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宗教极端让穆斯林从文明走向内讧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侯赛因
热度1367票  浏览44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9月16日 10:18

当下的伊斯兰世界可谓是动荡不堪,混乱充斥,正经历着深刻的社会转型和变革。

在苏丹,南北已然分治;在叙利亚,惨剧正在激烈上演;在伊拉克和巴勒斯坦则是继续上演暴力冲突和宗派的流血冲突;在马里和索马里,战争的阴影继续笼罩着;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妄断他人的极端思潮泛滥肆意,尼日尼亚的极端伊斯兰组织更是纵火焚烧了珍藏有70万册手稿的廷巴图图书馆;而作为阿拉伯世界中心的埃及,内乱的阴影则在酝酿之中;埃及北部的西奈半岛暴力冲突不断升级。埃及的经济雪上加霜,艰难度日……

所有的这些,加剧了埃及国民经济的倒退,学术文化的衰落和对人道价值的侵蚀,并由此而波及和冲击着整个阿拉伯-伊斯兰世界。

当下的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给人印象除了无序、混乱,便是内讧和纷争。而伊斯兰“乌玛”这个奉行中正之道的民族;这个真主借以慈悯全人类民族;这个缔造了历史上辉煌伊斯兰文明的“乌玛”;这个曾经在各个学科领域都积极探索研究的乌玛;这个以真正的道德修养而促进人类文明大踏步进步和复兴的民族,也由此而转变为一个落后不堪,经济萧条、文化萎缩、教育不昌的民族,在她的身上,内讧不断、暴力冲突不断,甚至可能演变为无力建设一个稳定的现代国家的地步,而西方更是利用这个“乌玛”的无能与落后,而对这个“乌玛”的内部事务横加干涉,肆意介入。

当下的伊斯兰世界有两件事让我们忧虑。第一是现状对穆斯林和阿拉伯人的心理的影响,因为当下的现状让穆斯林的心理倍受压力,感到失败和无能、失望且忧伤,成为冲突各方的牺牲品,冲击着穆斯林的心理、道德和信仰。于是无神论思潮四处泛滥,极端宗教思潮和妄断他人为悖信者的思潮也就应运而生。这两股极端思潮左右着当下的伊斯兰世界,让穆斯林的事务陷于恶性循环之中。

事实上,当下的混乱和无序中,让我们更加关注伊斯兰对全人类都加以慈悯这个事实和真相;更加关注如何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当下伊斯兰世界在心理上的压力。因为伊斯兰教导了我们人类的真正的价值体系;教导了我们尊重人性的尊严;教导了我们如何追求在今生和后世的吉庆和幸福。

第二件令人担忧的事是,我们伊斯兰立法的宗旨被完全忽视了。这进一步加剧了伊斯兰世界和穆斯林世界的坍塌和崩溃,穆斯林这个“乌玛”放弃了对自身文化事业的建设;放弃了通过鼓励世人对知识的求索,而向世人展示高尚的伊斯兰文明和对人性的尊崇。

在这样一个氛围下,重重的黑暗笼罩在伊斯兰和穆斯林世界的上空,智力衰退,经验贫乏,专业技能低下……

虽然,这个乌玛中的脊梁,他们不弃不离,不向黑暗势力屈服。他们坚忍不拔,勇于担当,正在默默无闻的重建这个“乌玛”,并以百折不摧的意志和英明的领导,以及完善的管理和足够的资质、经验和能力在做润物细无声的改变。

但是,当下的伊斯兰世界动荡、无序、混乱,以及错综复杂的局势,还是让很多的穆斯林感到彷徨和无措;感到虚无和失落。现状消磨着他们对伊斯兰的信心和信念,让他们中一些人滑入到追求个人享乐的生活中。

毋庸置疑,这样的社会氛围,注定将为各种极端宗教思潮的泛滥提供温床;为那些唯我独尊的,自以为是的,武断加妄断,缺失道德修养,违背伊斯兰立法宗旨的宗教宣讲提供赖以生存的环境。

而真正的,以宣扬穆圣美德;宣扬对真主的顺从,宣扬对世人的慈悯,让人心获得安宁;让心灵获得宁静和升华;让内心远离愤怒和嫉恨的宗教宣讲,却在穆斯林大众的视野范围中渐行渐远,变得离伊斯兰的核心宗旨越来越陌生。

不可否认,极端是对正常的人性感情和思想的危险偏离。极端让人失去人性中高贵而完美的品质,转化为一种负面的能量,苛责待人、厌恶同自己观点相左之人,甚至不惜以言语和暴力去伤害他人。这些受极端思潮所裹挟之人,他们一边堂而皇之地声称唯有自己拥有唯一的绝对的真理同时,一边从不以善意地猜测他人。

如果说仅仅是认识层面的偏执和极端也就罢了,但是这种极端最终走向言语和行为的暴力。正如穆圣先知曾说的那样:我担心你们中有人诵读古兰经,读经的光辉虽然洋溢在他的脸上,但是他对伊斯兰来说却是一个伤害。他随意地改变和剥离其中的内容,将古兰经的真义置诸脑后,并以刀剑指向自己的邻居,妄断邻居为以物配主者。有圣门弟子于是问穆圣说,真主的先知啊,他们俩人中谁才是真正的以物配主呢?穆圣回答说:妄断者是以物配主之人。

这段先知圣训准确地描述了极端者的心理状态,向我们揭示了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极端之人是一个诵读古兰经的读经人,获得了读经者的光辉。但是他的性情却是偏邪的,于是他改变了古兰经的指导,并妄言唯有自身才拥有正道,而其他人都已经迷失正道,并由此而令他拿起武器,伤害他人。这就是极端心理所造成的后果。

至于说到极端的种类,我们可以说,极端有着各种各样的极端。因为,极端是在对天启精神正确理解的偏离。一旦偏离正道,那不同的心态和思想必然导致不同的极端。这就像一辆没有司机,并失去控制的车子,它可能开向任何一个方向。所以极端之人,他可能爆出各种各样怪异的想法和说辞,就像历史上的哈瓦利及派人士,他们妄断圣门弟子是悖信者,并将刀剑指向圣门弟子。当这些哈瓦利及派人士偏离正道之际,他们的思想让他们无知无畏地妄断穆斯林为不信道者,并由此而引发了各种各样的极端思潮。对此,伊玛目伊本·凯西尔曾经评价哈瓦利及派人士说:他们随后派生出诸多说辞,意见、观点和主张,而这些极端主张和观点又派生出更为极端的主张和观点。

事实上,不同的派别之间是可以同生共存的。但是前提条件是,务必保持对伊斯兰的根本主旨有着清晰而正确的认识,且各派别之间相互尊重,相互达成同生共存的共识,认识到各个派别都竭力以获得对真主启示的正确认识为目标。因此,伊玛目沙菲仪说:凡有圣训传来,伊玛目马立克便是解读圣训的行家里手。伊玛目沙菲仪还说:所有学习教法之人都是伊玛目艾布·哈尼法的弟子。伊玛目罕伯里评价伊玛目沙菲仪说:沙菲仪就像世间的太阳,犹若医治身体疾病的良医。

这才是真正的伊斯兰正道,求同存异,和而不同。

而宗教极端则导致人群之间的敌视与对立,导致对他人的无理伤害和侵犯。因为宗教极端所建立的基础,是个人的私欲而非正确的伊斯兰的知识。极端者是不会给予同自己意见相左之人必要的尊重的。

对于当下的伊斯兰世界而言,各种研究和调查显示,伊斯兰和穆斯林世界存在着两种极端。第一种极端是打着各种名目和旗号的宗教信仰上的极端。

第二种极端也是打着各种名目和各种旗号的反宗教信仰的极端。

二者中,每一种极端都有各自的宣传阵地和自成一家的言说。

在这儿,宗教极端思潮常常引证的一段圣训说:穆圣说:你们中凡是有人看到一件恶事,那就让他用手去改变它。

对此,我们要说,伊斯兰学术的研究和建构至少需要三个方面:第一:研究的依据和材料;第二:系统而正确的研究方法;第三:合格的,有着足够学术素养的研究人员。对于一名合格的伊斯兰学术文化的研究者来说,这三个要素缺一不可。否则,其研究成果必然是有缺陷和有学术硬伤的。

类似上述的这段圣训,一个合格的伊斯兰学术文化的研究者,要想正确解读这段圣训,首先务必收集所有与这段圣训主题相关的经训明文,对这段圣训的主题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而不是依据一段或数段经训明文便自作主张,这样做很容易剥离了经训明文的原初主旨。

在完成对相关经训明文的收集之后,便是对同类证据的加以整合,明确哪些经训明文事针对具体事件而降示的;哪些经训明文是具有普世指导精神的;哪些明文是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哪些明文是有前提条件的;哪些明文是明确而无歧义的;哪些明文是需要进一步排除可能的歧义的……最终我们在将每段经训明文的来龙去脉和可以举证的范围都逐一厘清,各归原位之后,我们才开始走进研究的第三步。这就是对经训明文中的字句含义和所要佐证的内容加以研究、剖析和推演。

对此,伊玛目安萨里在他的《教法原理精解》一书中明确表示:经训明文中字句含义和相关佐证内容是是教法原理学的核心内容。

在上述三步完成之后,我们还要看从这些经训明文中所剖析和推演出了结论是否符合伊斯兰立法的宗旨;是否与其他的教法细则相向而行。

历代的伊斯兰经学大家正是按照这一研究方针,来展开对经训明文的研究的。所以,我们看到,伊玛目马如迪和伊玛目法莱伊等学者,针对上述关于劝善诫恶的圣训明文,曾经做过深入的研究,认为劝善诫恶应当由国家的权利机构来加以执行,要求国家的检察机关、检察长,以及行政监督机构,他们有责任执行这段圣训的要求,而非穆斯林大众。而对此,伊玛目安萨里更是明确指出:承担劝善诫恶这份工作者,务必具备三个条件,掌握足够的伊斯兰知识、敬畏真主、有着良好的道德修养。

但是,我们看到,有极端势力试图利用这些宗教明文来为政治冲突服务。这对宗教来说,本身就是造成了潜在的危害。因为,这是将宗教作为政治冲突的工具,每一股政治势力都利用宗教理论和对宗教观点的解读而为自己辩护和排斥异己,于是分歧和分裂随之产生,让人对真正的宗教信仰产生厌恶,并敬而远之。

这个中间,我们有必要分清借助宗教和宗教修养而认清各种政治主张、政治思潮的真相,并做出明确判断同利用宗教蛊惑人心,并以宗教的名义参与政治活动,借助宗教观点和言论捍卫自身和打击异己之间的区别。二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因为,凡是利用宗教来达成其政治目的人,他们给人假象是:在政治上支持他们,便是在援助真主和这个宗教。

值得庆幸的是,这种极端势力利用宗教来达成自己政治主张的做法,早在先知时代便已经出现。我们也由此而可以借鉴穆圣先知如何处置对这一社会现象。

当穆圣在分配战利品给圣门弟子时,有人对穆圣说:你要分配公正,因为你的确没有公正的分配战利品。这就是一种极端的说辞,它是对受真主保护,永无谬误的先知圣格和圣品的亵渎和污蔑。但是先知的回答是:难道你们没有信托于我吗?我的确是天底下最诚实和最可信托之人了。

这时,享有“伊斯兰的宝剑”这个称号的圣门弟子——哈立德·本·瓦利德请求穆圣说:让我把这个人处决吧?穆圣回答他说:不,或许他是一个礼拜的人。

哈立德说:怎么会有礼拜之人,说出这种口是心非的话来呢?

穆圣答道:我没有受命监测世人的内心,我也未曾受命剖开人的心腹。

当这个极端之人离开后,穆圣讲述了这种极端思想的特点——极端者,他们是读经之人;他们是竭力行善而虔诚信仰者。但是,他们正如穆圣所说的那样:“他们诵读古兰经没有达到他们的喉咙。”尽管他们竭力遵循,但是他们对宗教缺乏真正的理解。这就是在伊斯兰早期就出现的宗教极端,以及穆圣对宗教极端者的处置之道。

对于当代那些有着极端思潮之人来说,处理的办法便是同他们对话,引导他们走向正确的思想。要不厌其烦地向他们阐述真正的伊斯兰思想;解明伊斯兰的基本标识,让他们理解伊斯兰的终极本旨,阐明伊斯兰的宽容和对众生的慈悯的本质属性。

曾经有圣门弟子对穆圣说:真主的使者啊,我的确对有一个人所领的晨礼拜是拖沓的。穆圣知道事情的原委后非常生气,他说:世人啊,你们中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凡是领拜的人,他应该考虑跟拜的人,因为在他后面礼拜的人有老人,有身体虚弱之人和要办急事的人。

当我们看到穆圣这样的指导之后,我们发现穆圣先知非常注意不要让宗教的功修令人生厌,或者感到不胜其烦。这是我们应该效法穆圣的,让我们时刻考虑并关心信众的现实情况和实际需求。

同样,穆圣先知在宣讲伊斯兰时,也很注意不要让人感到反感。

据伊本·麦斯欧德传述说:穆圣先知劝诫我们时,总是见缝插针,担心他的劝诫令我们感到烦难。

面对着这些先知穆圣的教诲和指导,我们的宗教宣讲,难道不应该效法穆圣先知的做法,时时刻刻关注人们的情况,不要自顾自滔滔不绝,而忽视了人们对极端的厌烦情绪。

穆圣先知还教导我们,要求我们祈求真主护佑我们,免遭不信道和贫穷的危害。因为贫穷最容易毁灭一个人,让一个人精神崩溃。而在当下的伊斯兰世界,经济的衰退,各种奇谈怪论的泛滥,伊斯兰真知的消亡正是导致了极端思潮的产生罪魁祸首。

所以,我们要在社会上抵制极端思潮,发展经济,提倡文化教育,加强宣传伊斯兰对众生都一律宽容和慈悯的伊斯兰真精神。

我们要摆正心态,强掉伊斯兰的美德修养。穆圣先知教导我们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争执时说:“你们不要忘记真主在你们之间所施的恩惠。”“你们不要用你们的钱财去收买人心,你们要用你们的微笑和美德去争取他们。”因此,分歧激化时,我们应当以美德去化解,去包容。

事实上,穆圣先知非常注重世人如何看待这个宗教,即人们心中对伊斯兰的印象。所以,穆圣在如何处置上文中所述的极端者时,才会对哈立德才说:你要让人们说,穆罕默德杀害他的伙伴吗?!因为,穆圣要借助这件事,映射出真正的伊斯兰的高尚指导,而不是让这件事而给伊斯兰抹黑,而促成人们在思想上抵触伊斯兰。但是,如今的极端思潮却让世人误以为,极端便是伊斯兰的全部,并因此而判定伊斯兰是一个恐怖主义的宗教,一个野蛮和嗜杀的宗教。

值得庆幸的事,作为伊斯兰世界的学术堡垒的艾资哈尔,正以其深厚的伊斯兰学术文化的传承,而依然屹立在伊斯兰的东方和西方。她以其严谨的教学大纲和教学方针,奠定了对伊斯兰正确而全面的理解和阐述;奠定了她能够在极端而嘈杂的声音中,清晰地辨识伊斯兰的正道,并以正确的理解向世人阐释,照亮人类的前行的道路;奠定了她必定在历史进程的关键时刻,做出力挽狂澜的英明决定。

对于当代阿拉伯-伊斯兰世界那些形形色色的宗教极端思潮,我们坚信其最终必定消亡。因为只有伊斯兰是永恒的,而凡是非伊斯兰的都将注定要消亡。正如真主说:“真理来了,虚妄就要消失,虚妄确定是要消灭的。”

2013/9/15侯赛因

埃及开罗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阿拉伯 穆斯林 伊斯兰
顶:56 踩:6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8 (53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6 (506次打分)
【已经有211人表态】
54票
感动
49票
路过
53票
高兴
5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