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揭露反伊斯兰作者Ayaan Hirsi Ali的最新欺骗

热度1305票  浏览423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4月06日 12:13

反伊斯兰激进分子Ayaan Hirsi Ali

3月23日,在“每日秀”节目中推销自己的新书《异教徒》(Heretic)时,索马里裔作者、反伊斯兰激进分子 Ayaan Hirsi Ali 做了个惊人的声明:“看看今日世界,70%的暴力,穆斯林有责任。”她这么告诉主播 宗‧司徒(Jon Stewart)。

当时司徒先生没有要求她提供证据,而 Hirsi Ali 也没有说明消息来源。不过她在3月20日《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推介她的新书的文章中已经做了一个类似的声明,“根据国际战略研究所资料”,“去年世界各地武装冲突造成的死亡中,至少有70%是与穆斯林有关的战争。”

我联系了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 IISS),这是英国一家主要的外交政策智囊团,我问他们 Hirsi Ali 引用的统计来源。根据IISS发言人Kat Slowe的回答,IISS没有这样的统计资料。

“我和我们的一些专家进行了交谈,他们找不出这个资料是从哪儿来的。”Slowe告诉我。

“他们认为,一个很大可能的猜想是,有关记者(Hirsi Ali)或许自已登入 IISS 的武装冲突数据库,自己计算一下。也有人担心,这是种误导,因为若不算叙利亚(死亡人数近20万,几乎是去年全球冲突死亡人数的一半),这个数字会将会很不一样(当然,叙利亚冲突也与宗教无关)。”Slowe说。

Hirsi Ali的AHA基金会没有响应我索取资料出处的要求,Hirsi Ali 任常驻学者的新保守主义的美国企业研究会也没有做出回应。我给 Hirsi Ali 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的个人邮箱去信,没有收到回复。

我发信约24小时后,Hirsi Ali 又公开声称穆斯林要为世界大部分暴力“负责”。“让人难过,去年世界各地70%的武装冲突死亡发生在与穆斯林有关的战争中。”她在个人推特上这样写道。

Hirsi Ali 给了一个IISS的 Hanna Ucko Neill 和 Jens Wardenaer 制作的全球伤亡调查连结,但其中并没提到穆斯林或宗教相关的暴力。显然 Hirsi Ali 是利用 IISS 的报告(记录地区冲突,从东乌克兰、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东到墨西哥的贩毒团伙制造的杀戮)自己做的统计。IISS 的 Slowe 指出,去年与冲突相关的死亡的激增与叙利亚有关,并解释说 Hirsi Ali 的言词是“误导”,因为“叙利亚冲突与宗教无关”。

Hirsi Ali 的AHA 基金会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把我的邮件转给“华盛顿自由灯塔”,这是一个右翼刊物,本身就有着编造伊斯兰恐惧症故事的历史。在一篇未署名文章中,“自由灯塔”指责我反犹。

欺骗史

Hirsi Ali 令人怀疑的统计只是这位世界有名的反伊斯兰人士的最近一次欺骗。像 Robert Spencer、Pamela Geller 这样的反穆斯林激进分子已经边缘化到极右,而 Hirsi Ali 仍然是美国主流媒体的宠儿。在她的《异教徒》中,有她过去很多反伊斯兰的观点,她呼吁出现一个穆斯林的马丁•路德(威权的16世纪狂热者,呼吁烧掉犹太会堂,把犹太人比作坏疽病)。这本书面市后,BBC、CNN 的 Anderson Cooper、相对随和的宗‧司徒(Jon Stewart)都张开双臂欢迎她。ABC 新闻甚至摘录了这本书,而纽约时报书评则对她进行采访,满是有关她喜欢的儿童读物等要害问题。

Hirsi Ali 的力量在于她戏剧性的个人故事和公众人物形象。她已把自己打造成专家式的本地情报员,从激进伊斯兰的黑暗之心浮出,进入到文明的西方之光中。她的故事好励志、好舒爽,让西方人听到他们想听的——关于他们自己、关于他们心中的敌人。欧美的反穆斯林态度达到巅峰,她批评伊斯兰为地方性的、暴力的信仰,这样为自己赢了大名声。惟一的问题就是,像她有关伊斯兰的文字一样,她对公众讲的大部分有关她的东西也是可疑的。

2006年,荷兰电视台Zembla节目彻底揭穿了 Hirsi Ali 为了自己的事业而讲述的戏剧性的故事,并得出结论,Hirsi Ali 卖给荷兰公众的是个“晦涩难懂的故事”。

她原名 Ayaan Hirsi Magam,1992年移民荷兰,改名为 Hirsi Ali,关于她的过去,她对荷兰当局撒了谎。与她向荷兰政府讲述的故事不同,她并不是出生在饱受战争蹂躏的索马里,而是肯尼亚,她生活的环境很安全,受到联合国保护,并受资助在一所穆斯林女子学校接受教育。虽然她告诉移民局和荷兰公众她从索马里内战中逃出,她离开那个国家时战争还没爆发。事实上,她没在任何处于战争中的地方生活过。由于她的胡编乱造,Hirsi Ali 五周后就拿到了政治庇护。

Hirsi Ali 在荷兰脱口秀节目中告诉惊讶的观众,她所谓虔诚的家人强迫她嫁给一个严苛的穆斯林男人,她没出现在婚礼上,她家人威胁要杀了她,因为她冒犯了宗教荣誉。然而,Zembla 节目却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Hirsi Ali 的兄弟、姨姨和前夫都作证,她有参加婚礼。事实上,Hirsi Ali 的母亲把她的兄弟送到一所基督教学校上学——显然不是什么宗教狂热者。

被 Zembla 的记者对她编造的谎言穷追不舍时,Hirsi Ali 在镜头面前直认:“我自称叫 Ayaan Hirsi Ali,其实原名叫 Ayaan Hirsi Magan。我说我出生在1967年,而我实际上出生于1969年。”

Hirsi Ali 声称因冒犯家族荣誉而遭追杀的故事也是子虚乌有。她离开丈夫后还同父亲和姨姨保持联系,在她离开丈夫后,她丈夫甚至到她生活的荷兰难民营看望过她。虽然他付钱帮她去了欧洲,以便两人在加拿大重聚,最后 Hirsi Ali 的丈夫还是同意了她的离婚请求。

推翻一届政府的谎言

2003年,在荷兰获得政治庇护才十年,Hirsi Ali 就被选为自由与民主人民党(VVD)议员。VVD领袖知道 Hirsi Ali 的移民表格上填的故事是个巨大的谎言,但却掩盖了这些谎言,甚至利用这些谎言推进她的事业。

“青春岁月里,她目睹了五次内战,多次从家中逃出。她如钢似铁。”VVD的 Neelie-Smit Kroes 曾这样讲述她——明知道是假的。

加入荷兰议会一年后(她说她曾试图取缔荷兰的伊斯兰学校),HirsiAli 与荷兰导演Theo Van Gogh 连手,制作了一部叫做《屈服》(Submission)的影片。该片将穆斯林社群针对妇女的暴力描绘成信仰伊斯兰的结果,戴面纱的女演员们半裸着,身体上写着潦草的经文。电影导演、专栏作家Van Gogh称穆斯林为“goat fuckers”,在电影发布不久后被杀害。逃离现场前,凶手在Van Gogh 的胸前别了个字条,威胁要杀死 Hirsi Ali。Hirsi Ali  在事件的坚持为她在西方赢得了英雄地位,特别是在9/11后的美国,她被《时代杂志》评为2005年最有影响的100个人物之一。

2006年5月,Zembla 揭露了Hirsi Ali 的谎言,挡了她的升迁之路,在荷兰政府引发混乱。没人比她的朋友及亲密战友移民部长 Rita Verdonk 受到的损害更大。Rita Verdonk 因无情的反移民打击、蛊惑人心的排外呼吁而被称为“铁娘子”,Hirsi Ali 的欺骗被揭露,给了她狠狠一记耳光。她宣布要取消Hirsi Ali 的国籍,但在议会遭到讽刺,被迫松口。

Zembla 揭露几天之后,Hirsi Ali 宣布离开议会,在美国企业研究会(华盛顿智库,有很多帮助协调美国入侵伊拉克的新保守主义者)谋得一职。在她引起的轰动后不久,Verdonk 推出了所谓的“融合法案”(Law on Integration),这是欧洲最严厉的反移民法案之一。荷兰众议院只有一名议员表示反对。然而,因为 Hirsi Ali 的欺骗而带来的丑闻,荷兰执政联盟很快垮台。2007年,新的执政联盟上台,没了 Verdonk 和 Hirsi Ali 掌权,政府能够采取更宽容的方式对待移民。

赢得哈佛奖学金,为布雷维克辩护

到了美国后,Hirsi Ali 被自由派干涉主义者、新保守主义者、“新无神论者”簇拥着,比如Christopher Hitchens、Sam Harris、Bill Maher。在Pat Robertson(为9/11袭击指责同性恋)的基督教广播网上频频露面,自称女权主义者的 Hirsi Ali 在基督教右翼中赢得大批拥趸。尽管她称伊斯兰“破坏的、虚无的死亡邪教”,也许正是因为她的这种观点吧,她获得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奖学金。

她在美国精英中间有了名气,Hirsi Ali 的谎言史滚入了奥威尔式的记忆洞 (Orwellian memory hole)[ 即被完全遗忘了]。她畅销的2007回忆录《异教徒》( Infidel)的宣传材料仍将她曾被公开否定的声称抄作,说“Hirsi Ali 活过了内战”。最近,保守派评论家 Peggy Noonan 掩盖 了 Hirsi Ali 从荷兰飞到美国真正的原因,写道:“Ayaan Hirsi Ali 收到死亡威胁,最后逃到美国”。很少有美国媒体注意,Hirsi Ali 离开荷兰时,正值她的公信力崩溃之时、她的反移民政党陷入危机之时。

在美国意识形态派别的支持之下,Hirsi Ali 反穆斯林的言论更加尖利。在与《理性杂志》(Reason Magazine)的交流中,她称伊斯兰宗教必须被“打败”。“一旦被打败,就可以变成和平的东西。现在,甚至很难谈和平……会有个时刻,你得碾碎你的敌人。”

2012年去柏林领了右翼德国出版商的阿克塞尔•施普林格(Axel Springer Honorary Award )荣誉奖后,Hirsi Ali 似乎开始指责自由派的多元文化卫士,称其要为挪威极端分子安德斯•布雷维克的杀戮负责,他们使布雷维克“别无选择只得使用暴力”(布雷维克在1500页的宣言中引用了Hirsi Ali 的著作,解释他要在挪威实施一系列恐怖袭击的计划)。

“那个男人在挪威杀了77个人,因为他害怕欧洲伊斯兰泛滥,他列举了谈论、写作反对欧美政治伊斯兰的人——我就是其中之一——但他没在1500页的宣言中说,是这些人促使他杀戮。他说得很清楚,是因为沉默。因为他表达观点的通道被审查、阻塞,他别无选择,只得使用暴力。”(然后,她的话得到了长时间的起立鼓掌。)

2014年4月,布兰代斯大学取消了授予 Hirsi Ali 荣誉学位的计划,似乎因为她日益刻薄的反伊斯兰言论和拥趸。然后来了巴黎的查理周刊袭击,似乎正是 Hirsi Ali 和她的反伊斯兰激进分子们确认其最黑预言的时刻。两个月后,她出版了《异教徒》。

Hirsi Ali 已为自己重新包装为追随塞尔玛示威游行者(Selma marchers, 即争取公民权运动者)脚步的勇敢“改革运动者”,她又开始在主流媒体中出风头了。美国媒体虽展示了对她对伊斯兰观点的无尽兴趣,不过用她还是有点忌讳吧。

( 注:伊光编辑参考原文,就本译文略作修改。)

----------------------------------------------

作者:Max Blumenthal

来源:http://www.alternet.org/media/anti-islam-author-ayaan-hirsi-alis-latest-deception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反伊斯兰
顶:63 踩:5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2 (47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2 (481次打分)
【已经有225人表态】
50票
感动
65票
路过
53票
高兴
5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