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人生与社会 >> 精神升华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法图拉•葛兰与苏菲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伊光编辑
热度611票  浏览123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8年8月18日 23:02

早期的苏菲既没有专门的教团组织,也没有严密的传授系统。拉比亚、朱耐德、穆哈西比、毕什尔、安萨里、法里度丁·阿塔尔、甚至鲁米,都不属于任何苏菲教团,然而他们依然是苏菲。在后来的教团制度化了的苏菲们看来,那些早期的苏菲的思想是“有问题的”——因为他们没有精神导师。而在苏菲的传统中,没有筛海的人,会将撒旦当作自己的筛海。[12]

在思想导师的重要性这个问题上,大多数苏菲的确不鼓励、甚至反对在没有筛海或者“批热”的情况下实践苏菲道路。但也有少数人的观点是,精神导师未必是一个活人。例如,哈拉甘尼就是在阿布·亚兹德·毕斯塔尼的灵魂的引导之下进入苏菲道路的,而阿塔则是受到了哈拉智的灵魂的启发。[13]还有一些苏菲宣称自己的导师是黑兹尔,这是古兰经Surat al-Kahf中所提到的先知穆萨的一个神秘伙伴。

葛兰的立场是,他的思想发展是受古兰经和圣训的指引。在葛兰看来,古兰经不仅是最好的导师,更是所有苏菲行知的源泉。立足于古兰经与圣训,并从那些晚近的苏菲们的观点和经验中汲取养分——他们对古兰经的教导进行了个人演绎(伊智提哈德)。苏菲的思想道路并不是一些穆斯林所认为的那样,“与沙里亚(教法——译者注)形成对照、甚至抵牾的一个道路选项”,而是伊斯兰学的一个主要分支学科。

“塔索伍夫”( Tasawwuf,苏菲行知——译者注)不与任何建立在古兰经和圣训基础之上的伊斯兰原则相抵触。不仅不抵触,并且与其它宗教学科一样,它也有着自己的经训明文依据,或者以伊斯兰早期的纯正学者们从经训中演绎出来的结论——伊智提哈德为依据。[14]

在葛兰看来,塔索伍夫和沙里亚是同一真理的两面,或者说,它们是同一真理的两种不同表达方式。之所以出现两种表现形式,是因为人的性格不同,而不是因为真理的内容矛盾。这两种形式都能够引导穆斯林信仰并实践同一个伊斯兰真理,只是每个穆斯林必须找到最适合自己性情禀赋的方式。

有人说,奉行前者(沙里亚)是一种外在的、公开的信仰(约束自我、遵守明文,即外学派),而奉行后者(塔索伍夫)则是一种纯粹的内在信仰(即内学派——译者注)。虽然说这种差异的出现,部分原因在于代表沙里亚戒律的是教法学家、是穆夫提们,而代表后者的则是苏菲们,但我们还是更应该把这个问题看作是人性的自然倾向所致——即每个人都会优先选择一种更适合自己性情的、自己更容易理解的方式。[15]

苏菲中的一些人是反教法的,他们宣称,对于遵循内学派道路人来说, 没有必要遵守外学派的教法。但葛兰的立场非常明确,他呼吁苏菲们不要放弃教法,并强调这至关重要。葛兰将那些奉行教法的苏菲大师们一一列出,给出一个长长的名单——其中主要是嘎德忍耶和纳格什班底耶系统的代表人物,而现代社会的代表则是赛义德·努尔西。努尔西认为,虔诚的穆斯林总是寻求充分按照古兰经和圣训的思想去生活,塔索伍夫则是这种生活的具体体现。

奥兹达里格认为有三个“正面的因素”影响了法图拉·葛兰的思想:正统的逊尼派伊斯兰思想;纳格什班底耶派苏菲传统;努卡卢克运动,也就是那些受赛义德·努尔西思想影响的穆斯林们所做的努力。[16]纳格什班底耶向来主张认真遵守沙里亚教法,所以前两个问题之间没有什么矛盾。然而,葛兰与纳格什班底耶的传统所不同的是,纳派弟子每人都有一个明确的思想培养系统,都要受到筛海的严格指导。而葛兰的思想发展则更为开放,强调善行与造福人模拟思想修炼更为重要。[17]

奥兹达里格所说的三个因素中对葛兰思想的形成——包括他的苏菲思想方式——起了最大作用的,可能是赛义德·努尔西。[18]努尔西本人也是在纳格什班底耶传统中学习成才的,但是他选择了走出纳格什班底耶的托热格体,在此体制外工作、讲学。因此在更大程度上,葛兰将苏菲传统看作是伊斯兰圣徒们的智慧积累,而不是使伊斯兰价值观内化的必然道路。努尔西说:“学者们写了数以千计的书,在受启示的人们当中宣扬苏菲、教授苏菲、描述苏菲,向他们展示造物的真实性,并向穆斯林群众阐释真理。”[19]

[11] Ihsan Yilmaz 对此观点表示认同,他说很多写葛兰的人都认为葛兰在坚持一种苏菲的奋斗传统,强调人们的精神需求、对大众的教育以及在喧嚣浮躁的时代追求一种稳定感 (参见 Ihsan Yilmaz的“Ijtihad and Tajdid by conduct: The Gülen Movement”收录于 M. Hakan Yavuz 与 John L. Esposito 编辑的《土耳其的伊斯兰与世俗政权:葛兰运动》(Syracuse: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2003)P:208–237

[12] Zeki Saritoprak着《法图拉"葛兰自己的苏菲道路》,2001年4月26-27日乔治敦大学“伊斯兰的现代性:法图拉"葛兰与当代伊斯兰”研讨会上的论文,待出版,7、Saritoprak的论文是研究葛兰思想中的苏菲元素的首选文章。我在此尽量避免重复他所反复阐述的内容

[13] Schimmel P:105

[14]葛兰《伊斯兰功修中的关键概念(Key Concepts in the Practice of Islam)》P:9

[15]同上,P:7

[16] Elisabeth Özdalga,“伊斯兰铸造品中的世俗禁欲观:法图拉"葛兰所倡导的虔诚与行动主义” Critique,17 (Fall 2000)P:91

[17] Ibid.P:93

[18]在评论努尔西的 Mathnawi al-Nuriya (The Epitomes of Light)时,葛兰称努尔西为“大师”并呼吁深入研究他的作品

[19] Bediüzzaman Said Nursi,《书信集(The Letters)》,第九章第29封信,伊斯坦布尔第一个典故: Sozler,1997P:518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顶:28 踩:3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9 (24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1 (198次打分)
【已经有104人表态】
20票
感动
22票
路过
22票
高兴
4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