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环球观察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土耳其对穆斯林世界新战略

热度723票  浏览180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5月20日 17:38

《半岛电视台》记者独家专访报道﹐“土耳其的新视野”。  在中东和北非这片古老的伊斯兰土地上﹐从二上世纪初被西方列强划分为并立的几十个国家﹐使它们各自为权力互相争斗和为生存忙碌而不知所措﹐是当代世界分而治之的最佳妙策。  一个世纪即将过去﹐当年叱咤风云的地区超级大国土耳其又有重新崛起的迹象。

 话说土耳其有一位重量级的当代思想家﹐艾哈迈特‧达伏托格鲁先生。 他原是土耳其马尔马拉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教授﹐兼任贝肯特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他曾经担任埃尔多安总理国际事务总顾问﹐2009年5月被任命为土耳其外交部长。 他一直是为土耳其总理出谋划策的重要谋士﹐许多计谋出自这位大学者﹐当今土耳其频繁的国际活动和对未来的外交展望﹐可能多半是这位谋士的杰作。

达伏托格鲁教授提议政府朝地区超级大国的方向发展﹐恢复古代奥斯曼帝国的历史雄风﹐重建同阿拉伯人﹑库尔德﹑波斯人﹑中亚人和高加索人的传统关系﹐同他们的共同精神联系是伊斯兰。 土耳其占有地理优势﹐因为跨越欧亚两大洲﹐面对地中海和黑海﹐对岸有许多国家﹐现在的地位是北约成员﹐又是伊斯兰会议组织重要的成员国﹐从组织系统上便于联系欧美和亚洲穆斯林世界。 他认为﹐土耳其有能力﹐也有条件发挥地区超级大国的功能﹐势在必行。

土耳其是地区人口大国﹐有7700万人口。  在过去的八十年中﹐土耳其人民从1923年开始就在基玛尔思想笼罩下生活﹐实行世俗化﹑西方式民主﹑民族主义。  今天﹐社会发生巨大变革﹐世界局势也与过去迥然不同﹐土耳其的战略应该改变了﹗   土耳其是欧亚之间的桥梁﹐南边是伊斯兰世界﹐北边是欧洲﹐面向两边曾经有过多次历史重心转移﹐现在的趋势是倾向传统的伊斯兰世界﹐对土耳其更为有利。  最近一个时期﹐土耳其的外交最频繁的活动展现在中东舞台上﹐如叙利亚﹑伊朗﹑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 使土耳其感到忧虑的问题也不少﹐对内是党派之争﹐对外是加入欧盟的拉锯战。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半岛电视台》记者多次采访土耳其外长达伏托格鲁﹐向他问讯土耳其的最新外交政策。  他从2009年开始担任外交部长﹐但是在此之前﹐他一直是土耳其外交政策的谋划者﹐曾经担任总理和外交部顾问长达八年之久。 在他任期的第一年里﹐各种外交行动表明﹐土耳其向着一个地区超级大国的地位发展。  为了推行他的新外交战略﹐出国访问一百多次﹐取消了许多国家公民进入土耳其的签证限制﹐恢复了同阿美尼亚断绝了一个世纪的外交关系。 他对记者说﹕“什么是土耳其﹖ 从传统的意义上说﹐是一个东方文化的国家﹐代表现代的亚洲人﹐但是我们又是北约集团的成员国﹐而且努力加入欧盟﹐因此又是一个欧洲国家。 土耳其象征了两种文化的合璧﹐现代的发展就是一块试金石﹐成功与否﹐就在今天。”

 他说﹕“假如我们的努力获得成功﹐表现出和平的诚意和奋斗精神﹐那么﹐在这个地区﹐土耳其将是一个模范国家﹐对世界大局将有重大贡献。”

土耳其究竟是什么样子﹐确实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基玛尔在奥斯曼帝国战败的废墟上发动了一场革命和社会改革﹐一夜之间改掉了七百年的政府老传统﹐改变了书写的文字﹐排除了伊斯兰对政法的干预﹐规定了民众的穿衣戴帽﹐变成了一个亲欧洲的世俗化国家。  对于这位被称为“现代土耳其之父”的革命家﹐实在也没有什么新东西﹐只不过是全盘西化运动﹐对传统的土耳其社会进行彻底改良。  对于当时的国家领袖基玛尔﹐没有其他出路﹐在西方列强压力下﹐全盘西化是拯救国家的唯一活路。  今天的土耳其人﹐对当年的革命提出许多质疑﹐首先不明确自己的身份地位﹕我们是什么人﹖

今天的土耳其﹐伊斯兰传统在全面复兴﹐达伏托格鲁提出的新战略理念﹐考虑到了人民对伊斯兰的感情和文化现实﹐所以他说﹐土耳其是穆斯林国家﹐与接受西方化模式没有矛盾。 他说﹕“我为自己是穆斯林而感到骄傲﹐但我们也是欧洲文化和历史的一部分。 这就是我们值得骄傲的身份。”  作为外交部长﹐他在去年的一年里﹐为东西方国家之间的许多纠纷操劳﹐例如以色列与叙利亚﹑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伊拉克的逊尼与什叶两大教派﹐而如今又在伊朗核能研究规划问题上为伊朗说情和袒护。  他说﹕“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分歧﹐而不是危机。 分歧是客观存在的﹐而危机是发展的结果。  我们努力帮助他们调解分歧﹐避免危机发生﹐促进和平。  这个观念对我们这个地区最为有利。”

由于土耳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对于欧洲既是一个重要的安全屏障﹐又是一个文化和经济的桥梁﹐因此土耳其有充分的理由要求加入欧盟﹐因为必然给欧盟带来巨大的实际利益。 在1963年﹐土耳其就在创建欧盟的协议上签了字﹐确定为潜在的成员国﹐但是等待了四十七年还没有看到结果。  被拖延入盟的原因﹐一是土耳其的军队不稳定﹐经常发生政变﹐二是土耳其的穆斯林文明与欧洲价值观不相适应。  在1999年﹐土耳其获得了入盟的候选国地位。

达伏托格鲁说﹕“在1999年以前﹐我们的问题﹐我们很清楚。 但是﹐在1999年之后﹐我们国家发生了很多变化﹐正是我们朝加入欧盟的标准努力的时候。”   欧盟中许多重要的国家﹐都对土耳其入盟表示抵制。  欧盟对土耳其的抵制更加促进了土耳其向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世界的倾斜﹐因为可以显示土耳其所特有的优势和能力﹐可以让欧洲人对土耳其刮目相看﹐舍我其谁﹖

 他说﹕“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我们的目标是与周围国家保持和平友好﹐把分歧和纠纷降低到零位。  当然﹐这是口号﹐口号是象征﹐是理想和概念。  这很重要﹐因为可以把概念转化成努力的方向﹐奋斗的目标﹐成为人民的普遍愿望和思想。  概念含有力量的元素﹐能制造敌人﹐也能创造朋友﹐敌人或朋友都是首先从概念中产生。  我们有了这个概念﹐就有动机和目标﹐就能产生行动和努力﹐希望同周围邻国建立和平友好的关系。”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穆斯林 世界 土耳其 战略
顶:59 踩:2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4 (26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9 (230次打分)
【已经有138人表态】
44票
感动
26票
路过
40票
高兴
2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