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文化与艺术 >> 文化透析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穆斯林世界各国的教育现状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月华》 作者:翻译/马海洋
热度1127票  浏览531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8月27日 16:16

本文由巴基斯坦伊斯兰堡教育部阿穆嘉得·阿里·阿瑞恩(Amjad Ali Arain)、巴基斯坦信德大学教育学院赛义德·伊夫提卡·胡塞尼·加弗里(Syed Iftikhar Hussain Jafri)、巴基斯坦萨果达大学教育部阿什法·艾哈迈德·沙赫(Ashfaque Ahmed  Shah)于2012年10月联合编撰。发表于Academic Research International, ISSN-L2223-9553, ISSN:2223-9944, V01.3, No.2, September2012

 

我们正处于、知识产权时代,在这里脑力资本是支配土地、劳动力、资本等等的主要生产因素。显而易见,那些脑力资源丰富的国家在各生活领域都远超于其他国家。教育在脑力资本的形成过程中起关键作用。如今只有优秀的脑力资本才能产生优秀的人力资本。要有好的头脑才能改善社会,而只有高质量的教育和适当的培养才能生产出好的头脑。以知识为基础的全球化社会需要高阶能力和技能,而这些高阶能力和技能只有通过教育才能获取。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教育的重要性才被普遍认可。

普通教育和高等教育能够促进经济发展,促进政府部门的有效管理、及时制定政策和政治改革,同时也能够促进社会文明,维护民族历史、文化、价值和同一性,对所有国家都非常重要。(琼斯顿与马库奇著作,2007年)。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前所未有的知识扩张、技术发展和经济阵线的高度竞争,在全世界所有社会的教育领域产生了多重结果,其程度取决于社会的准备就绪程度。为了在以知识为基础的全球社会中竞争,高等教育的角色已经被重新定义,其重要性也更加显著。“教育现在是生产力和经济发展的驾驭者,引导人们将信息、技术和经济表现学问列为新的焦点。”(经济合作组织,1996年)

全世界共有196个独立国家,其中58个为穆斯林占主体的国家,这些穆斯林国家共同构成了伊斯兰世界。其中大多数伊斯兰国家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丰富。穆斯林世界并不只局限于阿拉伯地区,而是延伸到了3个大陆:亚洲,非洲和欧洲。穆斯林国家共享着多样化和公共化的宗教、政治、语言、文化、社会经济和环境。无人能否认伊斯兰世界统一体的美好,这种“差异中的统一”模式的确在伊斯兰世界中盛行。今天的穆斯林国家和地球上所有其他国家一样,在全球化进程中面临着知识型社会的新挑战。现在的问题是,穆斯林国家究竟在以何种方式改进教育?本研究将通过评价入选的一些穆斯林国家的教育现状回答这一问题。

知识的重要性已经得到了普遍认可;伊斯兰教认为信众获取知识是必需的,没有性别歧视。根据《古兰经》所述:“任何获取知识的人的确犹如获取财富”。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曾说:“每个男人和女人都必需获取知识”。教育在生活的各个层面都有其特殊的重要性。高等教育在这个巨变的世界中,特别是在促进快速技术革新、改善国家经济产出能力方面显得越来越重要(大卫-布勒姆,2005年)。

在进入细节讨论之前,有必要对伊斯兰或穆斯林世界进行鸟瞰。当今伊斯兰世界由58个穆斯林国家组成,其穆斯林人口占全世界穆斯林总人数的81%(12.2亿)。这些国家的穆斯林人口数量占全世界总人口数的19%,再加上全球其他国家的穆斯林居民人数,总共占全世界人口(70.3亿)的23%(16.1亿)。在这些穆斯林国家中,穆斯林总人口基数和国家地域差异极大。例如印度尼西亚拥有最多的穆斯林人口(2.28亿),而有些小的穆斯林国家诸如马尔代夫、文莱、吉布提、卡塔尔等国只有不到一百万穆斯林人口。

虽然穆斯林世界拥有大量人口,但是在这个时代,单纯靠凑人头数是不够的。因为头脑训练和人力资本的形成,比凑人头数更重要,而且人力资本的发展和形成只能通过教育实现。贝尔曼(1997)等人的研究发现,教育对个人及集体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为人们带来更高的收入,更健康的体魄,更强的社交能力,更强的受雇能力,为社会科技进步带来了生产力和适应力(经合组织(OECD),2007年)。因此世界各地对教育的诉求都在不断增强。

这次研究涉及到24个人口众多的穆斯林国家,其人口数量(14.8亿)占全部穆斯林国家穆斯林人口总数的92%,占全世界穆斯林总数的75%。为了便于说明问题,英国,法国,韩国,以色列4个非穆斯林国家也被列入比较。选择这四个国家是有根据的。如同我们选择的穆斯林国家一样,南韩和以色列也是发展中国家,有着迅速崛起的经济。韩国在亚洲版图上属于人口小国,而被公认为是亚洲经济小龙:以色列在中东也是人口小国,但也是发展迅速。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韩国和以色列都是二战后出现在世界版图上的,这点和其他大多数穆斯林国家很相似。而法国和英国在欧洲版图上属于大国,是经济发达、人口众多的发达国家。从历史角度讲,法国和英国与其他国家大不相同:两国都曾是殖民者。而两国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对穆斯林世界体系,如行政体系,公正体系,教育体系,经济体系等产生着较大的影响。因此选择这两国来做比较是有意义的。这样有助于穆斯林文化的理解,找出方向和差距。

这些入选的穆斯林国家拥有大量的人力资源储备。其中印度尼西亚以2.27亿人口数量(年增长率为1.4)成为最大的国家,其穆斯林人口数占全世界穆斯林人口的13.6%;巴基斯坦1.80亿(年增长率2.4),占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比10.7%;孟加拉共和国1.68亿(年增长率1.9),占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比8.4%;尼日利亚1.478亿(年增长率2.2),占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比4.3%;埃及0.75亿(年增长率1.9),占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比4.7%;伊朗0.673亿(年增长率1.4),占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比4.5%;土耳其0.697亿(年增长率1.3),占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比4.7%。以上八个国家共居住着全世界50%的穆斯林人口。

庞大的人口数量对一个国家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它即吸收了大量的公共资源,也迫使国家制定长期政策和稳健的计划;它也为所有国家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根据未来的需求塑造这一资本,并将脑力资本应用到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中去。只有这种将今天的人力资本投资到明天的国家才能从中受益。“新加坡和韩国是世界上快速崛起的经济体之一,他们今天所收获的繁荣和发展的果实,是他们早在1980年以前就种下的投资人力资本形成的种子。”(《洞悉经合组织》,2007年)

世界上所有58个穆斯林国家的GDP总和为77480亿美元,而美国的GDP为145820亿美元,贫富差距显而易见。同样,中国的GDP为70550亿美元,与所有穆斯林国家的GDP总和近似。日本的GDP为42830亿美元,德国33170亿美元,法国22720亿美元(《洞悉经合组织》,2007年),这些国家在经济视野方面都比穆斯林世界出色。这里需要强调指出的是,海湾国家的GDP较高一些,原因是矿物油。

根据世界银行2010年全球GDP排行榜,全球GDP总值排名前15位的国家当中,没有穆斯林国家。与此同时,全世界人口数最多的15个国家中,有4个是穆斯林国家。这种GDP与人口的不平衡对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产生负面效果。在选定的国家当中,法国,以色列,韩国相比于除沙特阿拉伯以外的其它国家有着较高的收入水平。同时在选定的国家中,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人口数量居首,而人均 GDP排名却很靠后,甚至比法国、以色列低10倍以上。

与其他资源一样,人力资本在很多国家的经济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如果这种珍贵的人力资本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塑造和精炼并形成产业化,那么这个民族将很难与其他民族并驾齐驱。尽管教育的经济与社会成效如此显著,但是穆斯林国家似乎并没有把教育列为优先考虑目标之一。在所有人选的国家中,突尼斯是唯一一个将GDP产值中高达7.2%的份额投入到教育中的国家,高于以色列(6.3%),法国(5.7)和英国( 5.5%)。相比之下,其他穆斯林大国在教育中投入的GDP比重则非常少:印度尼西亚3.6%,巴基斯坦2.6%,孟加拉2.5%,尼日尔3.4'/0,埃及3.6%,伊朗5.1%。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突尼斯在教育中的投入占GDP总值7.2%,总值约为59亿美元,而法国在教育中的投入虽占GDP总值5.7%,而总价值达1214亿美元,所以法国在教育上的总投资要比突尼斯高出22倍。   

同样地如果把伊朗和以色列放在一起比较,伊朗在教育方面的公共支出占 GDP总值比重为5.1%,其价值为450亿美元,而以色列占6.3%,价值为126亿美元,如果我们考虑到两国的人口基数,伊朗在人口数量上比以色列多10倍,而在教育上的预算则比以色列多4倍。综合以上三点因素:国家的人口数量,GDP总产值和教育支出,不难看出,所有的穆斯林国家都是教育投资不足的受害者。这种教育投资不足的情况在几个穆斯林大国中尤为严重,如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土耳其、尼日利亚等等。要克服这一问题,所有的穆斯林国家需要至少为教育增加4到10倍的投入。穆斯林国家为教育发展投入的资源也远远不够,特别是在普通教育和高等教育方面,其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教育在数量和质量方面的恶化。

统计研究所做出的人均教育支出显示,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在ISCED1*阶段的人均教育支出约占该国人均GDP产值30%以上,而有些国家诸如孟加拉和哈萨克斯坦在ISCED1阶段的人均教育支出约占人均 GDP产值的10%以下。而以色列在20%以上,英国、南韩各为19%,法国17.4%。   

【注*:国际教育标准分类办法(ISCED):即第0至第9层次(其中第4和第8层次空缺)- -ISCEDO为“第一级前教育”,即学前教育阶段;ISCED1为“第一级教育”,即初等教育阶段;ISCED2为“第二级教育第一阶段”,即初中教育阶段;ISCED3为“第二级教育第二阶段”,即高中教育阶段; ISCED5为“第三级教育第一阶段(授予不等同于大学第一级学位的学历证明)”,即高等教育的专科层次;ISCED6为“第三级教育第一阶段(授及大学第一级学位或同等学历证明)。”】

各入选的国家在ISCED2和ISCED3(中等教育)方面的人均教育公共支出占人均 GDP产值比为:尼日尔以46%居首,摩洛哥35%,马里32%,法国27%,南韩230,英国21%,以色列20%,伊朗11%,哈萨克斯坦8%,塞内加尔3%。而在所有教育层次的人均教育支出总和占人均GDP产值比在个别几个国家较低,分别为:伊朗12%,孟加拉11%,哈萨克斯坦8%。有些国家虽然GDP总产值较少,但教育支出比重却相对高一些:布基纳法索35%,摩洛哥28%,突尼斯26%。还需要指出的是,法国、韩国、英国,以色列的人均GDP产值比其他穆斯林入选国家(除沙特外)高出10倍。所以法国,韩国,英国和以色列花在教育上的钱比穆斯林国家要多10到20倍。教育投资不像在漏斗中浇水——有投入即有产出,这种投资更像是埋下水果的种子,同时还需要采取很多步骤、花费充足的时间来支撑水果的生长。只有适应社会需求的教育方能够保证收益。

优秀的人力资本取决于高质量的教育。当今各国都在追求和确保教育,特别是第三级教育的质量,以生产出能在市场上发挥更大价值和在工作中体现更高效率的人力资本。全世界高校排行榜是评估某一国家教育质量的有效量尺。尽管全世界高校排行榜存在争议,但是在国际排行榜的关注下,任何一个国家的教育机构都能在一定程度表明该国的优势教育水平。   

根据“世界大学学术排名”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简称ARWU)和“世界大学排行榜”  (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简称THES)所公示的全世界500强大学排名来看,穆斯林世界大学的表现很不乐观。根据“2008年世界大学学术排行榜”所示:所有人选国家中,法国在世界500强中拥有23所大学,韩国有8所,以色列6所,土耳其作为穆斯林国家拥有唯一的1所500强席位。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中,有8个穆斯林国家(土耳其,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阿联酋)拥有世界500强中的18个席位;而4个非穆斯林入选国家中,法国有23所,韩国10所,以色列4所。

教育设施的可用性和利用率是非常重要的。根据2009年国际大学交流协会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ies 2009)提供的数据,所有入选的穆斯林国家共居住了全世界190的人口,而大学数量只占全世界的10%。这些穆斯林国家共有1536所大学和12.2亿人口(平均每1百万人口拥有1.2所大学);而美国本国就有1800多所大学和3.01亿人口(平均每1百万人口拥有6所大学);法国拥有321所大学和6200万人口(平均每1百万人口拥有5所大学);韩国拥有204所大学和4900万人口(平均每1百万人口拥有4所大学);以色列拥有20所大学和700万人口(平均每1百万人口拥有2.8所大学)。

可能由于穆斯林国家在大学设施和利用率方面的欠缺,第三级教育(即高等教育)的参与率非常低。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数据显示,人口众多的穆斯林国家当中,哈萨克斯坦的高等教育参与率最高(53%),伊朗次之(35%),土耳其35%,突尼斯和沙特阿拉伯各31%;尼日尔、布基纳法索、阿富汗最少,均低于2.5'%。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巴基斯坦人口数量最多,而高等教育参与率却分别只有17%、7%和4.5%。而在韩国、英国、以色列和法国,第三级教育的参与率分别为93%,59'%,58%和56%。这四个非穆斯林国家总的第三级教育就学率为65%(1170万年轻人中有800万人);而所有穆斯林国家总的就学率不到17%。换言之,在入选的25个穆斯林国家的1.28亿年轻人中只有1900万参与了高等教育,其余的1.09亿则无法享受高等教育(2006年统计研究所数据)。也就是说,今天83%的穆斯林年轻人在没有享受到高等教育的情况下进入劳动力市场。我们可以直接得出结论:他们将在很长时期内无法具备足够的资格能力与世界上的其他年轻人竞争,因此他们无法在国家和世界的知识经济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在这个知识全球化的世界,技术、知识、能力、智力帮助人们获取个人经济和社会利益,也使人们在拓展本国的经济基础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但是如果没有训练有素的头脑,和技能娴熟的双手,人将不得不一生与社会经济问题和艰难的生活为伍。

没人可以否认教师在各级教育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工作环境和工作负载直接影响到教师的效率。师生比在一定程度上能说明教育的工作环境、工作负载和人力资源。在大多数穆斯林国家中,师生比在一级教育(ISCED1)中很高:马里的师生比达到1名教师对应56名学生,布基纳法索为46,几内亚45,尼日尔40,巴基斯坦和塞内加尔39。孟加拉和苏丹情况类似。哈萨克斯坦是唯一师生比率较好的穆斯林国家:1名老师对应17名学生。4个人选国家中,以色列为14,英国18,法国19,韩国26。在二级教育领域,大多数穆斯林国家的师生比同样令人堪忧,除了哈萨克斯坦,印度尼西亚,伊朗和突尼斯这几个国家。穆斯林世界亟需向教育投入更多人力资源,来提高教育机构的效率,改善教育质量。

根据伊斯兰教育理念,女性教育和男性教育一样重要。在穆斯林国家中,女性参与率在一级教育,二级教育和三级教育领域是非常令人满意的,除了尼日尔( 40%),巴基斯坦(42%),布基纳法索(42%)和马里(40%)。正如之前所讨论的,入选穆斯林国家在三级教育领域的总的参与率(男性和女性)为17%,而令人惊讶的是,女性在这个阶段的参与率在6个入选穆斯林国家中超过男性(突尼斯、沙特阿拉伯、马来西亚、哈萨克斯坦、伊朗和阿尔及利亚),法国、英国和以色列也是这样。韩国、布基纳法索、马里、尼日尔、伊拉克和盂加拉在五级教育和六级教育(高等教育)的女性参与率皆少于40%。巴基斯坦、摩洛哥、土耳其、印度尼西亚在第三级教育中女性参与率大于42%。由此可见,如果穆斯林女性能够获得深造的机会,她们一般都不会轻易放弃。

在校学习的年份与所获知识能力等级是有直接关系的。这些所获取的知识和能力是人力资本发展最直接的量尺。在英国,义务教育持续时间为12年,法国和以色列义务教育持续时间为11年。在25个穆斯林国家中,只有乌兹别克斯坦实施12年制义务教育。哈萨克斯坦和突尼斯为11年制义务教育。巴基斯坦、伊朗和盂加拉实施5年制义务教育,为入选国中最低的国家。伊拉克、沙特阿拉伯、马来西亚、几内亚、尼日尔和塞内加尔为6年制义务教育。

在5年制义务教育环境下,很难想象一个10或11岁的儿童如何参与劳动力市场的竞争,这个年龄的孩子是否适合工作,这个孩子能否坚持学习一生,这样的孩子(只接受5到6年义务教育)能否与通过11、12年义务教育的孩子竞争,答案显然是不行。如果这孩子没有得到更进一步的教育机会,那么他将永远无法在任何领域任何层次参与竞争。

大多数穆斯林国家义务教育年份较短。也许这就是导致这些穆斯林国家高等教育领域低参与率的关键因素——义务教育并未持续到高等教育阶段到来就终止了,因此学生过早地被劳动力市场吸收。以孟加拉、伊朗和巴基斯坦为例,义务教育大约在学生10岁左右终止,而第三级教育的入学年龄往往在十八岁以上。这样的话,这个人力资本最重要的发展阶段成了空白,直接导致了低产出。进一步地讲,那些为下一代提供低等义务教育的国家或教育入学率低的国家,想要和教育水平较高、教育质量有保证的国家竞争,将会越来越难。无疑那些高级知识型社会在高科技、研究、发展领域占领先机,他们在付出较少的情况下,享受着大量持续性的高额回报。

结论

伊斯兰将教育视做必需,而数据分析显示,大多数穆斯林国家在各级教育领域总的就学率却非常低,很多国家的教育系统过时,穆斯林国家的教育质量无法保障,导致穆斯林在生活的各个层面落后于其他民族。

大脑比肌肉强大,但这不意味着人应当把所有精力投入到脑力资本发展或大脑训练上,也不意味着可以忽略人力资本形成。因此最好的办法是,通过捕捉市场信号和充分利用时间,来找到两大资本间的平衡点。穆斯林国家在人力资源上很富裕,但是在人力资本的形成和发展方面做的还不够。他们需要重置优势资源,在教育领域加大人力和物力投入。

穆斯林国家并没有给下一代充分发挥能力和潜力的合适机会,这使得他们的发展前景缩水,机会越来越少,不可避免地在经济、技术主流领域被边缘化。地域现存的和不断出现的豁口正在快速扩大。教育是能在这道豁口上架设桥梁的唯一办法,而对那些正在浪费时间、能量和资源的国家来说,豁口正在扩大成一道无法架设桥梁的鸿沟。所以对这些国家来说,是时候使用教育的武器来避免技术经济失衡。也许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教育 穆斯林世界
顶:40 踩:5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2 (46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7 (394次打分)
【已经有178人表态】
50票
感动
42票
路过
42票
高兴
4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