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人生与社会 >> 研究与争鸣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穆斯林丢失信仰必然消亡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伊斯兰之光 作者:伊斯兰之光
热度714票  浏览269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8年8月21日 23:33
  现代民族主义是西方殖民主义在二十世纪初的新发明﹐历史学家们发现一百年前的世界文献没有这个概念﹐当年的大英帝国﹑法语世界和苏联共产帝国﹐是世界三大殖民地国家。 最容易统治的办法把所属殖民地各划分为一个“民族”﹐分而治之﹐挑拨他们之间在帝国内竞争﹐分头要求保护。 本文作者是斯里兰卡穆斯林教授马立克·欧麦尔﹐他看到斯里兰卡政府酝酿修改穆斯林政策﹐劝导他们放弃伊斯兰特征﹐正式定为“摩罗族”名称﹐成为一个少数民族。 教授从历史经验中﹐看到政府政策中包涵着的杀机。

  斯里兰卡的人口组成主要有三大部份﹐多数居民是信仰佛教的僧伽罗人﹑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和伊斯兰信徒穆斯林。 穆斯林没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大多数穆斯林说泰米尔话﹐但与印度教传统保持距离。 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没有把民族语言看作是身份特征﹐所有语言区都有穆斯林﹐一律以伊斯兰信仰为统一特征。 虽然任何语言都带有历史信息和传统文化﹐但是伊斯兰在任何语言的外壳内都能存在﹐因为有阿拉伯文的《古兰经》保持了信仰的根本精神。 伊斯兰信仰使全世界穆斯林成为一个稳麦整体﹐全体穆斯林坚守的基本原则有共性﹕认主独一﹑遵循圣训﹑以及由经训和教法形成的行为准则和道德观念。 譬如一个人或整个社会﹐决定志愿归信伊斯兰﹐他们毋须丢弃自己的语言和民族传统﹐穆斯林只看到他们遵循伊斯兰的六大信仰和五大功修﹐就承认他们是穆斯林弟兄。

  历史上的侵略者或独裁政府﹐有两种方式可以把统治区域内的穆斯林消灭。 一种是肉体消灭﹐施行种族大屠杀﹐塞尔维亚东正教徒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大举施行种族大屠杀﹐消灭坚守伊斯兰信仰的穆斯林。 另一种是精神换血﹐在民族主义的外衣下﹐抽去穆斯林的信仰精神﹐灌输官方意识形态。 最典型的例子是前苏联﹐当年发表过“斯拉林民族学理论”﹐强迫各地穆斯林取消伊斯兰﹐改为地方民族﹐在前苏联势力范围内的所有国家都照抄﹐各地都收买和豢养了许多斯大林主义蝼蝼兵。 现在美国的世界反恐战略是斯大林主义变种﹐以“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为名﹐凡是坚守伊斯兰基本教义原则的学者和伊玛目都称作是“原教旨主义者”﹐等同与苏联时代的“法西斯”和“反动派”。 斯里兰卡的策略是两种方法兼而有之﹐既在部份地区施行大屠杀﹐消灭穆斯林人口﹐又劝导他们放弃伊斯兰信仰﹐把印度教习俗定为泰米尔语民族的“统一文化”。 政府开动宣传媒体﹐高唱美国反恐赞歌﹐把伊斯兰与恐怖主义等同起来﹐制造社会舆论和环境气氛。 斯里兰卡的穆斯林学者们﹐在全国各地以各种形式会晤﹐讨论维护伊斯兰精神的对策。

  生活在今日斯里兰卡的穆斯林﹐古代来源是非洲航海商人﹐当时曾经有一个顽强的民族摩尔人﹐他们曾经跨过海峡﹐在安德鲁西亚(西班牙)创立了一个欧洲文明先驱伊斯兰王国。 从印度洋航海而来的摩尔人以经商为主﹐尊重当地古老的印度教和佛教﹐只努力保持自己家庭和后裔伊斯兰信仰。 斯里兰卡古称“锡兰”﹐位于印度洋战略要地﹐是欧洲强国对外侵略的一个明显目标﹐最早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几经易手﹐最后成为大英帝国的一部分。 西方殖民者﹐对宗派林立的佛教和印度教不担心﹐唯独对伊斯兰心有余悸﹐念念不忘十字军的历史仇恨﹐因此﹐斯里兰卡的穆斯林遭受西方殖民者长达五百年的压迫和凌辱。 西方人在这个岛国传播基督教﹐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归信者众多﹐但西方传教士发现穆斯林是抗拒“我主耶稣”的硬骨头﹐因此﹐更为仇恨﹐称之为“摩罗恩人”(Morons﹐涵义是居住在西班牙的穆斯林野蛮人)。 历史形成的习惯﹐穆斯林在这个国家地位在社会最底层﹐任何统治者上台都沿袭西方统治传统。

  现在的斯里兰卡政府看到局势有利﹐可以借美国世界反恐西风﹐迫使有恐怖主义嫌疑的穆斯林都改名﹐官方设想为穆斯林定名为“摩罗民族”﹐只须放弃伊斯兰﹐可以保证“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 如果穆斯林服从官方阴险的政治规划﹐脱离伊斯兰﹐也不称穆斯林﹐采用一个“无比光荣和骄傲”的新民族名称﹐被新闻媒体许诺将“开始民族新生”﹐这个民族将永远割断与穆斯林世界的信仰脐带。 例如他们在各地屠杀穆斯林时宣传﹐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该杀﹐而保护当地的“摩罗人”﹐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完全类似苏联后期的《真理报》用词“乌兹别克民族中少数斯兰信徒”。 从古到今﹐人心永远年轻不会变老﹐善恶与是非有基本的界线﹐伊斯兰和反伊斯兰的邪恶势力都是同样的本质。

  政府刚发出了试探信号﹐要把斯里兰卡穆斯林给名为摩罗民族﹐各地穆斯林出现不同反响﹐许多地方的穆斯林乡镇声明﹐他们的祖先不是来自北非﹐而是爪哇﹑马来﹑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移民的后裔﹐抗拒加上摩罗民族标签。 如果把斯里兰卡穆斯林认真分裂﹐可以分成几十个少数民族﹐而绝大多数穆斯林坚持说﹕“我们只要伊斯兰的称呼﹐因为这个名称标志着我们有一千四百年的文明历史﹐我们是全世界穆斯林的一部分。”

  事实确是如此﹐许多穆斯林的家族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登陆斯里兰卡的历史﹐后来的穆斯林来自大海的四面八方﹐因为同一信仰﹐互相联姻﹐许多人已经分不清老祖先的家乡籍贯﹐互相认同穆斯林是一家人。 因为共同的伊斯兰信仰﹐千百年来在这个印度洋岛国融合成一个单独的信仰群体﹐每个人都为自己信仰伊斯兰而骄傲和幸运﹐感谢真主。 多种族形成的穆斯林社会﹐曾经为斯里兰卡的反殖民运动和国家独立出过汗马功劳﹐今天仍旧为国内外正义事业和慈善救灾贡献力量。 作为斯里兰卡的穆斯林社会﹐在过去的许多斗争中﹐曾经获得过穆斯林世界的无私援助和支持。

  这是西方殖民统治集体发明的民族主义在作怪﹐违背伊斯兰的基本精神。 先知穆圣在阿拉伯半岛传播伊斯兰﹐把四分五裂的部落团结成一个核心力量﹐凝聚的精神就是伊斯兰。 任何地方的穆斯林社会﹐如果抽去伊斯兰的根本信仰﹐那里的人群必然复辟部落主义﹐为私欲保护地方利益﹐被外部势力利用﹐互相撕杀﹐例如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伊拉克和伊朗八年流血战争﹑以及欧洲国家发起的两次世界大战。巴基斯坦与孟加拉国国的分裂﹐是印度在背后挑拨离间的结果﹐也由于他们本身民族主义发狂的内因。

  斯里兰卡政府主张对穆斯林改名称﹐什么幕后交易和密谋还没有公开暴露﹐可以留给历史证实﹐当务之急是考虑这样更改的实际利益是什么? 有利于斯里兰卡国家统一和全民团结吗? 有利于发展国民经济和改善人们生活质量吗? 有利于斯里兰卡与周围伊斯兰国家的关系吗? 显然﹐这样改名﹐几十年后这个国家的伊斯兰全部销声匿迹﹐没有存在的迹象﹐把穆斯林同所有全世界的伊斯兰社会切断了联系﹐不被世界承认斯里兰卡有穆斯林。 对于今日生活在这个地球村上的居民﹐斯里兰卡政府与世界大合作潮流背道而驰。 政府在处理穆斯林问题上﹐已经多次向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表示奉承和献媚﹐而西方国家根本没有把这个英国旧殖民地看在眼里﹐只不过是不起眼的第四流国家。 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形势汹涌澎湃﹐是反对新老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霸权的继续﹐绝大多数穆斯林在为独立﹑自由和正义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他们把斯里兰卡看作是同志战友和平等盟邦﹐政府如果不是鼠目寸光﹐是否应当规划以下未来世界的战略﹐究竟应当站在哪一边更加可靠一些?

  平心而论﹐如果在斯里兰卡选择一种宗教消灭﹐首选应当是印度教。 我们北方有一个十多亿人口的邻居﹐印度教是主流文化﹐甚至今天还有许多印度人认为斯里兰卡是印度的一部分。 我们南边有一个二十几万人口的小国家马尔代夫﹐他们都是穆斯林﹐但从来没有梦想过侵略斯里兰卡。 取消印度教可以消除大印度斯坦的野心﹐切断与他们的宗教联系﹐当受到侵略时﹐可以到联合国去诉苦﹐而尊重伊斯兰﹐我们可以同马尔代夫建立更为友好的关系﹐是印度洋海面上同病相怜两兄弟。在政府中鼓噪穆斯林更改民族名称的人﹐想拿穆斯林同胞出卖给美国政府﹐讨好美国。 至今没有看到一个穆斯林代表或学者站出来为政府荒谬思考表示赞同﹐因为穆斯林之中没有这样的叛徒。 先知穆圣教诲人类信奉伊斯兰时说过﹐我们的宗教是伊斯兰﹐我们称作穆斯林﹐包容世界上的任何人种和语言﹐任何穆斯林舍弃伊斯兰就不是穆斯林。 先知穆圣许可穆斯林迁移到任何国家去居住和寻求真主的恩惠﹐但首先要保住伊斯兰的信仰和穆斯林的身份﹐否则就是叛离正道。

  伊斯兰从一开始就给这个世界一个新制度﹐人人得解放﹐都是真主同等的奴仆。在过去一千多年间﹐伊斯兰给世界人民贡献了最完整的法制﹑最合理的经济制度﹑最人道的社会管理﹐是现代科学的先驱。 今日世界的混乱﹐是西方殖民主义和现代资本主义造成的恶果﹐因为他们唯利是图和经济剥削﹐施行民族压迫和种族歧视。

  世界因为西方的剥削和霸道而失去平衡﹐没有公正﹐战争不断﹔西方国家因为资本主义商业化而弊病丛生﹐连最发达的美国﹑英国﹑法国﹐也不例外。 斯里兰卡向何处去? 请放开眼量﹐看看世界未来。

  我们穆斯林不会上这个当﹐永远不同意更改名称﹐不伦不类﹐因为我们信仰正正当当的伊斯兰﹐我们是地地道道的穆斯林。 永远如此﹗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穆斯林 信仰 消亡
顶:21 踩:32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4 (28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6 (272次打分)
【已经有103人表态】
32票
感动
28票
路过
19票
高兴
2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