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听加沙人说:以色列袭击一年后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网络翻译 作者:veilsoflight
热度11407票  浏览86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8月07日 12:57

一年前,以色列的袭击摧毁了加沙大部,杀戮了2200多名巴勒斯坦人;一年后,幸存的加沙人仍艰难地恢复着袭击造成的创伤和损失。虽已过去一年,一切仿佛就在昨天。由于缺乏重建材料,加沙就好像凝固在了时间里。接下来,你将见到六位加沙人,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挣扎:失去家园,失去工作,或者更糟,失去亲人。

Yassir Mahmoud El Haj

Yassir Mahmoud El Haj,25岁,来自加沙Khan Younis难民营。他和家人住在一起,有个姐姐与丈夫生活在拉法。2014年以色列袭击的第一周,没有任何警告,他家的房子遭到以色列战机轰炸。活下来的直系亲属只剩下Yassir自己和没住在家里的那个姐姐。

Yassir的父母Mahmoud Lutfi el Haj、Basma Abd el Qader el Haj,他的兄弟姐妹——Najla,28岁;Asmaa,22岁;Omar,20岁;Tareq,18岁;Sa’ad,16岁;Fatma,14岁——都被杀害。

“2014年7月10日,袭击第三天,凌晨1点半,我家的房子遭到三枚导弹的袭击,一个小的,两个F16的。没有任何警告。

“遇袭的前一天,我们家人去看了叔叔,他家住在500米以外,我和兄弟们留在家。那晚他们回来后,我想出去看看朋友,看看他们情况怎样。家人说不要太久,路上小心。我出去了一个小时,然后决定回家——外面的状况很危险,以色列战机一直很密集地在天上飞。r> “一眨眼的功夫,两枚F16导弹在我眼前落下,我就站在离家100米开外的地方。后来发现,我到家前,已经有一枚小导弹扔下来。

“我不知道导弹丢在了哪里,空气中烟尘弥漫,人们尖叫着。我又走近点,还是不知道炸在了哪里。然后听到有人在街上边跑边喊:‘他们炸了el Haj家。’一分钟后,我才意识到我家被炸了,家人都埋在废墟里。

“我开始尖叫,‘我家人还在里面呢!究竟怎么了?’人们赶来,开始在废墟中间搜寻。我看到叔叔抱着母亲,她的腿断了,他往医院跑。我紧跟着他,想知道母亲的状况。邻居拦住了我,告诉我我家人还好。‘怎么会好?家被炸毁了,他们都在家里!’

“于是他们把我带到医院,我开始在伤者中间找,没有找到。我失去控制,开始尖叫,‘我家人在哪儿?’医生赶来,给我了些镇静剂,有亲戚告诉我家人还好,等我感觉好些了就可以去看他们。醒来时,他们告诉我,家人都被杀害了。我姐夫把我带到家时,他们还在挖尸体,我看到父亲和兄弟们的尸体被抬走。

“后来我住在叔叔家,然后是拉法的姐姐家,再后来我租了房子。找公寓非常困难。没有工作,不能重建房子,特别是,我家住难民营,房子之间间隔很小,里面人满为患。那一天共有30人受伤,七处房屋不能再住人,附近很多房子局部损毁。

“现在,我没了家人,我不指望将来会有什么好日子——我只是在等着时间流逝而已。

“最可怕的是我从朋友家回来时找不到自己的家时。我不明白,一小时前还好好的,怎么一小时后就没了。我后悔那时离开他们,我希望能和他们在一起。

“最近我订了婚,很快就要结婚了。我唯一的姐姐帮我度过这一切、继续生活。

“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以色列直接袭击平民的房屋。被杀害的孩子、一个个家庭就是以色列对加沙平民实施罪行的证据。请不要再支持以色列了。

“我家的孩子都很聪明的,学习也很好,他们都还小,没有人参与政治或抵抗活动。Fatma、Sa’ad都是很优秀的学生。姐姐Najla在大学作助教。

“我还记得我们斋月最后的开斋饭。和所有的家庭一样,我们坐在桌旁,叽叽喳喳地谈论着新闻、现状。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炸我家,为什么要杀害我的家人。我想知道为什么。”

Saleh Issa Swedan

Saleh Issa Swedan,22岁,超市老板,有一个女儿Remas,去年夏天以色列入侵时出生。那时他和兄弟Omar、Mohammed、Mahmoud和Helal一起住在自家的五层楼里。

“以色列地面入侵前两天,我们把家人送到离家较远的亲戚家住,我和兄弟们则返回家里住。

“轰炸开始后,我们区很多人被杀害。于是我们也搬到亲戚家住。每次停战的时候我们就跑回来看看房子。直到有一天,房子和超市一起完全被炸毁——我和兄弟们经营这个超市已经九年了。

“我们不得不租房子住。我和兄弟们借了些钱,加上得到的善款,我们租了个地方,继续开超市,好支撑家里的20口人。但现在状况不一样了,以前我认识我们区里的人,有常客的。

“我们在我们的房子里住了20年了。现在没有能力重建,支付房租也很吃力。租房子开超市才能继续维持家人的生计,但凑足钱很难。”

“现在和兄弟们分开了。过去我们住在一起,一起工作,现在大家散在各处。

“战时最难忍受的是得知很多熟悉的人就在家中被杀害,大家都很害怕,被迫逃离家园。

“我希望能有自己的家,像过去一样,一大家子人一起住。”

SabahAbu Jayyab

Sabah Abu Jayyab,药剂师,在联合国工作,八个孩子的母亲——其中四个孩子残疾,一位在去年以色列入侵加沙期间被杀害。

Sabah与家人已在那栋两层楼房里生活了一年,去年,以色列炸掉了一整层。

她的八个孩子是:Ahmed,23岁;Hanan,22岁;Amal,19岁,被杀害;Aseel,17岁;Shaza,14岁;Aya,13岁;Mohammed,11岁;Malak,7岁。

“战时我要工作,每次离开家时都很担心。我一直电话联系孩子们,确认他们还安全。

“7月13日袭击开始的时候,我们在家里。我们竭力在家里找个安全地方躲着——到外面去太危险了。

“姑娘们晚上玩电脑,有些睡觉。突然我们听到很大的爆炸声,知道他们炸了我们的家,于是拿起应急包——里面放有重要文件和钱,离开遭轰炸的家到亲戚家住。我们的一切几乎都在房子里,只有随身穿的衣服,鞋子也没穿。”

“我们离家的时候,Mohammed抱着Amal,Amal不会走路。到处都是浓烟。我们停下来,让他看看Amal情况怎样。她昏过去了。Ahmed给她戴上呼吸器一小时后,她才醒过来。

“我家遭轰炸后四天,Amal因为疼痛,什么也吃不下去。我们把她送到医院,四天后,7月17日,她去世,因为疼痛,因为恐惧,因为残疾。”

“家被炸后,我们没钱修理,不得不借钱修窗户——这样才能避寒。在联合国的帮助下,我们又修理了一些其他东西。

“战时最艰难的是上班前看孩子们的脸——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看着他们每天醒来听到轰炸声时痛苦的表情也很难受。”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顶:439 踩:43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439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4367次打分)
【已经有1772人表态】
456票
感动
438票
路过
440票
高兴
43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