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人生与社会 >> 正教本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依据经训,浅析信仰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网络转载 作者:马恩信
热度668票  浏览194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5月12日 18:20

二、信仰应需要重建和有更新的必要

前面说过,伊斯兰信仰是由六个内容所组成,即信仰安拉,信仰天神,信仰经典,信仰使者,信仰末日,信仰前定。这是一个高度概括、完整的信仰体系,相互关联,缺一不可。其中,信仰安拉之实有、独一及其属性,是信仰体系的核心问题,也是信仰成坏的关键。每个信仰者,或新加入伊斯兰的教友,往往以“作证言”和“清真言”即:“我作证: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独一无二,他无伴侣。”或者“万物非主,唯有安拉才是真主”、“我作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这样几句证词来表明自己心中之诚信和自己信士之身份。“作证言”与“清真言”是根据《古兰经》3章18节和47章19节的含义所昭示的精神而归纳的认主独一论纲领,是每个虔诚的穆斯林在自己生死存亡过程中,念念不忘,如同是须臾不离的身份证一样。
此外,《古兰经》还这样昭示:“当时,你的主从阿丹的子孙的背脊中取出他们的后裔,并使他们招认。主说:‘难道我不是你们的主吗?’他们说:‘怎么不是呢?我们已作证了。’〔我所以要使他们招认〕是因为不愿他们在复活日说:‘我们生前确实忽视了这件事。’或者说:‘只有我们的祖先从前曾以物配主,我们不过是他们的后裔;难道你要因荒诞者的行为而毁灭我们吗?’我这样解释许多迹象,以便他们悔悟。”(7:172-174)
从上面经文中“怎么不是呢?我们已作证了。”这一句答问,可以无可惑疑和无可辩驳地表明;全人类中任何人,其中包括了一切非穆斯林在内,人人在先天都已用这句话,即“作证言”承认安拉是自己的主宰,换言之,每个人,在其生命的原始状态中,便以自己的性灵与安拉缔结过主仆关系的盟约,经训的原文中称之为“弥萨格”(盟约)下面这几节经文可以佐证每个人的这种原始信仰的存在:“你们当铭记安拉所赐你们的恩典(即伊斯兰信仰),和他与你们所缔的盟约;当时,你们曾说‘我们听从了。’你们当敬畏安拉。安拉确是全知心事的。”(《古兰经》5:7)、“你们怎么不信仰安拉呢?使者号召你们去信仰你们的主,而你们的主,确已和你们缔约,如果你们要信道,就赶快信吧!他降示他的仆人许多明证,以便他使你们从重重黑暗走入光明。安拉对于你们,确是仁爱的,确是至慈的。”(《古兰经》57:8-10)根据经注家们的解释,这些经文既是针对信士而言,提醒他们勿忘安拉赏赐正信之恩,也是对那些动摇于正信与迷信之间的犹太教徒、基督教徒,以及一起不信仰安拉而忘恩负义的人们,提出警告。但无论怎样,都体现安拉对人类的仁爱与至慈。因为我们应该知道和牢记,安拉创造了人类,使其“具有最完美的形态。”(《古兰经》95:4)使人类有健全、匀称的体魄(《古兰经》82:7)并赋予人类以谋求知识与生计,辨别真理的五官(《古兰经》6:79;23:78;67:23);又为人类制服太阳、月亮、山岳海洋,让大地生长动植矿物,以供人类生存与享用(《古兰经》6:5-16;23:19;65:66;31:20-29等),所以,安拉说:“我确已优待阿丹的后裔(人类),而使他们在陆上或海上都有所骑乘,我以佳美的食物供给他们,我使他们大大地超过我所创造的许多人。”(《古兰经》17:70)
除了以上这些人类得以生存繁衍的物质条件和空间外,我们还可以从上面所引证的《古兰经》7章172-174节经文,确切地知道安拉还从完美的道德,健康的精神,至善的信仰,理想的人生的规范与发展上,给人类奠定了先天性基础,那就是使人类认知安拉为唯一真主的伊斯兰信仰。所以,任何人在其本性中都潜藏有“讨哈德”(认主独一论)的倾向与素质。对此,我们还可以从以下两节经文得到佐证:“你应当趋向正教,〔并谨守〕安拉所赋予人的本性。安拉所创造的,是不容变更的,这才是正教,但人们大半不知道。”(《古兰经》30:30)、“你们应当保持安拉的洗染,有谁比安拉的洗染更好呢?我们只崇拜他。”(《古兰经》2:138)

据伊本·阿巴斯和其他经注家们的解释,“安拉所赋予人的本性”和“安拉的洗染”都是指伊斯兰正教及其认主独一的信仰;故此,艾卜·胡赖伊勒传述,穆圣说:“没有一个婴儿不是生于天然的本性,后来受到其父母之影响,不是使其成为犹太教徒,便是成为基督教徒,或是成为祆教徒。正如一头母畜生出许多小牲畜,试问你们从那些畜仔中是否发现过有缺脚少头的残仔吗?然后穆圣诵读了‘你们应当谨守安拉所赋予人的本性’这节经文。”(《布哈里、穆斯林圣训集》)又据查比尔·本·阿布杜拉传述,穆圣说:“每个出生的幼儿,没有哪个不是凭其天然本性而出世的,直到他会说话的时候,不是成为感恩图报的信士苗裔,便要流为忘恩负义的逆徒幼崽。”为了遵行这些经训之教诲,维护安拉赋予人的先天本性,不致于改变原质,或蜕化变质,穆斯林家庭中,凡诞生婴儿时,家长便要礼请教长莅临,先面对婴儿的右耳诵读“艾赞尼”意为“召唤”,其内容是:“安拉至大!安拉至大!我作证: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我又作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快来礼拜吧!快来走成功之路吧!(以上每句均重诵一次)安拉至大!安拉至大!除安拉之外,绝无应受崇拜的。”然后,再面对婴儿左耳宣读“伊戈默”,意为“建立”,其内容与“召唤”一样,唯在“快来走成功之路吧!”一句后面,加一句“拜功已经建立”(重读一遍),再宣读以下的各句。据艾比拉菲尔传述:“我们目睹穆圣在法图默诞生哈桑·本·阿里的时候,穆圣曾对其幼孙的右耳宣读‘艾赞尼’,左耳宣读‘伊戈默’。”(艾卜·达吾德,铁尔密译所传圣训)穆圣还说:“谁家诞生婴儿之后,便对其右耳宣读‘艾赞尼’又对其左耳宣读‘伊戈默’,那么,婴儿不致遭妖婆之危害。”(伯伊赫格及伊本·赛纳所传圣训)

对初生婴儿,举行这种法定的礼仪,究竟有何意义?据罕伯里学派法学大师伊本·戈伊目·兆译在其《新生儿的珍品》一书中写道:“首先敲动人听觉的声音,应该是至高无上的‘艾赞尼’,它包含有赞颂安拉至大、极尊,以及使人步入伊斯兰正教时,必宣读的‘作证言’、‘清真言’之内容。这如同是向婴儿暗示与教导他(她)们,在进入现世的时候,就要牢记伊斯兰正教的标志便是‘艾赞尼’,也似乎是向他(她)们预告将来一旦要离尘世时,也务必要牢记那些认知安拉独一的言词;他(她)们当时虽然还不能口诵心惟,但凭安拉的祐助,随着年龄之增长,家长、教师之培养教育,潜移默化,使安拉先天所赋予的信仰天性,继后天经法定仪式复植于其心灵的认主独一的理念基础,在儿童心理上必定发生作用。这便是本文所谈的信仰重建的理论与事实依据,对初生婴儿灌输认主独一信仰教育这种礼仪,凡是虔诚穆斯林家庭都慎重其事举行与传承,但其意义之深远,并非人人所领悟,而且这还只是认主独一信仰启蒙教育的发端期,并非一劳永逸,万事大吉,应该在幼儿的成长过程中,不断实施和贯彻与加强这种思想教育,否则,是会中途而废的。据阿雅子·本·哈马尔传述,安拉的使者,有一天发表演说,其中讲道:“安拉说:‘我把我所有的仆人都创造成是有纯正信仰的人,但是后来常常被恶魔来诱惑他们,使他们迷失了自己原来的正教。’”(艾罕默德圣训集)所以,人们成年后,有的人谨守与安拉所缔结的盟约,继续接受信仰教育与学习;有的人中断了与安拉所缔结的盟约,停止信仰的再教育与学习。对前一种人,安拉对他们的品德称赞说:“他们是实践安拉的誓约而且不破坏盟约的。他们是连接安拉命人连接者的,是敬畏他们的主,畏惧严厉清算的。他们是为求得主的喜悦而坚忍的,是谨守拜功的,是秘密地和公开地分舍我所赐给他们的财物的,是以德报怨的。这等人得享后世的善果。”而与此相反的另一种,安拉叙述他们的情况及其后果是:“与安拉缔结盟约,然后加以破坏的,断绝安拉命人连结者的,在地方上进行破坏的,这等人将被诅咒,将吃后世的恶果。”(《古兰经》13:20-22、26)

其实,信仰之重建和更新,不仅是对新生婴儿和立志信奉伊斯兰的成年新教友必须进行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我们一般的穆民大众,也应该将这项工作坚持终生,不可松懈。这不仅是慑于前面我们所援引的那些经训的警告,指出信仰会因主客观诸多不利因素之影响,以致有得而复失之虞;何况,谁敢标榜或者自诩个人的信仰十全十美,或者自信能保证自己的信仰始终如一,直到复命归真?因此,安拉昭示我们:“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确信安拉和使者,以及他所降示给你们的经典。谁不信安拉、天神、经典、使者、末日,谁确已深入迷误了。”(《古兰经》4:136)我们从这一节经文,可以清楚地看出这样一个重要问题:安拉对已经获得正信的穆民大众——“信道的人们啊!”作了亲切、关爱的称呼后,紧接着就发出命令:“你们应当确信安拉和使者……”这并非是无谓之重复,或对穆民们的信仰不予以信任,其目的是促使我们对于既得之正信,要坚定不移地加以维护,力图健全、稳定、坚固,谨防有误有失之危险。正如,我们每天要在礼拜中,至少要向安拉祈求32次这样的几句:“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祐助,求你引导我们走上正路,你所施恩者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古兰经》1:5-7)这并不是我们对自己走上的伊斯兰道路心存疑虑而作出如此哀求与重新另求别的途径,而是祈求安拉坚定我们在伊斯兰这条坦途上的步伐,不要失足,不要中途而废。因为俗话说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比如:“信奉天经的人当中,有许多人惟愿你们在信道之后成不信道者,这是因为他们在真理既明之后,嫉视你们的缘故。”(《古兰经》2:109)、“信奉天经的人中有一部分人,希望使你们迷误。”(《古兰经》3:69)、“他们希望你们象他们一样不信道,而你们与他们同为一党。”(《古兰经》4:89)这些明显的敌人中,最积极而赤膊上阵的,有为东西方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忠心效劳的东方学者,有冒牌穆斯林学者的伪信士,有不惜出卖自己的信仰而甘心充当敌人走狗的“尔勒玛念耶”(世俗学者)以及“他们以外的别的敌人,你们不认识的敌人,安拉却认识他们。”(《古兰经》8:60)当然还有更为隐蔽而险恶的敌人——恶魔和个人私心杂念。恶魔随时伺隙我们的弱点与各种欲望,他无孔不入,进行蛊惑、利诱、怂恿;“但愿安拉弃绝他!他说:‘我必定要从你的仆人中占有一定数量,我必使他们一同迷误,必使他们妄想。’”(《古兰经》4:117)、“我誓必在大地上以罪恶诱惑他们,我必定要使他们一同迷误。”(《古兰经》10:38)可见恶魔所要竭力使其迷误的对象,肯定是已经获得正信,正在伊斯兰大道上的穆民,而其他迷信者,是其党羽一丘之貉,再勿需他去迷误。因此,安拉一再告诫穆民大众:“你们不要随从恶魔的步伐,他确是你们的明敌。”(《古兰经》2:168、208;6:142;24:21)“他确使许多人迷误,难道你们不明白吗?”(《古兰经》36:62)如果我们虔诚敬畏安拉,服从使者,履行安拉一切命令、禁令,成为表里如一的信士,增强防敌意识,恶魔就难以驾驭我们,因而安拉作了这样庄严地肯定:“我的仆人,你对他们绝无权力,除非那些顺从你的迷误者。”(《古兰经》15:42)“当你要诵读《古兰经》的时候,你应当求安拉保护,以防受诅咒的恶魔的干扰。对于信道而且信赖安拉行善者,他毫无权力。他的权力只限于和他交朋友,而且以物配主者。”(《古兰经》16:98-99)、“你可以许给他们任何东西——恶魔只许给他们妄想——我的仆人,你对他们没有任何权柄,你的主是为监护者。”(《古兰经》17:64-65)虔诚的穆民固然有安拉之监护,恶魔的权力难以控制他们,而我们普通穆斯林中易遭恶魔诱惑、迷误的芸芸众生、广大众民,既然成了恶魔易捕之猎物,失足、迷途,以致信仰丧失,岂不令人堪忧;因此,应时时按安拉命令我们那样祈祷说:“我的主啊!我求你保佑我得免于众恶魔的诱惑。我的主啊!我求你保佑我得免于他们的来临。”(《古兰经》23:97-98)还有两段求护佑的经文,即《古兰经》最后两章,也是安拉命令穆圣常诵,以避免恶魔和其他邪恶诱惑的有效办法。
安拉之所以创造作恶多端的恶魔及其狐群狗党,并容许他们来诱惑、迷误穆民大众,自有其深奥之哲理,其中不无含有考验我们信仰是否真诚,意志是否坚决之用意所在;而且每位先知都会面临如此考验,例如《古兰经》说道:“我这样以人类和精灵中的恶魔为每个先知的仇敌,他们为了欺骗而以花言巧语,互相讽示——假若你的主意欲,那么,他们不做这件事,故你应当任他们伪造谎言——让不信后世的人的心,倾向他们的花言巧语,而且喜欢它,以使他们干他们所犯的罪恶。”(《古兰经》6:112-113)

恶魔诱惑信士,使其迷误的手段,多种多样,无孔不入。所以《古兰经》在反复劝告穆民“你们不要追随恶魔的步伐”时,“步伐”一词是用复数词,表明其罪恶诡计和方法,无奇不有,而人们的私欲,往往是恶魔最方便利用它来诱惑、迷误信士的一种致命手法。这也是安拉所告诫我们要警防的,例如:“舍安拉所启示的正道,而顺从自己的私欲者,有谁比他更迷误呢?安拉必不引导不义的民众。”(《古兰经》28:50)以及“你告诉我吧!以私欲为主宰的人,安拉使他明知故犯地迷误,并封闭他的耳和心,在他的眼上加翳膜;安拉使他迷误之后,谁还能引导他呢?难道你们不觉悟吗?(《古兰经》45:23)私欲一旦膨胀,如不立即抑制,那么,不但会使人是非不明,真伪难分;对安拉的启示,穆圣的教诲听而不聪,视而不明,理性泯灭,铤而走险,干犯法纪,无所顾忌,原有的正信,必有失落从而招致迷误而无助之危险。《古兰经》在谈及那些舍经训的指导与劝告而顺从自己的私欲或顺从他人私欲的明文,不胜枚举。作为真诚信士,应对这些经训加强学习、研究,联系实际,以求安拉护佑大家的正信,万无一失。

从以上经训的论据,我们明白伊斯兰的敌人,恶魔、私欲会使我们的信仰受其恶意之诱惑,迷误而失色、变质、乃至丧失。穆民应该保持警惕,防患未然。现在,我们举几个实例,证明经训的论断之千真万确。法国东方学者居蒙在他写的所谓《伊斯兰病理学》一书中,充满了对伊斯兰、穆圣和穆斯林的刻骨仇恨、侮蔑、辱骂;歪曲真相,虚拟事实,他胡说:“穆罕默德的教理、信仰,是流行于世间的一种懒病,袭击着大量的人群,它令人恐惧,使人变得呆钝,茫然失措;懒惰成习;这种人如果一旦从呆钝、懒惰上苏醒,他便会杀人放火,热衷于饮酒,干犯种种丑恶罪行;穆罕默德的陵墓,是一根电杆,向穆斯林的头脑发射疯狂,于是人人表现出疯癫的神态,从世界各地年复一年地踊来墓前。他们养成许多土著人的落后习俗,例如不吃猪肉、不沾烟酒,不听音乐。”这个无耻文人,还造谣说:“伊斯兰的全部教义,是建立在极端残忍和纵欲淫荡上。”他告诉西方殖民主义者、占领军要怎样对待穆斯林呢?他的主张是:“想办法根除他们每天礼五次拜的功修,办法是以繁重的体力劳动和高酬取而代之,使其急功见利,疲惫不堪,忘其教义,再顾不得斋戒,朝觐等其他功修。要把麦加的‘克尔白’拆毁,将穆罕默德的陵墓及其遗体移来巴黎罗浮宫古物陈列馆。”

美国的一个匪帮头目兼传教士卢比特尔·马克司说:“我们的努力与奋斗,不要仅仅停留在促使穆斯林放弃伊斯兰而改奉基督教,我们还要致力于将十字架升在麦加城的上空;将圣像树立在麦地那。”(见阿布杜·瓦杜迪·史赖卜博士的《向麦加进军》13页)英国传教士威廉·吉弗尔德·比格拉福说:“当《古兰经》和麦加城从阿拉伯国家消失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阿拉伯人和全球穆斯林便将远离穆罕默德和他的经典,从而依我们的愿望与计划渐渐进入西方文明的轨道。”但是,另一个传教士写了一篇传教活动的报告,叙述了他们在阿拉伯国家进行传教迅速遭到惨败的原因。文章说:“伊斯兰始终是一个巨大盘石。只要伊斯兰还拥有《古兰经》、艾资哈尔大学,和穆斯林们每周一次聚礼日的集会,以及他们每年一次朝觐盛会这四大支柱存在,那么,基督教的布道船舶,势必要被伊斯兰这巨大盘石所撞毁。”(见格尔塔威博士《伊斯兰之功修》294页)类似这样对伊斯兰、《古兰经》、穆斯林持不共戴天立场进行恶毒攻击,肆意诽谤的人,不仅表现在诸如东方学者和基督教传教士,以及某几个集团人士方面的口头上,文章中。其实,所有敌视伊斯兰和穆斯林的人们心里,都有臭味相投,朋比为奸的共同心态,那是要改变穆斯林的信仰,彻底消灭伊斯兰。正如《古兰经》指出的:“他们不遗余力地谋害你们,他们希望你们遭难,他们口中已吐露怨恨,他们的胸中所隐讳的尤为恶毒。”(《古兰经》3:118)这些人的阴谋诡计,痴心妄想,虽然不可能完全实现,但是他们的人及其继承人还在,野心还始终存在,如果穆斯林不加强自己信仰的重建、更新、勤于功修,那么,在无孔不入,无处不有的所谓西方文明,现代生活方式的诱惑面前,势必倾心归顺。所以安拉警告我们:“信道的人们啊!如果你们顺从不信道的人,他们将使你们背叛,以致你们成为亏折的人。”(《古兰经》3:149)伊斯兰世界中第一个被受凯末尔的误导而被迫背叛伊斯兰典章制度的国家,是土耳其,以后则是在霍查铁血的镇压下,改变了伊斯兰全部面貌的阿尔巴尼亚,但是,他们并没给自己的祖国和穆斯林同胞带来什么利益与幸福!

穆斯林为了维护自己信仰之纯正,不受外来文化的冲击、洗染;同时为了保卫伊斯兰祖国,抗拒东西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的侵略,从历史到如今,与敌人进行了数百年无数次的英勇浴血奋战。例如长达近两百年的反十字军东征,近代史上利比亚反意大利的侵略战,阿利及利亚反法国的侵略的八年抗战,阿富汗反苏军强占的八年圣战,以及现在仍在持续的巴勒斯坦反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侵占领土的圣战;波黑反塞尔维亚灭绝种族的正义战;克什米尔穆斯林反印度教徒同化,以及其他国家地区的穆斯林反压迫,争取信仰自由所开展的战争,都是为信仰,受侵犯而被迫奋起的。伊斯兰本来就是和平的意思,历来主张全人类同源;信仰自由,人人都是安拉的仆人,一律平等,这在《古兰经》和圣训里有明文记载着,但是图谋不轨的敌人,要处心积虑地寻找一切可乘之机,瓦解伊斯兰国家,以西方生活方式来诱惑穆斯林,淡化和毁灭他们的信仰。前年9•11事件,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干涉穆斯林信仰自由和阿拉伯国家内部事务的机会和借口。布什狂妄地叫嚣,要发动另一次十字军东征。据科威特《社会周刊》报导,在布什的战斗鼓嗓下,不仅居住在美国和西欧的一些无辜穆斯林顿时遭受池鱼之灾,连阿拉伯国家内部与恐怖分子毫无相关的穆斯林也无端受到迫害和指控;在土耳其、突尼斯、印尼这类世俗政权下的穆斯林女性,不允许她们戴头巾进办公室和学校;埃及的许多教授《古兰经》诵读学校,也一度被迫关闭;美国政府还无理通知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教育部门修改宗教课内容。诸如此类的横行霸道行径,尤其纵容和庇护犹太复国主义者长期对巴勒斯坦人民实行国家恐怖主义政策。充分暴露了他们对伊斯兰信仰的极端仇恨;中国穆斯林的信仰在四害横行的时期,不是也同样受到践踏吗?那时全国清真寺被封闭或拆毁,阿语学校被停办,经书被焚烧,虔诚阿訇被禁锢,甚至被杀害。这些活生生的事实,都证实了《古兰经》的论断千真万确。但是《古兰经》同时也反复论述:“他们妄想用口吹灭安拉的光明,但安拉只愿发扬自己的光明,即使不信道者不愿意。他曾以正道和真教的使命委托他的使者,以便他使真教胜过一切宗教。”(9:32-33;61:8-9)并告慰和勉励受害的信士们:“你们不要灰心,不要忧愁,如果你们是有正信的人,你们必占优势。”(3:139)、“信道的人们啊!如果你们相助安拉〔的正教〕,安拉就相助你们,并使你们的脚步稳固。”(47:7)“如果安拉援助你们,那么,绝没有人能战胜你们。如果他弃绝你们,那么在他〔弃绝你们〕之后,谁能援助你们呢?叫信士们只信托安拉!”(3:160)

综合以上这些经文看来,穆斯林要能立于不败之地,对于自己教门和社会的正义事业,得心应手,首先要信仰坚定,托靠安拉;其次,加强自身的修养,赤胆忠心地做安拉的仆人。而欲求信仰之坚定,则必须不断对经训深入学习,求得信仰之更新、强化。穆圣说:“信仰在你们每个人心里,必定将象衣服被穿破一样会破烂,所以,你们应该恳求安拉更新你们心中的信仰吧!”(特伯拉尼所传圣训)又说:“你们应当更新你们的信仰啊!”有人问:“我们如何更新信仰呢?”穆圣回答说:“你们多多研究‘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这句真理之言吧!”(艾罕默德传自艾卜·胡勒伊敕所辑圣训)

“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是我们穆斯林日常生活中不绝于口的“清真寺”。言简意赅,顺口明畅,穆圣称之为“信仰的最高部分”;但真正执行,便是检验口诵者之信仰是否真诚的一个标准。举例而言,当拜功时间到来不立即遵循:“拜功对于信士,是定时的主命”(《古兰经》4:103),而是继续在做别的事情,如会客、吃饮、娱乐、睡觉或从事农、工、商等活动,不去礼拜的话,那么,自己口诵的“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意义已被自己当时轻慢或怠惰的行为所否定,而“安拉”一词的位置实质上已被会客、吃饮……等所取代,自己所崇拜的,绝非安拉,而是安拉以外其他事物。这便是信仰会破烂的意思,所以,举凡对安拉的一切命令或禁令,如不积极响应,认真履行,同样造成信仰破烂,必须更新,使其具有勃然崭新之活力与面貌。故《古兰经》昭示我们:“信道的人们啊!当使者号召你们去遵循那使你们获得生命的〔教训〕的时候,你们当响应安拉和使者的召唤。你们当知道安拉能干涉个人的心灵”(8:24)、“已经答应安拉的人,将受极美的报酬。”(13:18)

关于信仰的增减问题,教义学家对此有所争论;各家均持之有据,言之有理,这里不敢妄加评论。但六大信仰是信仰纲领,而其中认知安拉独一是信仰核心,众学者对此并无分歧,但实践上,人们有不同的层次;有的人虔诚、认真、持久、全面;有的人则盲从、怠慢、无恒、偏向,所以本文所说的信仰之增减,并非是指质与量方面,而是指强与弱,认真与疏忽,坚持与怠惰,全面与片面。这些不同的情况,又与人们对信仰意义与重要性的认知水平之深浅,以及安拉先天禀赋人类信仰资质的情况如何,有密切关系。所以,一位真诚的穆民,“每每想到安拉的时候,他内心便感到敬畏;当听到《古兰经》的时候,那些经文会增强他们的信仰。”(见《古兰经》8:2;9:123)证明信仰会有增减的经训还有:“安拉将给你一种有力援助,他曾将镇静降在信士们的心中,以便他们信仰上增加信仰”(《古兰经》48:4)、“而信道的人们更加笃信”(《古兰经》74:31)、“这件事使他们更加确信,更加顺从。”(《古兰经》33:22)其他还有18章13节、19章76节、47章18节也有类似记载。至于圣训方面,据《穆斯林圣训实录》记载:罕泽勒·艾西迪说:“艾卜·伯克尔有一天与我见面时,说道:‘罕泽勒啊!你怎么啦?’我说:‘我!罕泽勒,已经成为阳奉阴违的伪信者了。’艾卜·伯克尔说:‘安拉啊!赞你超绝!罕泽勒啊!你到底说了什么?’我说:‘我们在安拉的使者那里,他给我们讲述了乐园与火狱的情况,以致使我们如同亲眼看到一样。但是,当我们离开安拉的使者,回到家里的时候,妻子、儿女等杂务农活困扰了我们,使我们忘记了使者的很多教诲。’艾卜·伯克尔也有同感地答道:‘以安拉盟誓,我们也确实有类似情况啊!’于是我二人便去穆圣那里,各自诉说了自己这种尴尬心情!穆圣听后说道:‘以我的生命,在其掌握的安拉盟誓,假若你们能持久地固守着你们在我面前一样心理状态,牢记着我们所有教导,那么,许多天神势必会到你们床前和路上同你们握手言欢了。但是,罕泽勒啊!人就是如此,时而这样。时而那样。’穆圣连说三遍。”

据此,众学者一致认为:“伊玛尼”(正信)是言与行的综合;言与行一旦相背或相联,人的信仰就能减能增;会中止对安拉的记念,会忘记穆圣的教诲,于是信仰便减弱;另外,信士一旦犯罪,也无不如此。

托罕威·穆罕默德这位被伊斯兰四家法学派学者们一致崇仰的教义学家兼法学家在其《信仰学大纲》这一名著中写道:“‘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这句信仰最高部分(即清真言)所放射的光辉,在一些人的心里如阳光一样炽热、辉煌;在一些人的心里如明星一样灿烂;在一些人心里如火炬一样通明;在一些人的心里如夜明灯一样鲜亮;在一些心里如萤虫之光一样微弱。这些层次不同的人们所拥有的信仰的光辉,之所以强弱不同,是由于各自对信仰与认主独一的知识和实践的程度有差别而形成的。在复活日,各自拥有的信仰之光辉,将照耀在各人面前。所以,“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这句真谛之光,在人们心里每当其炽热四射的时候,它便能有力地将一切所面临的可疑事物和非法欲望立即毁灭,使其主人清心寡欲,洁身自好,超然物外,罪错不犯。这种信士,是认主独一的知识与实践升堂入室的真诚典范。所以,穆圣说过的:“凡是为博取安拉而诵了‘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人,不会进火狱。”(布哈里、穆斯林两圣训集)便是针对这种信士而作的许应。故此,信仰不仅仅是停留在口头上,念念有词,否则,伪信士也能流利表述……”(《信仰学大纲》334-335页)此外,一位信士,万一受物欲诱惑或因“恶魔要任随他的兄弟迷误,然后他们不肯罢休”(《古兰经》7:202)地怂恿这信士,使其良知泯灭,信仰之火暗淡,于是犯了如奸淫、饮酒、偷窃等大罪。穆圣说:“当信士奸淫的时候,其信仰已被剥夺,当其悔罪的时候,信仰又被回归。”(艾卜·达吾德圣训集)穆圣还说:“一个信士,当其犯罪的时候,罪在他心上便成了白色中的黑点。如果他悔过自新,洗心革面,向安拉祈求饶恕,那么,他的心地便被擦亮;如果要再犯,则黑点便会堆积,那就是如安拉所说的:‘他们所犯罪的罪恶,已象锈样蒙蔽他们的心’(《古兰经》83:14)”(艾卜·胡勒伊赖所传圣训)然而“敬畏者遭遇恶魔蛊惑的时候,能恍然大悟,立刻看见真理。”(《古兰经》7:201)即时悬崖勒马,拒邪归正。正如穆圣所说:“奸淫者,在有正信的情况下,欲奸淫时,最终不会奸淫。”(布哈里、穆斯林圣训集)这证明信仰在某些人的心里,有强弱,完美与残缺不同的表现。

以上是进一步阐述信仰必须时时重建与更新的必要性,以及如何重建与更新所依据的经训教诲。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顶:23 踩:3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8 (27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224次打分)
【已经有102人表态】
38票
感动
21票
路过
25票
高兴
1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