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洛杉矶时报》采访伊斯兰学者拉玛丹

热度485票  浏览66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0月15日 18:09

塔里格‧拉玛丹教授是出现在西方社会的世界伊斯兰运动奇人。  他曾被西方看作是一颗耀眼的明星﹐对他有很高的期待 ---- 改造伊斯兰。   他受到西方抬举﹐被列当代世界最有影响的一百名学者之一﹐英国《泰晤士报》形容他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伊斯兰)改良家”﹐西方学者称他是伊斯兰“温和派思想家”﹐也有欧洲大报以“伊斯兰的马丁‧路德”对他美誉。

拉玛丹教授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创始人哈桑‧班纳的孙子﹐今年47岁﹐瑞士国籍﹐现在全家六口居住在伦敦﹐他们夫妇和四个儿女﹐因为他是伦敦牛津大学教授。  由于他在政治舞台上的活跃﹐交了许多朋友﹐也树立了许多敌人﹐但是西方社会对他的期待逐渐在失望。  美国在2004年取缔了他的长期讲学签证﹐因为情报局说他向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哈马斯捐款。  今年他得到通知﹐取消他在鹿特丹市政府顾问的兼职﹐并且荷兰圣母大学取消了他客座教授的教席﹐理由是他在英国的伊朗电视台上接受访谈。  种种不祥之兆接踵而至﹐因为西方的媒体开始传说﹐他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对他实行政治冷淡和打压。

(以下是《洛杉矶时报》记者对拉玛丹教授的采访﹐时间是2009年9月22日 ---- 编译者)

 

记者提问﹕许多人都认为(在英国的)伊朗电视台是伊朗压迫政权的喉舌﹐你为什么会接受他们的采访﹖

拉玛丹答﹕在我接受采访前三个月﹐就得到要求对我采访的信息。  在这三个月内﹐我争求过许多人的意见﹐这些都是伊朗政府对立面人物﹐有人坐过牢﹐有人被迫流亡国外。  但是﹐这些人都支持我接受这次采访﹐他们认为这是在伊朗电视台上亮相﹑说实话的好机会﹐“也是澄清外界对你各种误解的好机会。”

我是思想很独立的人﹐有自己的领悟和理解﹐不会到那里去被他们利用表示对他们支持。 我希望大家不要因地废人﹐到那里走一遭﹐不等于就是他们的党徒﹐要看说话的实质内容。  他们有这样一个采访计划﹐被采访的人很多﹐例如有犹太教拉比﹐也有各种思想的妇女代表。

 

记者提问﹕你在那次采访中﹐明确批评伊朗政府了吗﹖

拉玛丹答﹕ 为什么呢﹖  那不是政治性的采访。  这个规划的中心主题是哲学认识﹐对《古兰经》的理解﹐以及当代社会对待哲学和宗教的思考。

 

记者提问﹕ (西方)外界对你有各种评价﹐有人说你是伊斯兰的改良家﹐也有人说你暗中同极端份子勾结﹐并且同好战组织有联系﹐因此说你是“披着羊皮的狼”。  你对自己如何评价﹖

拉玛丹答﹕ 我是改革派的穆斯林﹐愿做现代伊斯兰的改革派学者﹐但是我必须严肃认真地对待《古兰经》。   对于我来说﹐《古兰经》中的真主启示﹐是最根本的思想来源。

我们面对的是现代世界﹐我感觉到在普世的基本原则与现实生活之间存在差异。 对任何事件﹐都不能脱离历史条件和具体环境。

 

记者提问﹕对你坚持批评态度的人说﹐你对妇女地位问题立场暧昧﹐模棱两可﹐例如对通奸罪处以乱石砸死﹑同性恋的人是患有怪病。  你是否认为“9-11事件”和马德里爆炸案是种“入侵”行为﹖

拉玛丹答﹕我对同性恋的观点﹐一点都不含糊﹐向来十分明确。  我是根据伊斯兰的经典说话﹐即使是在基督教﹑犹太教﹐或者达赖喇嘛的藏传佛教﹐经典上都说得很明白﹐同性恋是禁止的行为。   但是﹐在西方社会﹐我们只能采取自由主义的态度﹐因为有“你可以不赞同他的行为﹐但必须对他尊重”这条戒律。

在对待妇女的刑罚问题上﹐我也有一贯不变的立场﹐石头砸死也好﹐其他形式的体罚也好﹐都必须遵循不变的原则。  这就是《古兰经》和圣训的根据。 我对各地执行这个法规的人经常提出三个问题﹕经典中经文的确切涵义是什么﹖  在执行惩罚处份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社会条件﹖  犯罪的程度是否与经文相符﹖  假如有丝毫差错﹐都是对经文的不忠﹐刑罚就不应该执行。  我们不能滥用手中的权力﹐欺压可怜﹑无助的妇女。

 

记者提问﹕有人说你﹐对待不同的听众﹐态度左右摇摆。  对待西方人﹐你表现很自由化﹐很温和﹐甚至西方化﹐而面对穆斯林听众﹐你表现保守﹑教条﹐甚至极端。  你是否有这两种态度﹖

拉玛丹答﹕假如我是那样的人﹐那么﹐两边都不讨好。  所以﹐美国和沙特阿拉伯都向我发出禁令。

 

记者提问﹕请你进一步解释。

拉玛丹答﹕ 我的解释是﹐在面对不同的听众时﹐选择不同的理解水平。  我们生活在西方的穆斯林﹐今天应当是“融入之后的时代”。   融入期应当过去了﹐现在应当多谈一个公民对社会的奉献。  我们是美国人﹑是加拿大人﹑是欧洲人﹐但我们也是穆斯林。  我们已成为了公民﹐就应当担当起公民的责任﹐对社会必须有奉献。  我们向穆斯林演讲﹐是谈我们的责任﹐公民的责任﹐但是社会还不是这样﹐他们把我们穆斯林看作是“异类”﹐是外来人﹐不被接纳。

在对穆斯林为主题的国家﹐我谈话的内容就不一样了。   他们是社会的主人翁﹐努力把自己从独裁者统治下解放出来﹐对自己的行为要负责﹐我向他们提倡治国五大原则﹕依法﹑平等﹑普选﹑真诚﹑分权。

 

记者提问﹕你认为伊斯兰的民主国家﹐同西方民主体制应有什么区别﹖

拉玛丹答﹕ 我不知道﹐因为至今还没有一个标准的模式。  我们抽象地谈论伊斯兰国家的体制﹐什么民主化﹑自由化﹑平等化﹐一点意义都没有。  每个国家可以有自己的制度﹐但必须遵循以上五大原则﹐可以各行其是﹐如埃及模式与伊拉克模式或沙特阿拉伯模式﹐各国可以有所不同。

 

记者提问﹕ 你是否认为﹐西方国家对伊斯兰国家不信任﹐伊斯兰国家对西方政府也不信任。

拉玛丹答﹕ 你算说中了要害﹐就是这样。   不论是在西方生活的穆斯林﹐或是伊斯兰国家的穆斯林﹐都认为西方坚持一套成规 ---- 控制穆斯林。 这个成规养成了一种心态 ---- 我们是受害者。 反过来﹐我们来到西方社会﹐他们也养成了一种心态 ---- 他们是受害者。  他们认为穆斯林来到西方是默默地入侵﹐占有﹐抢夺工作﹐分享福利﹐建立家园。

现在提倡全球一体化﹐所以今天有全球化的受害者心态。 我们必须对穆斯林说﹐对所在社会要参与﹐要奉献﹐“不要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即便在某些方面受到歧视﹐不要故意疏远社会。”   我们对西方人说﹐不要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摆出一副殖民老爷的架势﹐瞧不起别人﹐“要放下架子来虚心学习﹐理解别人﹐体谅别人。”    必须通过教育机会均等﹐人人都受到充份教育之后﹐才能建立互相尊重和互相信任的关系。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学者 伊斯兰 采访
顶:18 踩:2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7 (198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170次打分)
【已经有75人表态】
21票
感动
15票
路过
27票
高兴
1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