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艾大长老谈当代伊斯兰热点问题

热度563票  浏览169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7月17日 15:08

(译者按: 埃及《金字塔》报资深记者麦克拉姆·穆罕默德最近采访了艾大新任长老,在历时两个小时的采访中,艾大长老艾哈迈德·泰伊伯就伊斯兰世界,以及艾资哈尔改革的诸多热点问题给予明确的解答。

整个采访过程完全在推心置腹,娓娓道来的氛围完成,广大读者认为,这是近一两年埃及《金字塔》报谈报导中最为优秀的一篇报导。以下是访谈记录:)

问:长老先生,在任命你为艾大长老后,你曾经说:艾资哈尔有些基本的原则主导着艾资哈尔,规范着担任艾大长老职位者的行为,其中最主要的是艾大的中正主义、公正思想,以及其作为可靠的伊斯兰最高权威的全球观。那么,确切说来,艾大中正主义是什么含义?是否它是几何定义的中间点?不及和不过吗?

答:首先,我非常欢迎你们,艾大长老院欢迎你们今天来和我们座谈。关于中正主义的定义,我个人认为伊斯兰与中正主义是互为对等的两个概念,中正主义就是伊斯兰。这个事实不是伊斯兰学者从脑海中推演出来的,也不是一部分经注家归纳出来的。而是在《古兰经》中有明文规定的。“我这样以你们为中正的民族,以便你们作证世人,而使者作证你们。”(黄牛章:143)中正主义即是公正,穆圣说:“你们中最为中正之人,就是你们中最公正者。”由此可见,你可以内心平静地说:穆斯林要么是中正的,要么就不是穆斯林。因为穆斯林就是伊斯兰的外在表现,他不能游离于中正主义之外,即不偏右,也不偏左。

伊斯兰的中正主义既不是亚里斯多德的那种把美德视为介于两种恶德之间的中庸之道,也不是几何或算术定义上的中间值或平均值,而是面对道德、社会和世界的中正主义。当你看待宇宙万物时,以一个公正的标准来衡量互为矛盾,互为相反的两件事物。而不要像《旧约》中以色列后裔那样,只讲物质:但凡不是信仰他们宗教的人都可以对其施以杀戮、欺骗和偷窃;或者正如基督教所主张的那样,只讲精神:在有人打你右脸时,把左脸也伸过去。当有人向你索要你穿的衣服时,即便有需求,你也把这衣服给人。

伊斯兰则制定了一个变通的原则:“如果你们要报复,就应当依照你们所受的伤害而报复。”(蜜蜂章:126)。事实上,伊斯兰的中正主义就是承认人的健全天性,拒绝奴役和束缚;拒绝原来犹太教和基督教社会制度中的奴役和束缚的成分;拒绝由于运命的不同而在人类中存有贱民的思想,正如印度教所持的信条。因此,伊斯兰对穆斯林的立场规定为,在物质和精神之间保持中正。营谋今世时犹如他永生不死,经营后世时犹如他明天就死一般。假若穆斯林为后世的利益而疏忽今世,或者为了今世的利益而忽略了后世,都是不可接受。正是这个伊斯兰的中正主义缔造了伊斯兰的文明,传播了伊斯兰教,使得许许多多民族接纳了伊斯兰,视它为顺应人类天性的宗教,拯救人类脱离蒙昧主义的准绳。

问:在西方有人偏执地认为伊斯兰是靠武力传播的。穆斯林中也有人认为刀剑是伊斯兰的正确标识?

答:说伊斯兰文明靠武力强加于世界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伊斯兰在世界的传播,是因为它是一个顺应天性的宗教;是理性的宗教;是与人的理性和内心交谈的宗教;是视全人类平等而又呼吁公正的宗教。刀剑不适宜作为伊斯兰的标识,因为伊斯兰是仁慈;是公正。穆斯林从不为侵犯他人而付诸武力,而是以武力来捍卫国土,保卫国家,维护信仰。伊斯兰鼓励穆斯林成为有能力捍卫自身国家、宗教和生命的强者,但是绝不鼓动他去侵犯他人。

问:在各种极端主张和思想面前,为什么艾资哈尔作为伊斯兰世界的公正权威的地位滞后了?!是否艾资哈尔的权威因其变为对执政者的驯服遭致戕害和减损?!还是因为艾资哈尔缺失自我更新的能力?!抑或是因为艾大长老不是通过民选产生?!

答:我们应当找到真正的原因。这个原因造成了50年前艾资哈尔被挤压至边缘角落的同时,各种极端主张和思潮风起云涌,抢班夺权。有许多历史文件让我深信:50年前,埃及执政当局在选择了社会主义为治国方针之后,曾经意图削弱艾资哈尔的作用,让艾资哈尔成为一个纯粹的清真寺,其功能局限于宗教课程。因为社会主义阵营对宗教的立场是反宗教的:宣称宗教是人们的鸦片,所以应当消弱宗教的作用。因为宗教与信仰无神论的社会主义的思想刚好是对立的。

问:尊敬的艾大长老,但是埃及所信仰的社会主义并未使她达到反对宗教,倡导无神论的地步啊?!

答:没错,但是,在这个阶段,有些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势力控制了埃及的文化,在对艾资哈尔扮演的角色和地位施以限定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导致了艾资哈尔所扮演的角色在埃及境外倒退的同时,其他人却积极活动藉以填补艾资哈尔退出后遗留下的真空。西方基督教会积极在非洲展开其传教的角色;马克思主义也积极消弱宗教的重要性,宣扬物竞天择的理论;瓦哈比思想拓展并填补了艾资哈尔退出后的部分真空。关于这方面,有一份重要历史文献对所有这些原因作了解释,这就是原艾大长老,谢尔图特所写的一份至阿卜杜·纳赛尔总统的一封信。在信中,谢尔图特长老申述了这个真空的产生,以及艾资哈尔角色的弱化。在最后,谢尔图特长老以明确的语句对阿卜杜·纳赛尔总统说:假若埃及在这个关键时期不能赋予艾资哈尔拓展新的领域,那至少也要保住艾资哈尔已经获取的在埃及之外,尤其在非洲的领域。

问:尊敬的长老,我要说的是:问题的根本源于1960年颁布的艾资哈尔改进法案。直到现在,这个法案在艾资哈尔人中也是各有的看法。因为,有的人认为改进艾资哈尔是为了把世俗教育和宗教教育加以整合,以达到艾大毕业生既是医生也是宗教学者,既是工程师的同时也是艾大学者:集职业教育和宗教宣教教育为一身。这被视为艾资哈尔向前迈出的一步。因为她培养了具有时代特色的宣教员,他能够在非洲和其他地方宣教的同时,也能够为当地人民生活的进步贡献一己之力。同样,也有人认为,这个法案的目的是消弱艾资哈尔所扮演的的宗教角色。

答:你提的问题很好,很重要。对此的正确回答正好浓缩于我们现在所处状况之中。是的,这项法案的想法很好,很诱人,但是遗憾的是,实践的结果一团糟,其结果本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使其成为毫无实质含义的口号。因为,这项法案是在匆忙中制定出来的,有人说是在一夜之间写就的。当1961年执政当局颁布并实施这项法案时,我也是被首先要求执行这项法案的成员之一。当时,要求我按照两部教学大纲授课,一部是教育部的全程教学大纲,一部是要求在五年内全部完成的艾资哈尔教学大纲。尽管整合两部教学大纲有难度,我们还是继续教学,因为教学工作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要求一丝不苟,精益求精。遗憾的是,情况发生变化,学生们消化不了这两部教学大纲所要求的课程。学生不再能够全面掌握所学课程,再加上学校要求每个高中毕业生必须升入到大学,使得这些高中生中有的以刚刚及格的分数升学。现在,我们正通过尝试修改这个要求,在艾资哈尔文理科之外,再兴建一个艾资哈尔学科专业,从专门招收有意专门学习宗教学科的学生,让他们从高中一年级就开始选定专业,这个科的报名条件是通背全本《古兰经》,学完阿拉伯语文选和语法课程的学生。

问:尊敬的长老,我担心大多数学生会选世俗教育?

答:假若在每个省都开设一个艾资哈尔学科班的话,那艾资哈尔将会是赢方,因为我们将会支持并培养优秀的宗教学生,而这些优秀学生都将有机会获得对自然科学知识的学习,以弥补他们每个人的知识体系。计划是制定一些鼓励学生进入这个系的措施,主要是艾资哈尔将承担所有的学习和生活的费用与开销。

问:伊斯兰文明史告诉我们:有的宗教学者精通天文学、数学、代数学、几何学和化学,而且写作了许多关于这些专业的重要的经典文献,且这些书籍曾经是欧洲复兴的基础?

答:不错!他们当时既是精通宗教学的学者,同时也是精通医学、数学和天文学的学者,直到现在,我们还有一些这样的学者,最近就有一个学者,他除了学习宗教学外,还在迎考音乐学。

问:是否艾资哈尔人中,有人反对音乐?!

答:我们不禁止音乐,因为音乐能够引领人的情感的升华。

问:为吸引年轻人,基督教堂引进音乐并融入到宗教仪式中?!

答:音乐进入基督教堂中是因为基督教的信仰教义接纳画像。这是基督教仪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伊斯兰建立在纯正的认主独一的信仰上,无一物似像真主,因此,清真寺不需要音乐,不需要绘画艺术,因为将真主物化便不再是纯正的认主独一。

问:尊重的长老,我是否可以从你的回答中理解为:艾资哈尔重返以前的地位和角色依赖于艾大能否培养出优秀的学者和宣教员,而与执政当局对艾资哈尔的掌控没有丝毫的联系?或者说与任命艾大长老而非民选长老没有丝毫关系?!

答: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让我们都坦诚而言,因为,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宗教机构能够脱离所在的国家,或者说能够反对所在国家的体制。就连作为国中之国的梵蒂冈,也是西方体制的组成部分,不会脱离西方的主流政治。当有人在卡塔尔问我说,艾资哈尔在多大程度上隶属政府时,我选择的回答很简短, 我对他们所:试问格尔达威长老能够就卡塔尔埃米尔的体制说出一个不字吗?[1]作为艾大长老,我可以肯定地对你说艾资哈尔机构并非按照政府意愿从事的教学机构,但是,艾资哈尔不应当是反政府的组织,因为她本身就是国家的一份子;也不应当要求她祝福政府所做的一切。当我担任艾大长老后,穆巴拉克总统同意我辞去了民主国民党政治局委员的职务,以便让艾资哈尔不受任何约束。我不认为有哪一个伊斯兰国家的宗教机构能够像艾资哈尔一样,在国家中享有像艾资哈尔一样地位和尊严,以及自由。在此,我借机说明一下,我本人并不反对艾大长老通过选举的方式从艾大学者机构中产生,但是,我担心这样的选举陷入流于形式,互相恭维的弊端。这些弊端就曾颠覆过艾大举办的院长选举活动!

问:尊敬的长老,很遗憾,在一些人看来,伊斯兰教已经演变为一些表面的宗教仪式,剪断裤腿,蓄留长长的胡须,斤斤计较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政治化宗教,炫耀极端的表现?!

答:我再次说明,艾资哈尔角色的隐退,给予赛莱菲人士[2]四面出击的机会,让外来思想和学说得以风起云涌。瓦哈比派[3]试图填补艾资哈尔留下的真空,为传播他们贫瘠简陋的理念而不惜牺牲对伊斯兰的中正理解。我们发现艾资哈尔为传播中正思想而印刷的十多部书籍,特别是艾什阿里的著作、哲俩莱依里经注,在埃及境外暗中印刷,并在这些经典明文旁注了许多艾资哈尔版本所没有的新添注释,其目的就是为了传布艾资哈尔历来反对并拒绝的极端思想。遗憾的是,在以卫星电视为主导的宣传模式的背景下,一些卫视令人遗憾地散布极端思想,而另外一些卫视则传播迷信,而艾资哈尔却因为有限的条件,束缚住了她消解这些极端思想的能力。

问:难道爱资哈尔卫视不代表艾资哈尔吗?

答:这家卫视是在艾资哈尔失察之下以艾资哈尔命名的。我们都曾经反对使用艾资哈尔之名,但是已故长老赛义德·团塔威说:就让他们用这个名称吧,只不过这个卫视台不代表艾资哈尔!

问:你对爱资哈尔卫视台都什么说法吗?

答:该台的负责人并非艾资哈尔的学者,卫视台所仰赖的资金也是国外提供的。有报告指出,国外的机构参与了该卫视的运作,这些机构的介入令人不安。因此,艾大伊斯兰研究院拒绝让这家卫视代表艾资哈尔。[4]

问:但是在这个卫视台的工作人员非常注重举止和穿着的得体,追随时尚,所以在年轻人和妇女中有很多追随者?!

答:这更说明此事既不关乎知识也不关乎宗教,更不是为了真主的喜悦,而是商业的操作。我们现在正在酝酿给民众制作针对年轻人和妇女的新节目,以传播真正的伊斯兰,呼吁正确运用理性。我们将每周推出由众多学识可靠的宣教员。这些宣教员,民众熟知他们善于与大众沟通与交流;熟知他们掌握着益人的学识,以启蒙大众,让他们能够驳斥荒谬的极端主义者所传布的各种问题、教法令和主张。

问:请问,我们作为穆斯林,直到真主令伊斯兰超越所有宗教之前,难道我们注定要与他人处于战争和冲突中吗?

答:真主并未责成我们这样做。我也不认为所有的人将会在某一天全都信仰一个宗教,信仰伊斯兰教。伊斯兰的任何明文都没有这种说法。世人信仰的不同、语言的不同、肤色的不同、思想的不同是《古兰经》所阐明的一个事实。这个事实将一直存在,直至世界末日。我曾经在罗马举办的基督教大会上,在一个关于全球化的讲座中说过:全球化注定将会失败,因为人类的天性中存有分歧和不同,我作为穆斯林,真主并未责成我拿起刀枪,让伊斯兰凌驾在这个时代所有的宗教之上,但是真主却责成我与其他的民族互相认识、互相沟通、互相交换利益。假若你细查《古兰经》的每一段经文,你绝不会找到无条件地提到“刀剑”的经文。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的事实。而在《旧约·约书亚记》中“刀”这个词就提到31次。“你们将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驴、都用刀杀尽”。尽管如此,这些人却把伊斯兰作为一种暴力的宗教来谈论!

问:但是有些宣教员则拿着《古兰经》中号召与不信道者战斗,直到迫害消除,一切宗教全为真主的宝剑经文四处讲论?

答:宝剑经文是针对那些敌视伊斯兰教者降示的,他们杀害穆斯林并把穆斯林从家园中逐出,残酷地迫害穆斯林。经文自身的含义,以及上下文都强调这层含义。古兰经的正确的思想也明文规定:宗教绝无强迫。当真主对穆圣说:“如果你的主意欲,大地上所有的人,必定都信道了,难道你要强迫众人都做信士吗?”(优努斯章:99)经文中反问的目的是,否定穆圣要强迫众人做信士。

问:尊敬的长老,你以前曾说,宗教对话没有任何结果,信仰和教义上的对话更是无意义的争论,因为谁也不能改变谁的思想?!

答:但是我们能够就一些好的道德价值,达成一致。这些价值是所有宗教都认可的。假若我们能够做到这一步,那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成果。遗憾的是,我参加的在意大利、法国、德国、美国所举办的多场对话都是残缺的对话,没有给穆斯林带来多少利益,也没有让西方的立场在决策层面上产生实质的改变,不管是西方对以色列的全方位的支持,让以色列一次次推迟交付巴勒斯坦人应享的权利,甚至在务必尊重的伊斯兰标志的层面上,西方也是完全支持的以色列。我们穆斯林,尊重所有宗教的标志。对此,最能够说明的就是亵渎穆圣的漫画事件。这个事件在西方人看来,这个问题还算不上是言论自由的问题,仅是一个表达自由的问题。诚然,宗教对话会促进一定程度上的友善和互助,但是对现状没有任何的影响和改变。

问:为什么呢?

答:我认为,西方仍然遵循着一些从根本上来说还是殖民主义的原则。西方人试图把这些原则推演并转化为与二十一世纪相适应的形式。因此,为了推销他们的军工产业,他们依然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无中生有的制造动荡和冲突的事端,而不为了公正解决和处理巴勒斯坦问题而投入真正的努力。

问:那我们怎么办呢?

答:只要阿拉伯人的立场没有统一,那就没有任何的希望。《古兰经》说:“你们不要纷争,否则,你们必定胆怯,你们的实力必定消失;”(战利品章:46)

问:每当我们谈论宗教对话时,我们的对话几乎只是局限于同基督教的对话,而没有同犹太人展开对话,这是为什么?

答:伊斯兰与基督教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伊斯兰的初期。《古兰经》说,基督教徒是更近于穆斯林的,因为他们中有修士。《古兰经》也明文讲述了麦尔彦(玛利亚)是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而以色列的后裔则只是想通过宗教对话来逐步实现同阿拉伯人的关系正常化,而不必为巴勒斯坦人付出任何的代价。尽管,穆圣当年曾经善待并尊重犹太人,其友好程度甚至达到了穆圣要求穆斯林在迎娶犹太女人后,不强迫她改变自身的信仰,依然把她带到犹太会堂,让她做履行祷告。犹太人中有极少的一部分人是倾向于公平的。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应当知道的是:以色列绝不会出自善心或良心发现而归还他们的权利。认识不到这个事实的人,那他无疑还在做他的春秋大梦。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巴勒斯坦人应当团结起来,利用他们合法的权利投入到对以色列占领的抵抗中,包括武装抵抗。

问:武装抵抗是否就允许杀害无辜的平民?

答:抵抗应当针对占领军,打击和消弱被占领土以及保护以色列定居者的军事力量。

问:前任艾大长老赛义德·团塔威曾多次与你会谈,你怎么看待他的一些令许多人分歧重重的立场?

答: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栋建筑就是前任艾大长老的遗泽之一。教法判令研究院在前赛义德·团塔威就任艾大长老之前不过就是一间两室的套房,或许在有的人看来,这些不过是形式的成就,但事实却不然,我认为,他为艾资哈尔做了很多工作,在拓展艾大的教育方面做出了贡献。但是,也有很多问题阻碍了艾大长老角色的发挥。

问:请问,你会像他一样在你的办公室接待犹太拉比吗?!假若你在某一场合中与西蒙·佩雷斯偶然相遇,你会同他握手吗?

答:我不会接见犹太拉比,我也不会同佩雷斯握手,也不会同他同处一个屋檐下。我不认为当时团塔威长老知道同他握手的人是佩雷斯。

问:为什么在这方面如此严厉呢?

答:这不是因为佩雷斯是犹太人,而是因为他是以色列肆意侵略巴勒斯坦人民的罪魁祸首之一;是占领古都斯(耶路撒冷)策划者。古都斯(耶路撒冷)是伊斯兰最主要的三个圣地之一,她在我心中有着无以伦比的价值。假若我同佩雷斯握手的话,将会令他获益。因为这意味着艾资哈尔同以色列握手言和了,而这将损害我的声誉,损害艾资哈尔的声誉。因为同他握手意味接受同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而这不可接受的,除非以色列交还给巴勒斯坦人民所有的合法权利。

问:尊敬的长老,为什么穆斯林间分歧重重?为什么尽管伊斯兰把思考和理性的运用看作强制主命的情况下,迷信与神话依然在他们中流布呢?!

答:因为穆斯林忽视了正教。因为伊斯兰的源泉《古兰》和“圣训”都鼓励人们思考、求知,并对幽玄的知识与迷信之间的区别划出了清晰的界限。在正确理解伊斯兰的前提下,伊斯兰文明得以建立,并在自然科学、医学、天文学和几何领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因为伊斯兰从不限制理性的运用,并警示导致衰弱的分裂,而这些正好与没有实现进步之前的西方相反,西方的进步是在排除基督教的控制,张扬理性之后才取得的。因为西方教会当时是专制的权威,并且无知地排斥理性和知识!

问:在你刚担任艾大长老的日子里,你曾说过,促进国家的团结和统一是艾资哈尔首要任务,试问,怎样才能实现这个目标呢?是否要像以前那样,同基督教领袖共同携手打造吗?

答:伊斯兰与基督教之间有着太多的密切联系,因此,艾资哈尔捍卫国家的团结和统一属于艾大的宗教义务的范畴。因为基督教和伊斯兰之间都有着历史的渊源。当穆斯林与他的科普特[5]邻居和睦相处时,那他便履行了他在后世将获得善报的职责。艾资哈尔所扮演的角色之一,就是要从伊斯兰的历史、传统经典,以及伊斯兰文化中丰富的教法判律中阐明伊斯兰文化鼓励这种与科普特人的良好关系。因为伊斯兰教命令我们这样做,目的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团结和统一。这也是科普特的教会针对其同伊斯兰的文化传统所应做的工作。我认为这将是我们之间合作的共同领域。

问:请问,在伊斯兰中,被保护民的权利可以上升为公民的全部权利吗?

答:是的,甚至获得更多权利。人头税是当时一种免于服兵役的税收,因为,基督教徒他们不参加国家的军队。而这项税收很早就被废除了,因为,科普特人也到军队中服役,现在,他们还参与了国家的保卫工作,他们有他们所应得的权利,也有他们当尽的义务。虽然埃及总统一职由占人口多数的穆斯林担任,但是这种情况在全世界的很多国家都是一样的。

问:他们是否也属于信仰者呢?

答:是的,因为他们信仰真主,信仰后世。当时穆圣就曾在麦地那宪章中视犹太人为信仰者。因为信仰优先的关系,他们是我们的科普特兄弟。我们的祖先易卜拉欣就曾经迎娶了科普特女人为妻,我们的穆圣也曾经与科普特的女人结婚。伊斯兰的教法规定:穆斯林不得娶不信道的女人为妻,也不得食用不信道者所宰杀的肉食,但是却允许穆斯林娶科普特的女人为娶,允许她保持自己的宗教直至生命结束,允许穆斯林食用科普特人所宰杀的肉食。

问:请问:你是否同意苏奴德神父[6]说:伊斯兰教法让科普特人自己按照他们的教义和习惯处理婚姻关系?!

答:是的,我同意,我百分百的支持他。苏奴德神父的理由完全正当。

问:请问艾资哈尔是否同意制定一个针对穆斯林和科普特人建造宗教场所的基本法?

答:对基督教徒和犹太人建造教堂和会堂权利,伊斯兰是给予保障的。伊斯兰还保障他们敲钟和举办宗教仪式的权利。

问:对此伊斯兰规定了什么条件吗?

答:伊斯兰没有规定任何的条件。建造教堂完全是根据科普特人的需求而定。这正是穆圣时代对待阿比西尼亚纳迦南的基督教徒的做法。伊斯兰中不存在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做法。但是,依据事实和实情的判律可能会有所改变。当情况变化后,教法判律也当随之改变。

问:是否一个穆斯林社会的条件是:只要世俗法律不与伊斯兰教法相抵触就行?

答:我们生活在一个穆斯林的社会中,否认这点便是犯罪。在埃及推行伊斯兰教法是这个社会尚未实施的事情,其性质属于违背真主诫命的范畴,但并未涉及到信仰与否的问题。一个喝酒的穆斯林,如果死了,那他是一个违逆主命的穆斯林,而非不信道者。我不能够提前判定他将入火狱,因为,真主对他的仆民是至知的。这是艾资哈尔的思想,是艾资哈尔中正的思想。那些指责世人,挑剔他人过错之人本身就违背了真主的教诲。假若我们探讨伊斯兰的刑罚,必定会发现实施伊斯兰的刑罚要求许多条件,只有条件齐备才会执行。假若条件齐备而不执行的话,其性质是违逆真主的教诲,而非关乎信仰与否的问题。

问:尊敬的长老,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现在燃烧得正旺的,逊奈派与什叶派之间的内讧,二者间究竟有什么分歧?!

答:二者间不存在任何实质的分歧。什叶派信仰独一无偶的真主,我们也信仰之;他们跟随穆罕默德圣人,我们也跟随之;他们崇敬《古兰经》,我们也崇敬之;我们可以跟随他们的伊玛目礼拜,他们也可以跟随我们的伊玛目礼拜。二者之间的分歧局限在他们对哈里发人选的顺序上,因为他们认为阿里大贤应当为第一任伊玛目;认为伊玛目当世袭罔替直至被等待的迈赫迪出世。

问:有人说,什叶派诵读一本不同的《古兰经》,称之为法图麦版《古兰经》?

答:这不是真的,他们自己也否认有此一说。

问:可以向什叶派人开战吗?

答: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战争不啻是穆斯林的巨灾人祸,是非法的,是禁止的。我祈求真主护佑穆斯林免于遭致这样的危害。我不认为二者间还会发生战争,因为双方都知道战争的结果是什么。


原文链接:

http://www.ahram.org.eg/223/2010/07/10/10/28762.aspx


[1] ——对于这个比方,后来艾大长老作了进一步的澄清,高度评价优素福·格尔达威博士。(译者注)

[2] ——赛莱菲人士指的是那些声称追随穆圣、圣们弟子和再传弟子道统之人。(译者注)

[3] ——瓦哈比派指的是那些追随穆罕默德·阿卜杜勒·瓦哈比的人,但是他们自称为认主独一者。(译者注)

[4] ——艾大长老登报澄清说,他的话的目的是为了说明哈立德·靖迪是一个独立宣教员,很久之前就与艾资哈尔和埃及宗教基金部没有正式联系。爱资哈尔卫视是一个独立卫视,这是当时创办人哈立德·靖迪本人在艾大伊斯兰研究院亲口证实的。(译者注)

[5] ——科普特人是埃及信仰基督教的少数民族,也是目前中东最大的基督教社团,约占埃及总人口的7%-10%。(译者注)

[6] ——他是埃及基督教领袖,是埃及第一个有高等学历的神父。埃及的基督教在教义和行政上都不隶属于梵蒂冈的体制。(译者注)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热点 伊斯兰
顶:25 踩:2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5 (21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7 (211次打分)
【已经有87人表态】
25票
感动
22票
路过
18票
高兴
2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