质﹐只有是非之分﹐信士允许参加正义战争﹐他们为人间公道而战﹐战死者享有“烈士”的荣誉和品级。

  “吉哈德”在《古兰经》中几十处启示中出现﹐各处情节不同﹐词义也有区别﹐明确的意思可由当时特殊的政治﹑社会﹑物质条件而定。 从学者们判断的法学定义上﹐“吉哈德”应当包涵这些意思﹕(一) 是个人灵魂的净化﹐如与个人私欲和陋习做斗争﹔(二) 维护领土安全﹐保家卫国﹐例如抵御侵略﹔(三) 维护信仰的纯洁性﹐例如抵制异端邪说﹔(四) 受压迫者争取解放﹐例如反殖民主义的斗争﹔(五) 制止社会犯罪行为﹐例如反对贪官污吏或种族大屠杀。

  美国领导的世界“反恐”﹐针对的目标是“伊斯兰恐怖主义”﹐实质上是一些为世界不公正鸣冤叫屈的人。 西方人从十七世纪开始的工业革命﹐ 相信生物进化论和机械力学原理可以解释人类社会学的“历史规律”﹐以适者生存弱肉强食为“科学”理论﹐开拓世界征服事业。 他们从海盗生涯直接掠夺金银财宝到贩卖奴隶灭绝种族启动经营﹐然后进入全球殖民法制时代﹐直到今天进入帝国主义世界霸权势力﹐几十亿亚非拉人民遭受到西方船坚炮利的屠杀和征服。 人间究竟有多少不公正? 罄竹难数﹗ 二十世纪使世界进入反殖民主义高潮﹐但是西方既得利益集团从来没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意图﹐而只是改变殖民主义形式和方式﹐受剥削和受压迫的人民仍旧受剥削和受压迫﹐官逼民反是人心所向。

  伊斯兰是正义斗争和反抗不公正的精神力量。 现代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既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嗜血魔鬼﹐也不是寻找死亡只求灵魂进天堂的神经病患者。 他们是一批时代造就的有理想﹑有斗争目标的伊斯兰信徒﹐因为他们依靠精神力量﹐认为值得为摆脱现世的压迫和奴役而奋斗。 他们是有信仰的人﹐但是一切作为都表达了他们的政治倾向﹐决心为换取世界公正而捐躯和牺牲许多生命。 确是﹐他们时不时地提出“吉哈德”的口号﹐提醒战友们一致目标﹐因为他们不约而同地进行着一场世界革命运动﹐其中核心是宗教的精神力量和现实的斗争对象两大因素。

  从今日所见﹐那些分散在世界各地﹐互不隶属﹐宣称以宗教名义的奋斗﹐有许多共同特点﹐不论是凯伊达组织﹑伊斯兰吉哈德组织或是活跃在许多国家的秘密伊斯兰复兴运动党﹐都具备这两大因素。 而今天出现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又同欧洲历史上的清教徒主义运动极其相似﹕他们有一个明确的今世奋斗理想﹐又有后世里的精神寄托。 美国宗教哲学家麦克·瓦尔泽说﹐历史上的清教徒把他们对照经书的行动转变成政治革命﹐他们依靠上帝的启示经典﹐追求在人世间建立一个神圣同盟(The Holy Commonwealth)。 这是现代伊斯兰极端主义运动与基督教历史上宗教运动的共同性﹐但是我们还是认为他们有偏激的思想。

  今天西方国家的反恐﹐说来很有讽刺性﹐因为这些伊斯兰极端主义主流集团都曾经是西方培植和训练的地方势力。 当时在“冷战”时期﹐苏美两霸相争﹐伊斯兰极端主义是无神论苏联的天敌﹐而美国却发现可以利用他们借刀杀人﹐把他们从世界各地召集起来﹐给钱给枪给技术﹐派遣军事专家给他们培训﹐帮助他们建立有效的组织和通讯系统。 成批的伊斯兰游击队战士被美国武装起来﹐派遣到阿富汗和所有苏联渗透的中东国家﹐里根总统不止一次表彰那些同“邪恶苏俄帝国”斗争的伊斯兰“自由主义战士”。 苏联解体后﹐恰恰是这些自由主义战士﹐对当初的支持者反戈一击﹐不是恩将仇报﹐而是进入第二阶段革命任务﹐继续前期的最终目标。

  阿富汗从苏俄帝国手中解放了出来﹐但是那些伊斯兰教斗士(穆贾哈丁)看到还有更多的穆斯林弟兄仍旧处于西方传统殖民统治之下﹐例如巴勒斯坦和其它被西方占领或控制的穆斯林国家。 澳大利亚大学世界战略研究所对十多个伊斯兰国家的六千名各界人士民意测验﹐发现这是他们当代共同的理念。 被调查者虽然没有凯伊达组织那样的偏激思想﹐但是他们对那些美国认定的“恐怖主义的集团”表示同情和道义上的支持。

  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看来﹐这些人是宗教狂热份子﹐野蛮成性的邪恶势力﹐当代魔鬼﹐干扰西方国家的世界战略部署﹐而对他们的政治诉求不予理睬。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了维护西方在那些国家的传统利益﹐在输送“民主”和“自由”的旗号下﹐对那些制造“恐怖主义”的集团给予最凶猛的屠杀和打击﹐动用一切现代化杀人武器﹐希望制服和肃清他们﹐例如美国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和袭击黎巴嫩真主党。 美国现代社会学家马伊克·曼恩说﹕“这是西方民主的黑暗面。”

  美国的反恐宣传﹐努力对“恐怖主义”进行妖魔化的描述﹐例如“邪恶轴心”﹑“流氓国家”﹑“伊斯兰恐怖主义”﹑“伊斯兰法西斯”﹐结果适得其反﹐使仇恨加深﹐强化了对抗﹐因为这些谩骂和谴责没有触及问题的实质﹐例如他们的奋斗目标。 如果在一场不得民心的战争中﹐而且又犯了策略的错误﹐必然导致失败﹐因为对方更加容易招募新兵﹐反对西方霸权的“恐怖主义”力量不断壮大。 最明显的例子是﹐西方支持的以色列强大武装﹐在全体阿拉伯人都受到羞辱和以色列军事压迫下﹐美国永远不会找到阿拉伯朋友﹐而且因为树敌过多﹐反恐必败。

  对于穆斯林来说﹐这种受压迫和被羞辱的感情就是发挥伊斯兰吉哈德精神的理由﹐方式可能多种多样﹐例如对美国提议和规划的任何懈怠﹑拖拉﹑磨蹭和不合作都是吉哈德的一种形式﹐任何一位阿拉伯的国王或总统都能轻易做到这一点。 在中东或整个穆斯林世界﹐只要看到美国的出现﹐都会采取不同的对抗情绪﹐绝大多数是和平的方式﹐例如瞟以仇恨的眼光或礼貌地拒绝合作﹐都是吉哈德﹐都含有政治的目的。 伊斯兰的和平主义反抗运动不必创造什么理论﹐也不必传授什么方法﹐人人都能心领神会。 吉哈德就是最有力的和平主义意识﹐而是最适中的“不合作运动”﹐既能击中敌人要害﹐又能赢得民心。

  西方国家和新闻媒体把吉哈德翻译成“圣战”﹐等于对自己蒙上眼睛在黑洞里乱抓乱打﹐贻误战机﹐因为只顾发泄内心里焦躁的怒气﹐而忽略了对伊斯兰对抗精神的清醒研究和分析。 用强大武装反恐﹐用恶毒语言辱骂﹐实行经济制裁﹐都无济于事﹐穆斯林世界的吉哈德精神只会越战越强﹐参战的人越来越。 假如找到了穆斯林反抗西方的历史和现实根源﹐以公平对待穆斯林﹐撤销一切殖民主义特权利益﹐给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同样的尊重和权利﹐穆斯林对抗西方的吉哈德精神不战便自然消失。

  (阿里编译自, www.khaleejtimes.com﹐伊光编译)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吉哈德 实质 现代 认清
顶:21 踩:32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1 (23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1 (207次打分)
【已经有79人表态】
28票
感动
13票
路过
21票
高兴
1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