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人生与社会 >> 经济金融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金融的道德体制是人类希望

热度1125票  浏览275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4月26日 17:43

在人类的社会活动中﹐金融交流是其中一项重大的内容﹐自古以来宗教信仰精神是金融体制中内在的固有本质。  因此﹐在各大宗教中﹐都有对“财物”使用和交流的道德原则﹐例如佛教的基本信条是“守五戒﹐行十善”﹐其中有多项与金钱有关的内容。  释祖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犹太教和基督教都信仰“天主十诫”﹐虽然各教派十诫有差异﹐但最后一诫均为“毋贪他人财物”。  《圣经》说﹐基督教徒每个星期可以六天工作﹐但第七日必须遵循“安息日”为圣日﹐不要工作﹐禁止为挣钱奔忙﹐应“只崇拜上帝﹐不崇拜偶像”(第一和第二诫)。 《古兰经》对市场的金融管理更有细则﹐确定金钱交易的道德原则﹐例如买卖公平﹑交易诚实﹑不许做假广告﹑借贷禁止高利贷﹑获利者应慷慨施舍。

对于一个没有宗教的民族和社会﹐传达这些圣贤之言﹐似乎是海外奇谈﹐必有人责问﹕“挣钱还讲究什么道德﹖”   这是奸商的心态﹐所以有“十商九奸”的社会舆论。  在西方国家﹐人们也都心中有数﹐市场有潜规则“只遵法制﹐不讲道德”﹐宗教与道德(良心) 一钱不值。 只有在经济不讲良心的社会﹐才会普遍出现“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财色交换”﹑拐卖妇女儿童和假冒伪劣商品满天飞的可悲局面。  “一切向钱看齐”是一个被误导的社会﹐精神空虚和彷徨﹐道德观念受到嘲笑和贬低﹐“良心不值一文”。  今天的世界﹐是无神论者的天下﹐资本主义商业市场是经济主流形态﹐人们的心目中只有金钱和物质享乐﹐再没有什么可敬可畏可惧可怕的东西﹐有权有势有社会关系的人可以胡作非为﹐只须遮人耳目不被发现﹐设法躲过法律的制裁。

在那些经济快速增长物欲横流的国家﹐宗教被挤到了生活的边缘﹐没有社会地位和尊严﹐受人辱骂和奚落。  人们心目中没有了宗教的地位﹐道德的防线崩溃﹐行为失去了约束力﹐因为不怕天不敬神不畏惧造物主不相信坏人会有报应﹐不知什么是天理难容的罪过。  金钱就是上帝﹐是崇拜的偶像(财神爷)﹐信仰拜金主义﹐为了钱﹐敢做任何丧天害理的凶残行为。  禽兽不如﹐原形毕露﹐“礼仪之邦”和“文明古国”变成了欺骗的幌子。  从阿丹先知以来的历史告诉我们﹐人类的经济活动不能脱离信仰的精神向导﹐无法无天的野蛮行为必然导致罪恶丛生﹐贫富悬殊﹐社会腐败﹐世界大战﹐文明毁灭。

当代资本主义理论批判家卡尔‧博兰尼在他1944年出版的《大转型》(The Great Transformation)这部经济学名著中说﹕“现代的人类在文化礼仪的掩盖下被剥夺了最基本的人权﹐他们在丑陋的社会中赤裸裸地暴光﹐并将毁灭在其中。 他们成为各种社会急性弊病的牺牲品﹐例如腐朽﹑犯罪﹑病态﹑饥饿﹑土地破坏﹑河水污染﹑军事备战﹑有权者掠夺食品和资源。” 为了控制人类的行为﹐什么都有界线﹐不可越雷池一步﹐如法律﹑国界﹑警卫﹑政治﹐就是道德没有界线﹐可以任意超越﹐权贵集团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人民大众沦为社会底层的奴隶。

社会有市场﹐经济是基础﹐然而操纵经济的权贵集团最厌恶有限制。 他们反对所有的宗教﹐是仇恨﹐也是恐惧﹐因为宗教对社会中的经济行为提出了道德约束﹐宗教道德代表了民众的愿望﹐受到普通平民众目睽睽的监督。  当宗教学者提出﹐经济的道德基本原则是平等和公正﹐是社会长治久安的基本保证﹐而这些宗教家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定为社会的反动份子﹐彻底剥夺了他们的话语权。  代表权贵阶级的政府只许可他们深居寺庙﹐烧香叩头守青灯黄卷﹐不许可他们对社会发表评论﹐美其名曰是“政教分离”的社会进步。

伊斯兰世界的学者们在面对资本主义发展的最后垂死阶段﹐提出了经济学的道德诉求﹐因此面临着巨大压力﹐被卷入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真主在《古兰经》中颁降了一系列经济管理原则﹐历代的学者们把这些原则转化为伊斯兰社会经济学管理法规﹐一千多年﹐行之有效﹐保持了社会稳定﹐文明发展。 伊斯兰经济学的一个生命线﹐是对金钱借贷的利息限制﹐禁止从贷款中牟取暴利。  《古兰经》说﹕“信道的人们啊﹗  如果你们真是信士﹐那么﹐你们当敬畏真主﹐当放弃余欠的重利。”(2﹕278)

如今横行全球的金融风暴﹐其根源产生于美国华尔街的银行放贷利息﹐给人类造成大灾难﹐数千家金融公司宣告破产﹐把重大损失转嫁给亿万贫穷百姓和其他国家。  追溯其原因﹐学者们发现从1980年代开始的次揭房贷制度是罪魁祸首﹐三十年积累的罪恶一次总爆发。  其实﹐人们却不见天天存在的银行利息是对广大劳工阶层的慢性吸血﹐使财富高度集中﹐养富了极少数特权阶级。  美国联邦银行或英国银行以低息出名﹐但是在他们实行的长期房贷制度中﹐对房奴们慢性吸血﹐贷款人最后还是落个穷光蛋﹐受一辈子剥削。

银行利息之害,很多西方有良知的经济学家早有发现和揭露。   西德尼‧霍姆在1967年出版的《利率历史》(A History of Interest Rates)一书中﹐批判了资本家利用银行利率对社会进行残酷剥削的“历史”。  这部现代金融学名著﹐证实了许多社会罪恶的后果﹐十年后再版﹐成为畅销书。  霍姆先生在1983年病卧床榻时﹐嘱托他的学生理查德德‧塞拉﹐把他的研究深入下去﹐对他的论点和证据进行现代化增补﹐论证银行利息制度将导致人类文明毁灭。

塞拉说﹕“看来波澜壮阔的银行利息﹐从1970年代和1980年代形成高潮﹐使全球的银行利率达到历史至高点。 查阅利率历史﹐美国银行利率是1800年以来的最高峰﹐英国超过1700年﹐荷兰超过1600年。  也就是说﹐自从现代资本主义兴起以来﹐从来没有这么高的银行利率﹐它的恶果在2007年开始的一场全球金融风暴中﹐暴露无遗。  如今的利率仍旧居高不下﹐预示着不久将来更为严重的全球金融危机。

高利率使一小部份人暴富﹐拥有巨额的现金﹐他们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高利贷货币商人﹐贷款给政府﹑公司﹑军火商和房地产开发巨头。 再由这些人把吸血管伸向民间﹐插入劳苦大众的大动脉﹐吸血敲骨榨髓。   银行利息是西方社会市场和经济剥削制度的杀手镧﹐刺激无穷发财欲望﹐产生社会经济活动的巨大动力﹐也是人类文明灭亡的加速器。

 伊斯兰反对利息﹐是真主在《古兰经》中的神圣启示。 真主说﹕“吃重利的人﹐要像中了魔的人一样﹐疯疯癫癫地站起来。  这是因为他们说﹕‘买卖恰像重利。’  真主准许买卖﹐而禁止重利。 奉到主的教训后﹐就遵守禁令的﹐得已往不咎﹐他的事归真主判决。 再犯的人﹐是火狱的居民﹐他们将永居其中。”(2﹕275)    伊斯兰禁止买卖获取重利﹐禁止贷款收取利息。 利息“里巴”是专指用身边多余的货币借贷出去﹐乘人之危﹐坐吃利息﹐不劳而获。

真主恩赐人类社会流通货币﹐成为发展经济和物质交流的媒介﹐促进社会发展﹐经济繁荣﹐物质周转﹐生活富足。  货币只是媒介﹐本身不会产生价值﹐所以不应是商品﹐因此不许可进行买卖和交易而从货币上牟取暴利。  犹太人多有从事放高利贷者﹐基督教徒多有模仿犹太人的高利贷方式变化为银行利息剥削﹐他们都违背了他们信奉的宗教经典。  《圣经》有禁止利息的经文﹐他们不遵从﹐见利忘义﹐变得疯疯癫癫﹐神志失常。 《圣经》说﹕“假如你的弟兄贫穷﹐在你那里经济拮据﹐你就要扶助他……。  你把钱给他﹐不可收取利息﹔把食物给他﹐也不可向他放高利贷。”(利末记﹐25﹕35-37) 

货币可以用作资本﹐向生产和实业投资﹐促进物质生产和经济繁荣。 资本的主人﹐对投资的生产和企业要付出时间和精力﹐关心事业发展和劳工生活﹐最后从合法利润收益中获得合理的分成。   投资者是参加经营的劳动者﹐他们享有收获的合法权利﹐但是也承担经营成败的风险﹐所以公正的投资没有固定的利息。  为客户服务的银行或钱庄﹐允许收取必要的服务费﹐成为管理者的生活来源﹐而不许可从货币上收取利息﹐进行货币剥削。  现代伊斯兰金融学﹐是近代半个世纪学者们根据《古兰经》和圣训精神对资本主义经营方式的修正﹐创造了一条经济发展的新途径﹐在实际操作中﹐确定了许多符合现代世界经济规律的新章程﹐这不是本文讨论的细节范围。

当资本主义经济走向衰落和接近末日之时﹐伊斯兰现代金融体制的出现﹐是人类文明的新希望。 伊斯兰学者提出的无利息银行制度﹐在逐步取得世界认同和进展﹐但是所遭遇到的阻力和抵制也十分激烈。  从高利贷性质的银行利息制度中﹐产生了一批金融霸主和特权阶级都是腐朽资本主义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必将展开殊死顽抗﹐反对伊斯兰金融法制。  伟大的成功不会轻易可得。

伊斯兰现代金融的体制﹐是根据真主启示的经典﹐也完全符合犹太教﹑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经济道德精神。  这些大宗教包容了全世界85%的人口﹐只有穆斯林向世界推出一套以宗教道德为准则的现代金融管理体制。  伊斯兰金融包含了人间经济运动的天性和本质﹐是人类信仰精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应当为全世界大多数人所接受﹐成为现代文明的灯塔﹐指引人类最终走出资本主义的阴暗山谷。  今天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离开春暖花开的好日子不远了﹐真主恩赐人类的伊斯兰﹐将绽放出奼紫嫣红的满院春色。

 

(阿里编译自A Moral Economy﹕Interest﹐Usuary and Islam)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道德 金融 人类
顶:57 踩:4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6 (41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4 (425次打分)
【已经有182人表态】
79票
感动
33票
路过
34票
高兴
3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